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畅读精品小说一错成婚:神秘总裁的新妻

>

畅读精品小说一错成婚:神秘总裁的新妻

林白 著

一错成婚:神秘总裁的新妻 杨依依刘凯文 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一错成婚:神秘总裁的新妻》是作者““林白”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杨依依刘凯文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后来的后来,杨依依才知道,从始至终她都不过是别人的影子罢了。她在手术台上哭着给他打电话:“南宫瑾,你有没有爱过我?”他沉默不语。她被困在他铸造的炼狱从此暗无天日,却听闻他的一切尽如人意。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爱到连恨他都不能……...

来源:cd   主角: 杨依依刘凯文   更新: 2024-03-29 05: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一错成婚:神秘总裁的新妻》,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婉儿是我们从小看她长大的,做出这种事情简直出乎我意料了……”余秀华怎么都没想到,那天无意间说的话,竟然让赵婉儿放在了心上,对杨依依造成这么大的伤害。“我不相信婉儿会做出这种事情,她一直心地善良,对南宫瑾又是这么喜欢,不会的。”赵京良说这话,心里也没有太多的底气,“不过……南宫瑾说有视频也不像是骗我...

第55章

余秀华怎么都想不到,杨依依竟然会是她的女儿,是她和杨鹏远的女儿。

可是杨清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后来杨鹏远又……后娶了?

应该不是很有可能,当时她和赵京良已经……

余秀华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当年的事情渐渐的在脑海里变得清晰。

当然还有她花了很久才忘掉的噩梦,整个人坐在沙发上不能动弹。

“秀华,你发什么呆呢?赵京良从楼上下来,看到余秀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眼神呆滞的看着地上。

余秀华反应过来,连忙笑笑说“没……没有,我只是在想今天在医院的事情,觉得奇怪。

“怎么奇怪了?赵京良给她倒了杯水,坐在身边问。

“婉儿是我们从小看她长大的,做出这种事情简直出乎我意料了……

余秀华怎么都没想到,那天无意间说的话,竟然让赵婉儿放在了心上,对杨依依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我不相信婉儿会做出这种事情,她一直心地善良,对南宫瑾又是这么喜欢,不会的。

赵京良说这话,心里也没有太多的底气,“不过……南宫瑾说有视频也不像是骗我们,不会为了那个杨依依,恼了两家的情谊吧?

赵京良自认为南宫家和赵家之间的关系坚固,不至于因为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就毁了。

提到杨依依,余秀华的手收紧了几分。

“但是这事是婉儿的错,就算是南宫瑾另娶了别人,她也不能恼羞成怒,用无辜人的性命相抵。余秀华现在说的都是偏向于杨依依。

赵京良注意到了,忍不住问“怎能不偏袒咱们女儿,为那个女人说话了?

“我哪有,我只是有事说事而已,没有偏袒谁。余秀华意识到自己说话的失误,开始打岔,“时间不早了,你明天不是还要出差?赶紧休息去吧,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好,我也累了。

两人上楼去了。

医院内。

杨清一直闭着眼睛睡着,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杨依依趴在旁边睡着了。

南宫瑾从外面接完电话回来,就看到她这副样子。

从旁边拿过外套披在她身上,动作很轻,还是吵醒了她。

“啊!阿清你醒了吗?杨依依猛的坐起身子,外套滑落在地上。

“还没醒,你要不要到床上睡会儿?南宫瑾捡起外套说。

杨依依摇摇头,她现在就想陪在杨清的身边,害怕自己一离开,他又有什么危险。

“你这样一直不睡肯定不行,明天等杨清醒来,你还要照顾,哪来的精力?听我的话,去休息吧。

杨依依想想也是,也不再推辞到旁边的床上躺下来,还不忘问一句“你呢?你睡哪里?还有杨清一醒来千万别忘了叫我!

