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全文浏览温柔病娇太子有病,我有药

>

全文浏览温柔病娇太子有病,我有药

江予一 著

古代言情 温柔病娇太子有病,我有药 谢昶宸陆遇宁

热门小说《温柔病娇太子有病,我有药》是作者“江予一”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谢昶宸陆遇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古言甜宠 究极恋爱脑深情男主 双洁初恋 欢快甜文 圆满结局】  谢昶宸,大乾朝皇太子殿下,温润矜贵、郎艳独绝,十五岁在千乘战役名扬天下,是盛京所有名门贵女的心上人,不过他病体沉疴,动辄咳血,国师曾断言活不过25岁。  “儿控”的帝后忧心不已,遍寻京中名医,奈何太子殿下还是日益病重,缠绵病榻。  无人知晓,这清心寡欲的太子殿下夜夜都会梦到一名女子,更没想到,他濒死之际,梦中的倩影居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成了救命恩人。  谢昶宸慢条斯理开始脱衣:“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陆遇宁眼睛都看直了:“……这不好吧。”  谢昶宸笑得温柔缱绻,眼底的痴迷占有浓烈得仿佛要溢出来。  ……  陆遇宁此人,倒霉,格外倒霉!  作为鼎鼎大名的“云神医”,她仍旧霉运缠身,睡觉塌床,走路马蜂窝砸头,脚滑跌进泥潭什么的,不胜枚举。  这一切在她替师还恩时有了转机……  她陡然发现,只要靠近太子,她的霉运就会缓缓消弭。  陆遇宁:“有此等好事?不信,试试看!”  大婚后,亲身试验过的陆遇宁才发现,某人表面是个病弱的美男子,内里却是一头披着羊皮的色中饿狼。...

来源:cd   主角: 谢昶宸陆遇宁   更新: 2024-03-29 04: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温柔病娇太子有病,我有药》是作者 “江予一”的倾心著作,谢昶宸陆遇宁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陆遇宁无奈扶额,她就知道其中有隐情,没想到这戏中主角竟是她。现场气氛是诡异的安静。典膳所卢管事被带来时就察觉到气氛不寻常,他心惊胆战地跪下,“小人叩见殿下!”单行将人拎到他面前,“卢管事,可识得此人?”石康浑身是血,卢管事被骇了一跳,“识得,此人是做粗活的奴才……敢问单护卫,他可是做错了什么事……...

第19章

现场乌泱泱一众起码数十人,如今却跪倒一片,大气都不敢出,安静到让人遍体生寒。

袁可咽了下口水,“我没说错……什么吧?

严忠听到刺客是冲云大人而来就知晓不妙,他冷汗直冒,还是颤巍巍开口。

“可否请袁大夫详说一下昨晚的境况?

“哦,是这样的,我昨天睡到半夜听到响动,然后就见到……

袁可三言两句将昨晚经历描述一遍,不过隐去了“狗太子这个称呼,这么多人,她可不敢说。

“……事情就是这样。

陆遇宁无奈扶额,她就知道其中有隐情,没想到这戏中主角竟是她。

现场气氛是诡异的安静。

典膳所卢管事被带来时就察觉到气氛不寻常,他心惊胆战地跪下,“小人叩见殿下!

单行将人拎到他面前,“卢管事,可识得此人?

石康浑身是血,卢管事被骇了一跳,“识得,此人是做粗活的奴才……敢问单护卫,他可是做错了什么事……

单行冷声道,“此人欲行刺云大人,如今已伏诛。

“行刺?!卢管事陡然意识到了什么,跪地哭喊道,“殿下明鉴,小人并不知此事!石康在典膳所工作了七八年,一直老实本分,如今为何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小人是真的不知情啊,请殿下饶命!

严忠问道,“石康的名籍何处?

太子府太监宫女、杂役侍卫加起来近万之数,就算严忠是总管,也不可能记得所有人的来历出处。

卢管事呐呐道,“回严总管,此人乃是孤儿,数年前小人看他流落街头十分可怜,于是……擅自带进府给他安排了粗活,可小人并不知他有不轨之心……

谢昶宸端坐在主位,缓缓转动指间玉扳指,并未言语。

陈平小心抬眼观察,“属下护卫不力,还请殿下准属下戴罪查清原委!

