智利基地 : 中国公司南美洲经营根据地

智利国 - 努布雷大区 - 奇廉市,欢迎你!

智利斯宾诺莎投资公司,南美洲一家综合商社

我们在智利,努布雷大区,奇廉市
Chillán, Región de Ñuble, Chile

智利基地:中国公司南美洲经营根据地

智利国 - 努布雷大区 - 奇廉市,欢迎你!

 

智利基地 : 中国公司南美洲经营根据地

智利国 - 努布雷大区 - 奇廉市,欢迎你!

智利与中国

背景内容目录,点击可达具体内容

A-1  智利与中国四个第一;拉丁美洲世界最为亲善中国

智利与中国四个第一:

  • 1970年,智利成为南美洲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
  • 1999年,智利是拉丁美洲第一个支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国家;
  • 2004年,在拉丁美洲,智利首先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 2005年,智利成为首个与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TA)的拉美国家。

第一财经 原文链接

回到目录

A-2  智利与中国,2005年开始自由贸易协定(FTA),2015年实现了“零关税”

2005年,智利成为首个与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TA)的拉美国家。

2015年,是中国与智利建交45周年,同时又是中国 – 智利双边FTA签署10周年。自2015年1月1日,根据FTA落实的时间表,中国与智利双边进出口中97%以上的产品都实现了“零关税”。

第一财经 原文链接

回到目录

B-1  智利对中国全球利益拓展的推进力也被严重低估

摘自 观察者网 专栏作家 王文、任巍 2016年11月22日文章:

随着习近平主席2013年和2014年连续两年出访拉美,中拉合作开始进入高速发展的阶段。2016年11月中旬,习近平主席第三次访问拉美,尤其是访问在拉丁美洲占有特殊地位的智利,更是将中拉关系推向了新高潮。

智利作为世界上最狭长的国家,海岸线长度相当于整个拉美在太平洋海岸线的一半,是拉美面向亚太地区的重要窗口。利用好智利这个平台,对中拉关系甚至中国的全球战略将起到重要支点作用。近期,笔者受邀为官方代表团打前站访问智利,与包括前智利总统弗雷在内的多位政要与智库专家沟通,走访了智利最大港口瓦尔帕莱索,与多位中资机构负责人深入交谈后发现,中国人并没有很好地挖掘智利的战略潜力,智利对中国全球利益拓展的推进力也被严重低估。

19世纪后期,一批秘鲁华工因不堪忍受苦役而南逃至智利,开启了智利华侨史的序幕。历届智利政府对华人的态度都较为友好,从未发生过排华事件,不存在“黄祸论”,比其他拉美大国诸如阿根廷、巴西等国更友善,华人印象远远好于俄罗斯、印尼等大国。

据皮尤调查数据,62%智利人喜欢中国,在拉美国家中居前列;75%智利人称赞中国的技术进步。

长久以来,智利因其特殊的对华发展政策和经济稳定局势,对中国保持长期开放的态度,为中国企业“走进去”铺平道路,但两国的经贸合作和投资的潜力却远远没有发挥出来。

需要进一步认识到智利作为拉美大国地位及其全球影响力。正如被称为“最精炼、最前沿、分析最透彻的拉美概览”《现代拉丁美洲》(斯基德莫尔、史密斯、格林等三人合著)一书所说,“智利很晚才进入世界舞台”,但现在智利已成为“拉美的榜样和整个拉美大陆的先行者”。在许多影响全球与拉美区域的重要机制,如TPP、拉美经济委员会、太平洋联盟等,智利都可谓是拉美政策思想的策源地。对智利的重视程度,直接反映了正在成为全球大国的中国的战略认知能力,更直接决定了中国对整个拉丁美洲的影响力。

观察者网 原文链接

回到目录

B-2  智利总统巴切莱特在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新华社北京2017年5月18日电:

智利总统巴切莱特在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时表示,拉美国家不仅需要修建港口、机场、油气管道、数字光缆,还要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开展能源、金融、科技等领域合作。而加入亚投行有助于尽早实现这些目标。

新华网 原文链接

回到目录

C-1  智利众议院议长:盛情邀请中国人民参与

智利众议院议长 马可·安东尼奥·努涅斯先生:

这本书是一份邀请函,它盛情邀请中国人民参与到智中关系的发展中来,并成为这段互相尊重、互相欣赏和互相合作的历史的一部分。

在智利不仅有创建不同性质企业和项目的坚实基础,而且为智中工作中的所有参与者提供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 摘自:智利国家图书馆著作《从安第斯山到万里长城》

回到目录

C-2  中国驻智利大使:与两国产业结构和居民消费结构升级所带来的需求相比,双边贸易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智利大使 李宝荣:

“以自贸协定和自贸区为基础,打造中智经贸合作升级版。与两国产业结构和居民消费结构升级所带来的需求相比,双边贸易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 摘自:智利国家图书馆著作《从安第斯山到万里长城》

回到目录

C-3  中国驻智利大使:双方开展产业合作恰逢其时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智利大使 李宝荣:

“推动中智和中拉产业和投资合作。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发展,中国形成了大量优势产能,而智利和拉美国家正有产业发展的需要,双方开展产业合作恰逢其时。”

── 摘自:智利国家图书馆著作《从安第斯山到万里长城》

回到目录

D-1  上海世博会智利馆总代表:访客的数量超我们的想象,销售产品种类繁多,销售成绩非常好

上海世博会智利馆的开幕再一次拉近了两国的距离。智利作为拉美四个拥有自建馆的国家之一,清晰地传递出了智利对上海世博会的重视。智利馆总代表埃尔南·萨莫维尔表示:“访客的数量超出我们的想象,销售产品种类繁多,销售成绩也非常好,我们组织了一系列的活动,方便智利企业和他们的客户进行互动。”

── 摘自:智利国家图书馆著作《从安第斯山到万里长城》

回到目录

D-2  智利已经渐渐转型为中国市场农林产品及畜牧产品的主要供应国

“智利已经渐渐转型为中国市场农林产品及畜牧产品的主要供应国,目前中国已经成为智利上述产品在全球范围内的第三大采购国。”

── 摘自:智利国家图书馆著作《从安第斯山到万里长城》

回到目录

D-3  中国是智利进口电子产品的主要供应国;中国已代替日本成为智利的进口汽车第二大供应国

“进口方面,中国是智利进口电子产品的主要供应国,市面上超过90%的移动电话和70%以上的电脑产品来自中国。而在汽车市场,中国已代替日本成为智利的进口汽车第二大供应国。” 姆萨勒恩指出。

── 摘自:智利国家图书馆著作《从安第斯山到万里长城》

回到目录

D-4  近年来,智利积极推动出口产品多元化,并将目标市场锁定在食品产业

其中主要一项因素是其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形成的天然屏障,保护农作物免受病虫害的影响。

智利已经完善一系列的隔离跨国卫生健康危机的防范体制,包括:负责控管国家边境卫生检疫工作的智利农牧局(SAG)和成立于2005年,旨在宣传和捍卫食品安全的智利国家食品安全部(简称Achipia)。

世界各国也以实际行动对智利政府的食品安全政策表示支持。智利出口产品中,有46项全球排名名列前三。此外,智利是葡萄、蓝莓、梅子、苹果干、蛙鱼、木纤维板和贻贝等产品的全球第一大出口国。

── 摘自:智利国家图书馆著作《从安第斯山到万里长城》

回到目录

D-5  智利奶牛登陆中国

2015年1月末,来自智利南部蒙特港的7,000只奶牛登陆中国天津港。这些远道而来的荷斯坦小母牛,平均体重在200到300公斤,迎接它们的是智利驻中国大使豪尔赫·海涅先生。小母牛去哪儿?它们将加入中国六个省份的七家乳制品公司,这六个省份分别是:河北、山东、黑龙江、山西、甘肃和青海。

在两国贸易关系上,这是史无前例的,也是中国检疫机构对智利食品生产给予高度信任的重要表现。第二批6,800只智利奶牛于同年4月份抵达中国市场,再次证明了中国市场对智利产品的信心。

── 摘自:智利国家图书馆著作《从安第斯山到万里长城》

回到目录

D-6  智利的食品领域,开始有中国资本尝试投资并直接销售的可能性

智利外交部国际经济关系司总司司长安德雷斯·雷沃列多补充说,中国还将拉美看作基础设施和某些生产领域的投资地:“智利 …… 的食品领域,开始有中国资本尝试投资并直接销售的可能性,但整个生产和出口的过程在当地进行。”

── 摘自:智利国家图书馆著作《从安第斯山到万里长城》

回到目录

D-7  在农业加工领域里智利成为世界食品生产强国

智利天主教大学亚太中心主任马克斯·哈拉米罗认为,智利拥有在食品卫生安全方面的优势,使其成为世界食品生产强国。

有鉴于未来的发展,…… 吸引中国资本的领域。其中,最常被提及的领域包括:可再生的新能源、铁路、基础设施和农业加工业。

在农业加工领域里,…… 双方要一起研究产品和项目在符合产地标准的情况下增值生产,并出口到其他与智利签有《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

── 摘自:智利国家图书馆著作《从安第斯山到万里长城》

回到目录

E-1  智利驻中国大使馆:比起以往的进出口商交流,我们更关注吸引投资

2015年5月25日,智利驻华大使贺乔治(Jorge Heine)说:中国投资智利前景广阔。然而,相对于蓬勃发展的中智贸易,中国对智利的投资水平相对较低。贺乔治说,该国正做出努力,促成更多中国商人赴智利投资,…… 在智利,他们将觅得广阔的投资空间。在过去的25年里,智利在拉美各经济体中表现最为出色。

中国日报中文网 原文链接

——————

2016年11月19日,智利驻华使馆经济商务公使衔参赞贝安之(Andreas Pierotic)说:比起以往的进出口商交流,我们更关注吸引投资。

经济观察网 原文链接

回到目录

E-2  智利驻中国大使:未来将有大量的中国企业对基础设施和能源两个部门的项目进行投标

智利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 豪尔赫·海涅:

在基础设施和能源投资方面,是智利政府的两个重点,包含了智利公共工程部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部门之间的协议,以及智利能源部和中国进出口银行之间的协议,这些协议预示着未来将有大量的中国企业对这两个部门的项目进行投标。

── 摘自:智利国家图书馆著作《从安第斯山到万里长城》

回到目录

E-3  中国拉丁美洲合作论坛:中国计划对拉美的贸易提升至5,000亿美元,投资提升至2,500亿美元

成立中国拉丁美洲合作论坛,建立一个由拉美加勒比共同体(CELAC)外长参加的定期对话机制。这一提议在2015年1月于北京得以实施。埃拉尔·穆尼奥斯外长参会并宣布第二届论坛将于2018年在智利圣地亚哥举行。

(中国)承诺首先为这一地区设立50亿美元合作基金,用于促进制造业的发展。同时,还将通过银行提供100亿美元的贷款额度,用于推动在基础设施领域的合作。

2015年1月初,中国 –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论坛举行。

论坛期间,中国和拉丁美洲加勒比国家共同体成员根据2008年制定的路线,确定了2015年至2019年间中国 – 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发展计划。文件指明了未来数年内优先发展的重点领域和具体的合作措施,领域涉及政治和安全、贸易、投资、金融、基础设施、能源和自然资源、工业、农业、科学、技术和文化等。

该计划被纳入“1+3+6”框架内,“1”指一个计划针对整个拉美地区;“3”指地区合作的3个动力:贸易、投资和金融合作。未来十年内,中国计划对拉美的贸易提升至5,000亿美元,投资提升至2,500亿美元,并将在贸易领域推动当地货币支付模式;而“6”指的是中国优先发展的6个具体领域,包括:能源和自然资源、基础设施发展、农业、工业、科技创新和信息技术。

── 摘自:智利国家图书馆著作《从安第斯山到万里长城》

回到目录

E-4  拉美已有巴西、阿根廷、智利、秘鲁、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6国成为亚投行成员

中评社北京2017年6月17日电:

目前,拉美已有巴西、阿根廷、智利、秘鲁、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6国成为亚投行成员。分析人士认为,作为世界上重要新兴经济体的集中地区,拉美发展理念与亚投行不谋而合,基础设施升级换代也正是拉美国家的当前所需。

“1+3+6”的合作框架让中拉合作变得更加立体和多元。合作框架的“1”是制定《中国与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合作规划(2015-2019)》。“3”是以贸易、投资、金融合作为“三大引擎”。“6”是以能源资源、基础设施建设、农业、製造业、科技创新、信息技术为合作重点。

中评社 原文链接

回到目录

E-5  智利太平洋基金会执行总监:需要深入研究拉丁美洲,从实际的角度观察真正的机遇在何方

2015年1月,中国承诺在未来的十年内投资2,500亿美元。这一承诺由习近平主席在中国 –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峰会期间发出,被认为是中国对与拉美建立长期关系的信任和规划的表现。

然而,智利太平洋基金会执行总监曼菲尔德·威赫尔曼认为,中国在拉美还有很多重大的任务需要进行。“需要深入研究拉丁美洲,从实际的角度观察真正的机遇在何方,哪些是关键的契机,如何建设长期稳固的关系。”

圣地亚哥大学高级研究所学者何塞·路易斯·瓦伦苏埃拉认为,威赫尔曼的这一观点源于中国的投资大部分指向“软弱政府”。

因此,拉美面临的挑战是如何确保一系列双方均认可的项目,使中国的投资有利于加速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基础设施、能源、交通和物流领域的发展。

随着中国投资在拉美的增加和细分,不仅双方的经贸关系需要进行重新定义,另外,拉美国家间的产业关系也在进一步整合,而这正是拉美发展过程中有待解决的问题之一。

── 摘自:智利国家图书馆著作《从安第斯山到万里长城》

回到目录

E-6  许多中国投资者无法理解“招标大型基础设施工程”繁琐的作业程序

智利希望在投资领域与中国形成互惠关系,因此透过不同的宣传方式及渠道,大力推广智利政经济稳定、法制健全、透明开放、人人平等和政商分离的投资环境,向中国的投资者提出进入智利是的邀请。智利亚太事务特使、前总统爱德华·弗雷表示:“智利70%至75%的商业活动来自私营企业。”

此外,依《智利公共工程特许经营法》招标的大型基础设施工程,受到法律保护,企业可透过招标程序,签订合同,承担基础设施的建造与营运,且并在合同有效期内(一般情况下10至30年)收取提供设施服务的费用。当特许有效期结束,相应设施转归国家。

然而,尽管这种招标方式提供了一个政府机构和企业合作的极佳机会,同时也是世界其他国家采用的模式,但是仍有许多中国投资者无法理解其繁琐的作业程序,最终错过获得特许权的良机。

── 摘自:智利国家图书馆著作《从安第斯山到万里长城》

回到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