“我自然有地方可以睡,你就安心睡下吧。

杨依依点点头,躺下来闭上眼睛没一会儿睡着了。

南宫瑾打电话让陈立过来照看一会儿,自己去了大凡医生那边。

“大凡,杨清的病情到底怎么样?刚进办公室,南宫瑾就问。

大凡正在看杨清的简历,“我正要和你说这个事情呢,杨清的状态很不好,而且现在急需要换骨髓!

大凡的神情严肃,南宫瑾就知道了重要性。

“还有多久?可以支撑多久?

“大概一个月吧,主要还要看病人什么时候醒过来,看这几天的恢复情况,不过,最好尽快给他做手术。

大凡给的时间已经是最宽裕的时间了,夸张一点就剩下半个月的时间。

“但是现在北城没有合适的,你……

“我听说国外那边的可能性比较大,而且去了那边治疗,可以一起把杨清的智商也顺带治疗了,只是不知道杨依依……能不能同意。

这一点也是南宫瑾犯愁的事情,上次和她说过,但是并不愿意。

或许,经过这场事情之后,杨依依会改变想法吧。

“我试着和她说说吧,希望她尽快做决定。南宫瑾在这一刻也没有十分的把握。

“你还需要试试?还不是一个命令就好了?怎么也犯难了?

“凡事都有个例外。南宫瑾忽然笑着说。

大凡明白,从杨清住院到现在的一切都看在眼里,自然明白南宫瑾什么意思。

第二天一早,南宫瑾让陈立给杨依依请了假,让她安心的在医院陪着杨清。

向安南看着杨依依的请假单,竟然是未知,感到奇怪。

“陈特助,这依依怎么了?好端端的请假了?

“这事我不太好说,总之就是请假,南宫先生的吩咐。

向安南没在多问什么,默默的给杨依依记下了。

杨依依的这一觉睡的很长,可能是下午太激动用了太多的力气,到九点多才醒。

睁开眼睛的第一眼就忙着要去看杨清,从床上下来,一阵头晕目眩差点要跌下来。

从外面进来的南宫瑾上前扶住,“这么着急干什么?杨清又不会跑了?

“如果他真的能够跑起来,我就很开心了。

杨依依缓了一会儿,坐在床上,看到杨清还在睡着,“一直没醒吗?

“嗯,医生来看过了,各项指标都正常。

“正常为什么还不醒呢?杨依依难过,杨清一天不醒来,她的心一天就悬在那里。

南宫瑾安慰她“会醒来的,每天都给他输液,还有你陪着,他知道的,你昨天就没吃东西,先过来吃早饭吧。

“好吧,希望他赶紧醒过来。

陈立把早饭都放在桌上,都是一些营养早餐,杨依依吃在嘴里也没什么味道。

不时的还看了看杨清,生怕他忽然间醒来。

“依依?余秀华站在病房门口轻轻叫了一声。

自从昨晚上知道了杨依依就是她的女儿之后,越来越想看到她这个二十几年没见的女儿,心里忍不住的想念。

早上趁着赵京良离开,赵婉儿窝在房间里不肯出来的功夫。

亲自做了早餐送到医院里,为的就是见她一眼。

杨依依一抬头,看到余秀华脸的那一刻,脸上仅有的笑容消失,冷冷的问“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出去。

“我是过来道歉的,婉儿不懂事,你不要和她计较。

赵婉儿年龄上比杨依依小两岁,也是她的女儿,不想两人因为一点事伤了和气。

“她不懂事?作为一个成年人,这不懂事三个字用在她身上,未免也太不合适了吧?我不接受,要道歉也得她亲自到我这里说。

杨依依没有留任何的面子,站都不愿意站起来,坐在凳子上悠闲地吃早饭。

而一旁的南宫瑾,更像是没看到一样,自顾自的吃饭。

“我回去劝劝她,但是这个……余秀华递过手里的饭盒说“这是我给你亲手做的早饭,你尝尝看,合不合胃口。

“你拿回去吧,我不要。杨依依冷冷的说。

“是我特意做给你的,要不你尝尝?如果不喜欢我再拿走好不好?

