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热门作品求解?我拒绝大理寺卿提亲没事吧

>

热门作品求解?我拒绝大理寺卿提亲没事吧

水果冻冻 著

古代言情 求解?我拒绝大理寺卿提亲没事吧 苏令晚陈知知

主角苏令晚陈知知的古代言情《求解?我拒绝大理寺卿提亲没事吧》,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水果冻冻”,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一个是民间面馆的老板娘,一个是铁面无私断案入神的大理寺卿。因广结善缘而付出的独一份关照,因弟弟被怨入狱的故意讨好竟让大理寺卿想金屋藏娇。这个外室她不想做,她一心只想把自己的门店做大做强。而事与愿违,大理寺卿带着全部家当来提亲!“这些身价我悉数奉上,娶你可够。”他深情款款,带着八抬大轿来迎娶她……...

来源:cd   主角: 苏令晚陈知知   更新: 2024-03-28 18: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求解?我拒绝大理寺卿提亲没事吧》,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水果冻冻,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苏令晚陈知知。简要概述:”陈知知被他闹得没法,索性一把拎住他的后衣领,整个人腾空而起。小家伙开心得大叫:“啊啊啊啊刺激。”恰好被迎出来的云嬷嬷逮了正着。她忙上前,一脸担心:“哎呦哎呦千万别摔了...

第8章

镇国公府。

陈知知起得很早。

每天不到卯时起床,起床后,去了练武场。

从练武场回来,沐浴更衣,先去了明阳阁。

房间里,霍延麟撅着屁股睡得正香,突然被子被人掀开,凉意袭来,冷得他直哆嗦,眼睛也随之睁开。

刚想发火,但看到床边站着的人时,顿时又开心起来。

“大哥!

一边喊着一边往陈知知身上扑。

但人还没挨上,就被对方一把握住胳膊,直接扔回床上。

“先穿衣服。

被丢开的小家伙也不生气,乐颠颠地开始穿衣服。

穿完衣服又洗漱,弄好之后,两人出门朝扶云院去。

一路上,七岁的霍延麟动不动就抱大哥的大腿,嚷嚷着“走不动走不动大哥背。

陈知知被他闹得没法,索性一把拎住他的后衣领,整个人腾空而起。

小家伙开心得大叫“啊啊啊啊刺激。

恰好被迎出来的云嬷嬷逮了正着。

她忙上前,一脸担心“哎呦哎呦千万别摔了。

霍延麟玩得正开心,死活不下来。

就这样,兄弟俩进了静昭长公主住的院子。

老远,就听见老二开心的动静,静昭长公主走出来,站在门口看着玩闹的兄弟俩,眼角眉梢都是笑。

待霍延麟被他大哥放下来,他又一头扑进母亲怀里开始撒娇。

看得一旁的陈知知忍不住皱了眉头。

于是吃饭的时候,他开口对静昭长公主道“郊区马场开了,他不是一直想学骑马?我今日带他去。

不等静昭长公主开口,一旁霍延麟立马将头摇成拨浪鼓。

“不去不去,我不要学骑马。

陈知知淡淡地睨他“明年春猎不想去?

一听这个,霍延麟又犹豫了。

春猎他当然想去,只是他对骑马有阴影,上次学骑马差点摔下来,他就害怕了。

见他半天不吭声,陈知知慢条斯理的喝了口粥“听说五皇子已经会了……

“学!我学!

霍延麟和五皇子赵禹一般大,两人一起上学堂,夫子今日夸这个明日夸那个,两小只暗暗较劲,谁也不服谁。

目的达成,陈知知放下碗筷起身“我先回去换衣服。

换好衣服出门的时候,恰好碰上从宫里回府的镇国公霍战年,父子俩许久未见,又聊了一会儿。

出发的时候,时间已不早。

陈知知骑马,霍延麟坐在他前面,黑色骏马高大又威猛。

一路上,他东张西望兴奋不已。

路过一家面馆时,他突然‘咦’了一声。

陈知知垂目“怎么了?

