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精品阅读要命!我老婆是混黑的?

>

精品阅读要命!我老婆是混黑的?

香菜多多 著

古代言情 沈浪夏舒 要命!我老婆是混黑的?

《要命!我老婆是混黑的?》是由作者“香菜多多”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我喜欢班花的事全班皆知,所以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我挺身而出,甚至过失杀人因此入狱五年。但她却消失了,曾经的承诺一文不值,直到我出狱,偶然遇见她,她冷眼嘲讽。她却不知道,我已经混到了一座会所的主管。而我也没想到,我会和黑道公主牵扯在一起……...

来源:cd   主角: 沈浪夏舒   更新: 2024-03-29 06: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要命!我老婆是混黑的?》,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主角是沈浪夏舒,是著名作者“香菜多多”打造的,故事梗概:在配上她那张精致滑嫩的小脸,要是晚生十几年,抖音上又多了一个纯欲天花板!“姐妹儿,你别拿我打岔了,那晚我喝多了,说实话我都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夏舒被我的话气到发抖,冷不丁的就给了我一巴掌:“沈浪。。...

第3章

夏舒的话让我有些懵逼,一只手下意识的扶住夏宁那娇小浑圆的翘臀,另一只手打开了灯

“怀孕了?你男朋友的?

灯光亮起,夏舒抬起头用她那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我看“我没有男朋友,是你的!

“什么?你可别开玩笑!

我立马就毛了,扶在夏舒臀部上的手更是明显一僵,立马把她从我怀中推了出去。

夏舒没想到我会把她推开,扬起头委屈万分的说道“真的!真是你的!我和你说了我是第一次。

“你这样说话就没劲了,我要是说自己还是处男呢,你信吗?呵呵!

不是我不相信夏舒,但一个会所“嫩模信誓旦旦告诉你自己是个处女,还说一夜风流就闹出了“人命?

换做是你,你信吗?

真把我当青春期啥也不懂的小屁孩了?

听到我这样说,夏舒立马眼眶含泪,有些激动的说道

“沈浪,我真的没有骗你,你要是不信,等孩子生下来你可以做亲子鉴定的!

不得不说,夏舒能成为我们会所的头牌的确是有原因的。

她今年才19岁,是江州舞蹈学院的大一新生,整个人一米七二的身高,一双逆天长腿更是白的发光,小腰又是盈盈一握,虽然胸臀部不是那种夸张的尺寸,但因常年跳舞的原因,偏偏是紧致饱满。

在配上她那张精致滑嫩的小脸,要是晚生十几年,抖音上又多了一个纯欲天花板!

“姐妹儿,你别拿我打岔了,那晚我喝多了,说实话我都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夏舒被我的话气到发抖,冷不丁的就给了我一巴掌

“沈浪。。。。。。你真是个混蛋!!!!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妈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老子招谁惹谁了!操!

我狠狠的往地上啐了一口,心想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先是向小雅后又来个夏舒,女人没一个省心玩意。

为你弹奏肖邦的夜曲,纪念我死去的爱情。。。。

突然,我兜里的最新款诺基亚N90响了,号码是个陌生的固定电话。

“谁?讲话?我一屁股坐在休息室的沙发床上。

“我艹,浪哥你吃炸药了,是我老沙。

我一听是沙师弟的电话,立马开口问道“想好了?

“还没有,我打电话是因为我的三轮车被城管扣了,要罚我2000块钱,我是想。。。。

我一听就笑了,卖个烤红薯被罚2000?

这他妈还有王法吗?

“这帮人穷疯了吧,你等着,我让歪哥找找关系。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浪哥我是想找你借我点钱把罚款给交了。沙师弟的话语中透着无奈和认命,这让我有些搂不住了。

“老沙你别说了,我明天去给你把三轮车要回来,但是你真的准备卖一辈子烤红薯吗?就凭你挣这三瓜两枣的,啥时候才能把你妈的手术费给攒出来。

电话那头的沙师弟沉默了,久久之后才说道“我想好了浪哥,三轮车我不要了,我明天就去赌场上班。

“毛线!一码归一码!三轮车我肯定给你要回来,苍蝇腿再小也是肉!!