余秀华几乎是用祈求的口吻说着,杨依依的心有些松动。

南宫瑾轻声说“依依,你就尝一口吧。

杨依依无奈,站起身不情愿的接过她手里的饭盒打开,一阵清香扑鼻而来,这样的香味她吻的很熟悉。

好像……小时候闻过,不过印象很淡。

饭盒里只是一碗粥,看着很不起眼,但是这个香味却让杨依依有一种想尝一口的冲动。

“勺子在这里。余秀华见她想尝一口,连忙从袋子里拿出一把干净的勺子递给她。

杨依依尝了一口,大米松软香甜,一股淡淡的荷花香味沁入心田。

这样的味道越来越熟悉,有一种回到小时候的感觉。

喜欢而又恐慌,迷恋又拼命的挣脱。

杨依依只尝了一口,在嘴里慢慢的回味,她已经不想尝第二口了。

因为从小时候记事开始的记忆一点一点的冲入脑海,那是她一直想忘记的。

现在在回想起来,只有无尽的难受。

杨依依回过神来,看着余秀华一脸期待的样子,真的是不舒服极了。

“怎么样?好吃吗?余秀华期待的看着她问。

杨依依立刻冷下脸来说“很难吃,这么难吃的东西拿过来,这是你道歉的态度?

说完,将饭盒还给她,做到了杨清的身边。

余秀华万分沮丧的看着手里只吃了一口的粥,这是她特意起了大早,花了好几个小时做出来的粥。

记得小时候,杨依依最喜欢吃的就是她做的粥,每次吃完了还吵着要吃,怎么现在就不喜欢了呢?

“真的那么难吃吗?余秀华呢喃道。

“我说了很难吃!请你以后不要拿这个东西过来了!杨依依大喊一声。

看着余秀华失落的样子,她的心里忽然间也不好受,说不出来的感觉。

“赵夫人,依依的心情不好,您还是先离开吧。南宫瑾见状,忍不住劝道。

“哎,好吧,我以后不过来了就是。余秀华说完,看了一眼杨依依然后离开。

南宫瑾走到她身边轻声问“那个粥真的有那么难吃吗?

南宫瑾看的很清楚,杨依依吃粥的时候是很享受的,分明就是很好吃。

“很难吃。杨依依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你在说谎。南宫瑾毫不客气的戳穿她。

杨依依因为想起了不好的事情,心里正不高兴着,现在又被他戳穿,更是生气。

“我说不说谎和你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你觉得你现在能和我摆脱的了关系吗?南宫瑾也有些怒意,不明白杨依依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是,我是和你摆脱不了关系,如果你觉得不高兴,或者厌烦你可以解除合约,我并不介意!杨依依大声喊起来。

南宫瑾微眯着眼睛,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和他说这样的话了。

第一次可以忍,但是次数多了,他也不会再忍让。

“我希望以后不会再听到这样的话。南宫瑾的声音渐渐冰冷起来。

杨依依察觉到,也冷静了些许,想到躺在病床上的杨清,忍一时风平浪静吧。

杨依依不说话,眼睛和他对视着。

“呃……也许是两人说话的声音有些大,病床上的杨清忽然间哼了哼。

“阿清?你醒了吗?

杨依依趁着机会转移注意力,连忙握着杨清的手问道。

杨清又没了声音,过了好一会儿,缓缓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杨依依。

“阿清,你醒了?!真的醒了吗?杨依依抓着他的手又紧了几分。

杨清忽然扯开嘴角笑了笑,轻轻叫了一声“姐……

声音虽然沙哑,但是杨依依听得真真切切,眼泪忍不住流下来。

‘“幸好……幸好,你还记得我!还记得我!南宫瑾!阿清记得我!