一个小小的杂役竟在太子府卧底七八年,背后绝对有人指使。

谢昶宸漆黑眼眸扫过众人,其间蕴藏着沉蔼的暗雾。

“昨日阿宁的师姐才住进来,夜晚就遇刺,这太子府暗藏刺客,竟成了旁若无人之地,今日刺杀旁人,明日岂不是来刺杀孤,好得很。

他语气其实并无多少波动,可却好似一道惊雷劈下,让人战栗。

严忠、陈平和段雪亭瞳孔猛缩,底下跪着之人更是身子抖如筛糠。

如果刺客真到了殿下房中,那他们所有人连同家人的脑袋都不用要了!

“殿下饶命!

此起彼伏的求饶声让袁可莫名一哆嗦,这就是太子的威严嘛。

谢昶宸眉宇间冷意让人生寒,“给孤彻查。

“遵命。段雪亭领命退下。

谢昶宸微抬手,“陈平失职,领四十军棍,罚俸半年,昨日西苑当值的护卫笞二十,典膳所管事同一应之人逐出府……无论用何方法,别让孤再看见第二次。

众人俯首,“谢殿下宽恕!

“至于这个,拖下去,刑死无咎!

“是。陈平感恩戴德,急忙拎着那人出去。

严忠一挥手,立马有人动作迅速地清扫好地面,然后又悄无声息地退下。

这还是陆遇宁第一次看到他褪去温和表象,杀伐果断的模样。

说实话,有些陌生。

可她也意识到,这应当才是他真实的模样。

待人温和有礼是他的教养,但毕竟是身居高位的掌权者,这偌大皇城的权势,都把握在父子二人手里,岂会真的像个闲散富家公子。

不过,陆遇宁没有意识到,似乎从一开始,谢昶宸在她面前就从未自称过“孤,也未摆过任何架子。

他虽处在高高山巅,可和她从来都是平等的。

……

太子府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刺客事件风声鹤唳,人人自危,生怕和刺客扯上关系,几乎每天都能发现少了站着的人,多了横躺的尸首。

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

不过太子下了令,不允许外传,因此这件事一时半会倒没传进皇宫。

要不然让某个“儿控父亲知晓,天子一怒,血流飘橹,怕是要牵连很多无辜之人。

作为刺杀事件的“直接受害者,袁可倒是十分乐呵。

因为她几乎快被一波接一波的补偿淹没了神智,这都是实打实的黄金啊。

况且她毫发未伤,这不就是天上白掉馅饼吗!

“宁宁,这么多金子,我都可以在盛京置办宅子了……宁宁,宁宁?

袁可本来在肆意畅想今后的美好生活,却见到一旁配药的陆遇宁在独自愣神。

她伸手在陆遇宁眼前晃了晃,“你发什么呆呢?药都配错了。

陆遇宁陡然回神,将药钵里抓错的一味药拿出来。

这“有什么烦心事吗?你可从来不会在配药的时候发呆。

陆遇宁微微叹气,“烦心事是有一件,可儿,你有没有想过那个刺客为什么找上你?

袁可歪歪头,“我当时就想过啊,按理说要刺杀你,凭你这倒霉运气,怎么都不会有找错的时候。

“那你知道我们来太子府几天了吗?

“两天啊,你师姐我还没糊涂到不识数的地步。

陆遇宁道,“那你没发现任何不对劲吗,距离我们上次在荒郊野外被暗箭偷袭,都差不多三天了,可我一次意外都没遇到,并且唯一一次还找到了你身上。

被她这样一说,袁可也反应过来了。

“对哈,我上次就想说,自从来到太子府,你这个运气就时好时坏的,以前可从来没有过。

陆遇宁又叹了口气,这就是她的苦恼之处。

她活了十七年,一直倒霉从未变过,如今却遇到了个变数。

难道真像师父所说的那般,她这霉运遇到命格极贵的真命之人就会化解。

这府中的正主乃是国之储君,妥妥的真龙天子,那岂不是意味着……

唉……

愁死人!

小说《温柔病娇太子有病,我有药》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文浏览温柔病娇太子有病,我有药》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