说完,我把电话挂掉以后,就气冲冲的朝着经理办公室走去,心想凭借着歪哥的面子,一辆被城管扣下的三轮车而已,还不是手到擒来。

歪哥全名刘启,因为下面生的又长又歪,外号歪把子or老歪,我则是叫他歪哥,入狱是因为一起重伤害被判了八年,但快出狱的时候歪哥突发心梗,是被我人工呼吸救回来的。

来到歪哥的办公室,他正好刚来到会所,得知来意笑着说道“这小事你还用找我吗?前天在666包厢的那个黑胖子不就是城管大队的龙队长吗,你应该有他的电话啊。

“啥?就那个精虫上脑的家伙?上来就扒小姐裤头子的那个?

“可不是吗,就是他!

听到歪哥这样一说,我心里就有数了,当时这货可嚣张了,仗着酒劲就要和小姐在房间里打炮,最后还是我好说歹说给哄到洗浴中心的。

“歪哥,那不打扰了,我先忙去了。

从歪哥办公室出来,我就回办公室找到了龙队长的电话,对方一听我的来意,立马拍着胸脯表示小事一桩,明天去队里把车骑回去就行了。

把事情搞定以后,我又在场子里溜达了一圈,看到都已经准备就绪,就跑到隔壁的洗浴中心冲个澡,解解乏。

洗浴中心的大堂经理老四,是个小眼睛的大白胖子,见到我以后立马淫笑着问道

“阿浪来了啊,我这刚来两个新人,待会都给你安排上?

我从兜里扔过去一根阿诗玛,摆了摆手

“你老四的嘴,最能骗人的鬼,还新人呢?指不定从哪淘换过来的,说,在外面干几年了?

老四倒也不恼,点着烟深吸了一口说道“就猜逃不过阿浪的法眼,这样吧,待会上楼让小妹给你松松骨,都算我身上。

老四说的松骨小妹我是知道的,这些都是真正按摩的技工,毕竟来洗澡的还是有好男人的,不可能全是来嫖的对吗?

我看了眼时间,离7点正式开工还有40分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在会所上班的这两年,我从来没有碰过洗浴中心的小姐,没有其他原因,只是嫌她们脏。

我可以列举一个数字,让大家细品一下。

我们会所的洗浴中心有四十个小姐,这四十个小姐平均一晚上要接待3.7个客人,去掉不舒服的那几天,每个小姐一个月要接待80个客人,

一年的话就是960个客人,都他妈的千人斩了,你说脏不脏。

当然,KTV里的小姐我也很少碰。

只有夏舒和另外一、二、三、四、五、六、七。。。。

嗯,加上夏舒也才八个而已。

虽然同样是出来挣钱,但KTV的小姐绝大部分是不和客人上床的。

毕竟她们只需要陪客人喝喝酒,让客人揩揩油一个月就能轻松上万,不像洗浴中心的小姐,不管啥人都得伺候,这也是有些人类高质量女孩愿意来我们会所兼职的原因。

我说这个的意思也不是说KTV的小姐就干净了,出来做这行的就没有一个干净的。

别说做这行的女人了,现在这世道就是良家妇女就干净了吗?

有多少小女孩,他妈的还在上中学就和男人开房了,聊个网友就千里送波一,让人白玩的事情还少吗?

还有的女孩一碗拉面、两瓶啤酒下肚就能和刚认识的男人传道受液、圈圈叉叉,年纪轻轻就弄了一身脏病更是屡见不鲜。

在我眼里,这些女孩并不比夜场的小姐姐们干净多少,做夜场的还是为了钱,她们又是为了什么呢?

总之,说这么多也只代表了我个人的看法,各位不要介意。

从洗浴中心出来,刚好晚上七点。

会所的门口站着两排身着淡紫色高叉旗袍的迎宾小姐,在一片娇声细语的欢迎下,第一波客人已经来到了。

这些迎宾小姐都是包房的服务员,也就是俗称的包间公主,整个天临市也只有我们天宫才有的靓丽风景线。

包间公主不像陪酒小姐,她们全是会所的员工,只负责端茶倒水,最多和客人玩个石头剪刀布挣点小费,是绝对不能碰不能摸的。

所以说包间公主是除了保洁阿姨之外,会所里最干净的女人了,不过也有些包间公主想挣更多的钱,主动离职申请下海陪酒的也不在少数。

今天第一波客人有七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看样子应该是一场家庭聚会。

按照我的经验,这种客人是不会点陪酒小姐的,也不会消费太多的酒水,属于最没有油水的客人了。

所以我把他们安排到拐角的小包间就准备离开。

可这个时候,这群人中的一个中年妇女开始叫嚷了

“这房间也太小了,我们这么多人坐都坐不下,给我们换个大包,带蹦床的那种。

小说《要命!我老婆是混黑的?》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品阅读要命!我老婆是混黑的?》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