杨依依已经激动的语无伦次,眼泪一滴一滴的滑落脸庞,也察觉不到。

杨清见状,伸出手轻轻的擦掉她脸上的泪水,“姐……不哭……我……只是生病了,又不是……失忆了……

“好,我知道,你刚醒,不要说太多话!我去叫医生过来!

杨依依从来没见过杨清会为她擦眼泪的举动,高兴的是又笑又哭。

“你在这,我去叫大凡过来。南宫瑾没打扰他们,去叫大凡。

杨依依紧紧握着杨清的手不舍得放开,这样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等了这么久,终于醒来了,也就证明着杨清没事!

“姐……让你担心了。杨清透着氧气罩轻轻的说,每说一句话,氧气罩上就出了一层雾气,但是他还是想说。

睡了这么久,醒来的感觉真好。

杨清觉得脑子里忽然间清醒了很多,很多的事情都在脑海里盘旋,过去的点滴生病时候的样子……还有杨依依的照顾等等。

“只要你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好。

“姐,你不要哭了。

“好,我不哭了,不哭,我高兴。

杨依依是喜极而泣,但是也感觉杨清说话和以前不一样了。

很快大凡医生过来了,把氧气罩拿了,全身都检查了一遍。

杨依依站在旁边紧张的看着他,生怕杨清还有什么问题。

南宫瑾不动声色的握住她的手,小声的说“没事,醒过来就说明好了。

大凡检查完了之后,也是松了一口气,“病人醒来已经很不错了,说明他的内心里是渴望醒来的,不过一会儿还需要做个CT然后再抽血化验检查一下。

“好。

杨依依彻底松了一口气,“谢谢你,医生。

“不过……杨清换骨髓的事情还需要抓紧,这件事不能耽误。

大凡说完,杨依依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之前也没那么着急,怎么现在忽然间需要尽快了?

大凡看了一眼南宫瑾,就知道他还没说,索性就直接说了。

“杨清的身体状况最多就一个月的时间,你要尽快做准备,国外那边我已经联系好,而且适合的骨髓会比这里的几率大很多,你要考虑一下,如果可以,尽快的办理手续。

杨依依听完,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就忽然间这么快了。

“一定要这么快吗?

“嗯,他的情况不能再拖下去了。

杨依依开始犹豫,她舍不得杨清离开,不知道他不在的日子里要怎么办。

“我会考虑的。

“嗯,为了你弟弟,你需要好好的考虑,如果考虑好了尽快告诉我,我安排。

大凡说完准备离开,杨依依忽然想起一件事,叫住他“对了大凡医生,我想问一下,阿清的智力是不是……

“哦,这件事没和你说,巧的是,这次的大变动让杨清的智力方面有所改善,但是并不是彻底,如果去了国外,对他智力方面也有帮助,这是最重要的。

杨依依明白,这也是她以前考虑而又害怕的地方,如果这次能一次治好杨清的病,她也就不用担心了。

“好,我知道了,我考虑好会尽快给你回复。

杨依依的确需要好好的考虑,这不是一件小事,需要慎重一点。

杨依依回到病房,看到杨清安静的躺在床上,身体还有些不太可以动,不过手臂没什么问题了。

“姐……杨清轻轻叫了一声。

“怎么了阿清,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的?

杨清轻轻摇摇头,“没有,只是看你愁眉苦脸的样子,是不是我的病情有什么问题?

这是他醒来,脑子清醒之后唯一想要问的问题。

以前只觉得浑浑噩噩的,现在忽然间有了烦恼,有了想要关心的人。

“没有,医生说你一切很好,就是需要慢慢的恢复,只是……

杨依依在想,要不要和他商量去国外治疗的想法,又害怕他一时间不能够理解和体会。

“姐,如果我的病很复杂,就不要治疗了,我不想你为我担心,不想你……

“没有!阿清,你的病不复杂,就是可能要离开我去很远的地方治疗,我舍不得你。

杨依依决定还是告诉他,不过用了委婉的方式。

“如果能治好,我愿意去,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这才是杨清最想表达的。

“你从来就不是我的负担,有你在我才开心啊,如果你愿意,我会让你去接受治疗,等着你好了回来看我好不好?

