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完整作品阅读三国:岳父曹操,他带我杀疯了

>

完整作品阅读三国:岳父曹操,他带我杀疯了

越越白 著

三国:岳父曹操,他带我杀疯了 古代言情 陈丛曹操

“越越白”的《三国:岳父曹操,他带我杀疯了》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穿越汉末,我一睁眼就成了曹家大小姐带回来的罪徒。虽然我没身份,没背景,没靠山,但是我有金手指啊。作为穿越者我得到了一个系统,还有一个妖孽般的身体。最终我被曹操看上,娶了曹家大小姐,也就是曹操的女儿……...

来源:cd   主角: 陈丛曹操   更新: 2024-03-28 18: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越越白”创作的《三国:岳父曹操,他带我杀疯了》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只为曹氏臣,不为曹操婿。这样一来的话股东位置肯定是没了。裙带关系再为世人所不齿,也是当今时代最为稳固的利益纽带。这也是五子良将和八虎骑本质上的区别...

第5章

陈丛赶紧躲开曹操正面,不受其礼。

脑中迅速权衡。

这摆明了是老曹捆绑销售。

顺势应下,立马就成曹操女婿兼肱骨心腹,兼资历最老的元老。

不,不仅仅是元老。

作为外戚而言,他甚至会一跃成为曹魏股东之一。

代价是要娶一个他从未见过的曹容。

且,不论曹容高矮胖瘦美丑残缺,正室之位永远不能变。不管以后立下多大功勋,得如何高爵,爵位也只能由二人嫡子继承。

要么。

只为曹氏臣,不为曹操婿。

这样一来的话股东位置肯定是没了。

裙带关系再为世人所不齿,也是当今时代最为稳固的利益纽带。

这也是五子良将和八虎骑本质上的区别。

前者再将星闪耀,名头再响亮,少了这层关系,也不可能真正混入曹魏核心圈子成为股东。

君不见曹魏大将军位夏侯惇、曹仁、曹真轮着当,即使是存在感不强的曹洪,也是官拜骠骑将军,位同三公。

张八百破孙十万,威震逍遥津,后世抬进武庙的名将,最后也只是捞了个前将军而已。

前将军自然不是什么小官,但要拿来和骠骑将军比的话….

就很难评。

再拿曹洪和张辽比…

那就更难评了。

瞬息片刻间,陈丛已有决断。

老丈人不要彩礼,不问车房,不问工作,直接闺女托付给你,还尽心为你前程谋划。你总不能反过去要求人家女儿貌若天仙?

管她颜值几何,不喜欢娶回家供着就好了。

政治联姻是时代特色,纳妾同样也是时代特色嘛。

念及此处,陈丛重重抱拳,单膝跪地道“公若不弃,愿拜为义…呸,嘴瓢了。如蒙不弃,愿为岳父效死。

一声岳父叫得曹操心花怒放,激动得老脸涨红。

愿为效死更是听得曹操从头舒爽到脚趾头。

赶紧上前托起陈丛,一连道出九声‘甚好’。

可能除了‘甚好’,曹操也不知该表达此刻激动的心情了。

如此凶神,闻之已是难得,得知幸甚,幸甚啊!

回头一定要去谯县老家看看,祖坟还在不在,不会烧没了吧?

一壶老酒见底,二人均未尽兴。

曹操干脆把陈丛带去了书房,搬出两坛珍酿摆了二场酒,又唤后厨备上小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随着称呼从‘岳父’、‘贤婿’慢慢演变成‘潮哥’、‘丛弟’,翁婿两个关系迅速升温。

男人之间的友谊很多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互相瞧得上眼,一顿小酒下肚,你见过我丑样,我见过你能吐,大家伙知根知底了,回头就成了铁铁。

瞧不上眼的,自然也不会坐在一起喝酒。

不幸的是,陈丛的酒量好像没有随着体魄变态一起变态。

分明是度数不高的黄酒,推杯换盏间,舌头都有点大了。

“潮哥,嗦私发,呸,说实话,其实我连曹大小姐都没见过。你这安排挺好,肥头,回头人瞧不上我,那可就不能怪我了。

曹操闻言吓了一跳,酒都跟着醒了不少。

之前他还以为陈丛曹容二人有私,然后美人计奏效,陈丛纳头便拜。

现在看来压根不是那么回事!

听陈丛话里的意思,那倒霉闺女把人捡回来丢柴房就没影了?

就这还篆刻‘青青子衿’?

有点魔幻。

“丛弟既非贪慕小女姿色,竟也愿意襄助曹某?

“嘿,潮哥辣里话?李才是大人物!

好似三伏天一口冰镇坤尾酒,曹操舒爽的魂都要飘起来了。

世人皆道他是国贼鹰犬,唯独女婿慧眼识英雄,又岂能不飘?

当即大手一挥“丛弟无须多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能由得她性子胡来?她若不恪,自有乃眷惩治。为父还有一女唤作曹拂,你若不满曹容,可随时更替!

卧槽!

听到了重点的陈丛短暂性诈尸,从桌案上弹了起来。

这岳父敞亮啊,能处!

问题是曹拂又是谁?

先前陈丛先入为主,以为曹容就是曹操那没有留下具体姓名的长女清河公主。

并且。

根据清河公主和夏侯惇之子夏侯楙之间的婚姻矛盾,得出曹容颜值一般的结论。

隐约记得魏书有记楙在西时,多蓄姬妾,公主由此与楙不和。

试想,夏侯楙家里正室但凡漂亮一点,又是老板的闺女,怎么着也不用跟个色中饿鬼一样,外出公干一趟就纳好几房甚至十几房小妾。

现在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如果曹拂才是清河公主,那曹容又是谁?

陈丛本身就迷糊了,一绕更迷糊,干脆直接发问。

“咳,潮哥别嫌小婿啰唆,我就是想问问,这大小姐何人,这曹拂小姐又是何人?

曹操大笑道“必不叫丛弟吃亏,容儿是你岳母嫡出,年十六,性温俭,出落亭亭。这拂儿嘛…生母早逝,寄养在你岳母膝下,自然也算嫡出,模样亦是可爱得紧,年方九…

“好了潮哥!

陈丛赶紧出言制止,再说下去就禽兽不如了。

同时,陈丛心里也大概有了个模糊的念头。

他这未婚妻曹容,应该不是那个伙同小叔子僭越害夫的清河公主。

一来,生母对不上。

清河公主的生母该是刘夫人而非丁夫人。

二来,年龄对不上。

清河公主与夏侯楙的结婚时间貌似在建安初期,也就是七八年以后。

七八年以后曹容都二十三四了,明显超出了汉末适婚年龄。

但如果未婚妻是丁夫人嫡出,那问题就更大了,保不齐哪天人就没了啊。

因为除了早逝之外,陈丛实在想不出来是什么原因,导致魏武帝的嫡长女不曾在历史长河里溅起半点水花。

不过这也跟时代背景有关。

一方面,没有哪个史官会将心思笔墨花费在女子身上的。

更何况编史成书已是一百多年以后的事了。漏记、错记、模糊干脆不记的,各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另一方面,女子闺名不会告知外人。

曹操膝下除了许给小皇帝刘协的三个女儿外,诸如安阳公主、金乡公主也没有具体名讳流传下去。

小说《三国岳父曹操,他带我杀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完整作品阅读三国:岳父曹操,他带我杀疯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