霍延麟小手一指“韩二哥。

静昭公主乃先皇嫡出,韩序的母亲乾乐郡主乃先皇弟弟襄王的嫡出,两人是堂姊妹,一个嫁了镇国公,一个嫁了骠骑大将军。

两座府邸离得也近,因此两家的孩子也熟悉。

顺着弟弟手指的方向,陈知知抬眸看过去。

视线透过半开的窗户落在临窗而坐的一对年轻男女身上,幽深的冷眸缓缓眯起。

昨晚那个在自己面前胆小如鼠的姑娘,这会儿在韩序面前,倒是挺大胆。

韩序往她跟前凑,她还敢拿手去推他。

白净的脸上,又娇又嗔,倒是比昨晚生动许多。

他只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地勒紧将神。

‘驾’地一声,策马扬鞭,黑色骏马扬起前蹄,如羽箭一般朝郊区飞奔而去。

……

苏令扬只放了三天假。

当天下午返程回书院,苏令晚给他准备了很多东西,棉衣、护膝、吃食。

苏母在一旁仍觉得太少“该给他做双棉靴,万一下雪,他脚会冷。

苏令晚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轻声说“我让隔壁王婶帮我画了鞋样,抽空我再做。

“姐,你这么忙,哪来的时间给我做棉靴?苏令扬心疼她,“去年的棉靴还能穿,就穿去年的。

苏母却道“你脚长得快,去年都小了,哪还能再穿?

说完又道,“再说了,你在外读书,虽说不攀不比,但也总不能让别人看扁了你去。

“娘。

苏令扬皱着眉头,“那你总得为我姐想想,她白天这么忙,晚上还得给我做这做那,你就不知道心疼心疼她吗?

他声音不大,说的也是事实。

苏母却瞬间红了眼眶。

“你……你这是在怪我?

声音哽咽不止,“我可都是为了你好……

母亲一流泪,苏令扬没辙了。

他看了苏令晚一眼,无奈妥协“行行行我错了,娘您别生气了。

苏母却看向一旁沉默不语的长女,声音哀怨“晚晚可是也在怪娘不疼你?

“女儿不怪。苏令晚将吃食妥帖打包好,声音平静,“娘您别多想。

“我知道你心里是怪我的,可怪我又能怎么样呢?我一个病秧子,什么也干不了。苏母一边说一边流泪,“要怪就怪你那个短命的爹,他撒手去了,留下咱娘仨受人欺负……

苏令晚将打包的包袱放在一旁,一句话没说,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苏母可以偏心、可以不心疼她。

但不能说父亲的不好。

父亲是苏家庶子,在苏家没地位,过得也只比府上的小厮好一点。

但即便如此,父亲能给她的,都给她了。

父亲没去世之前,苏令晚是幸福的。

父亲虽然力薄,但也替她撑起一片无忧无虑的天。

他求了祖母,让她和长姐二姐三姐她们一样入了学堂,琴棋书画一样没落下过。

中秋,他会手把手教她做灯笼,然后写上一家人的名字,祈求平安。

元宵,会偷偷带着她和弟弟出去玩。

会亲手给他们捏糖人看杂耍……

母亲呢?

只会埋怨!

苏令晚小的时候,她埋怨父亲不中用,天天嫌弃他不能像大伯那样入朝堂做大官,也嫌弃他不如二伯会经商挣大钱,只会跟在二伯后面打杂挣点小钱。

可她从未想过,她的每一样吃食穿、每一样衣服,就连她偷偷接济娘家弟弟的银子,都是父亲打杂挣来的。

父亲从未亏待过母亲。

可母亲除了看不起就是埋怨。

埋怨过后,依旧理所当然地享受父亲打杂给她带来的一切好处。

现在父亲走了,她迫不得已顶起这个家。

母亲不仅不心疼她,反而嫌弃她每天挣得少。

就像当初对待父亲那样,将一切的埋怨都落在她身上。

就好像现在落到这个境地,都是她造成的。

她还不敢反驳,但凡多说一句,母亲就会不吃不喝哭上一整天。

她可以哭上一整天。

可苏令晚还得挣钱,一天不铮,明天全家就得喝西北风。

抬脚走出后院的那一刹那,她听见苏母大哭的声音“你看看你看看,我不过是提了你父亲一句,她就不愿意了,我生她养她一场,还不如那个短命鬼……

小说《求解?我拒绝大理寺卿提亲没事吧》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热门作品求解?我拒绝大理寺卿提亲没事吧》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