“好,我一定会的,会努力配合治疗。

南宫瑾从外面进来,听到了全部对话,走过去,握在杨依依的手上,拉住杨清的手说“我会支持你的,一切都不用担心,那边我会安排好,一定会让杨清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回来。

“谢谢你。杨依依真心实意地说。

“这是姐夫吧?如果我不在姐身边,就麻烦你了。

杨清大概知道自己的情况,好像在交代遗言一般。

“依依交给我,你放心的去治疗。

杨清点点头,看着杨依依说“姐,你帮我办理手续吧,我想快点接受治疗,我想快点好起来。

“好,我一会儿就和医生说。

杨依依心里虽然不舍,但是还是尊重杨清的决定。

她也知道,只要杨清恢复了,他就会有自己的想法,不会和以前一样,在她的身后问她各种好奇的问题。

杨清的事情就算是定下来了,手续一些事情在下周一办理好,这段时间算是杨依依陪着他最后的时间。

几乎是每天都和他在一起,形影不离。

余秀华也没来过医院,好像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周一一早,杨清坐在轮椅上,南宫瑾开车,带着杨依依去机场送杨清离开。

大凡已经在机场等着,看到杨依依几个人过来了,迎上去,“来了?还有一小时登机,你们放心吧,在那边有我在,杨清会没事的。

“嗯,我知道的。杨依依相信大凡,毕竟是他带杨清从鬼门关拉回来的。

“尊敬的旅客请注意,前往……

广播里已经在喊着,就是杨清所乘坐的航班即将要检票,杨依依依依不舍的看着杨清离开。

心里有万分难过,还是忍住了眼泪,害怕杨清担心。

看着他们离开,杨依依的眼睛已经憋到通红,南宫瑾站在旁边,轻声说“你要想哭就哭出来吧。

“阿清会没事的对不对?

杨依依问了一句,然后眼泪划过脸庞,划过衣角滴落在地上,无声无息。

“会没事的。

南宫瑾将她拥入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杨依依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让杨清去那么远的地方。

“好了,哭出来就好了。

好一会儿,杨依依才缓过来,擦了擦眼泪说“我们去公司吧,我都好多天没去上班了。

“你这个样子可以吗?回去休息一下吧。南宫瑾有些担心她。

“不用,我可以上班。

杨清离开了,她只有用工作让自己忙碌起来,才不会去想。

南宫瑾拗不过她,带她去了公司。

这么长时间不去,所有的同事又是用另一种目光看着她,不过杨依依并没有理睬。

专心投入工作,快到了中午座机电话响了起来。

“喂,你好。

“杨经理,前台这里有一个叫余秀华的女士找你。

杨依依一听这个名字,果断的拒绝,“就说我不在。

“杨经理,她不走,我说了好多遍,她非要见到你不可。前台也很无奈,“而且她坚持每天都过来。

杨依依听完,说了一句“我这就下来。

杨依依不知道余秀华想干什么,为什么总是来找她。

刚下电梯就看到她手里拿着东西站在旁边,看到杨依依立刻上前,“依依你来了,还没吃午饭吧?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午饭。

“我说过了,你的饭很难吃,我不要,请你以后不要来公司找我了。杨依依直接拒绝。

“你尝一尝,如果难吃,我再重新做好吗?

杨依依看着余秀华一脸祈求的样子,莫名的心烦,“我不要,请你拿走,你干嘛一次又一次的给我做饭?你要做饭,就给赵婉儿做!

“因为你是我的女儿吧!我当然要给你做了!余秀华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小说《一错成婚神秘总裁的新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畅读精品小说一错成婚:神秘总裁的新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