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掌心宠,暴君的双人格都爱我

>

掌心宠,暴君的双人格都爱我

玉美人 著

古代言情 掌心宠,暴君的双人格都爱我 谢行之宋妧

完整版古代言情《掌心宠,暴君的双人格都爱我》,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谢行之宋妧,是网络作者“玉美人”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那位高高在上的帝王身体内其实住着两个灵魂。 一个是主人格,他清冷克制却城府深沉,病娇一个。 一个是副人格,他阴晴不定,嗜血暴虐,疯批是也。 两个人格都认定了她,为了独占她,两人格之间开始宣战,从此她的生活里处处都是他们的痕迹,无处不在的掌控欲如影随形。宠爱是双倍的,痛苦也是双倍的,当然爱也是双倍的,而且两个人格互不撒手,最后她只能白日陪病娇,夜间陪疯批。她也不晓得,她究竟更爱的是哪个,只知道他们都是值得她爱的。...

来源:cd   主角: 谢行之宋妧   更新: 2024-03-29 03: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掌心宠,暴君的双人格都爱我》,由网络作家“玉美人”近期更新完结,主角谢行之宋妧,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镇守西南的安远侯徐震手里也有二十万兵马。两年前他便秘密造访过徐家,他的身份毋庸置疑,徐家忠心耿耿,当即跪地臣服。这次宫变只有一晚,但他和谢煊准备了足足两年,大晋的各个州府和京郊大营也处处安插了人。所以,这暗处的人怕了,硬碰硬是不可能赢得了他...

第8章

清晨。

谢煊如往常一般在天未亮时便醒了过来。

今日有所不同,他并未躺在冰凉刺骨的地板上,反而置身于床榻间。

更诡异的是…

他的怀里有一个女人。

谢煊浑身僵硬了一瞬,他那两只胳膊将人死死的环住,他只能略微侧身,终于看清了这张沉睡的面容。

他目光深深的望着宋妧。

不施粉黛的一张清水芙蓉面,红唇朱樱一点,柳眉琼鼻,粉妆玉彻,白璧无瑕。

鼻息间的幽幽暖香,直熏胸臆,他的气息逐渐紊乱。

正想着如何脱身,宋妧轻轻动了动,慢慢睁开双眸。

两人目光相撞,在这般静谧又长久的对视中,她觉得此时的拥抱太亲密了,很羞人,她甜甜一笑

“行之哥哥,该起了,你可以放开我了。

谢煊没有放手。

他知道这个姑娘长得好,但没想到这双妙目会这般好看。

眼瞳清凌凌的,纯的像泉水一样,由内而外的干净灵动,很与众不同。

宋妧感知灵敏,她很快就发现了异常。

眼前的男人不对劲。

脸还是那张脸,五官相同,肤色相同,但感觉就是不一样。

尤其是那双眼睛平静如水,眸底如深流过渊,望不到底也看不透。

这和谢行之那种幽深晦暗的眼睛完全不同。

对于宋妧来说,哪一个她都看不懂。

她的脊背突然窜起阵阵寒意。

对于她的敏感,谢煊觉得有趣。

“我不是他,怎么办呢,你知道了我的秘密。他似喃喃自语,声沉沉,无形的强势气息打破沉寂。

这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令宋妧震惊不已。

前世那些模糊不清的一些短暂画面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她记起一件事。

那年她随着学院的同学去户外做活动,隔壁高龄学区的一个男人突然闯了进来。

这个男人二十多岁,行为举止宛如三岁孩童哭闹不止,最后被老师哄了回去。

过了几日,学院体检,她又见到了那个男人,但他突然就变得阴沉起来,仿佛变了一个人。

后来,她听说,那个男人有病,他身体里有双重人格,相当于是两个不同的人。

双重人格?

两个不同的人。

她想起昨晚的行之哥哥,那是她的有缘人是他的恩人,他去了哪里?

他什么时候还能再出现?

宋妧头皮发麻,这些事让她既觉得不可思议又觉得惊悚……

这男人是她的古代版病友?

谢煊不是什么好人,但他向来不会为难一个弱女子。

眼见她面露恐慌,他缓缓把人松开。

即便这个女人有问题,也要在暗处解决,他从来不会在明处落下隐患和把柄。

更何况,眼下这些事他还没有查清,不过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罢了。

谢行之心思缜密,把人抱得那么紧,应是对这姑娘的底细一清二楚。

谢煊面色平静的下了床榻,他将散乱的衣襟整理好,再开口时的声音很温和

“你别怕,我暂时不会伤害你。

宋妧心思没那么细腻,她听一半留一半,完全忽略了‘暂时’两个字。

她只觉得谢煊看起来清冷矜贵,气势收敛后周身的气质温润如玉,风姿疏朗。

有一点点像她那个病怏怏但很有君子风范的堂兄宋澈。

她察觉不到恶意,壮着胆子小声问“我想问一下,行之哥哥他什么时候会出现?

谢煊听到这句软绵绵的问话,他站在床榻边看着宋妧,一言不发。

她好似对他的离魂症并不害怕且十分坦然看待。

须臾后,他眸光微动,唇边露出一丝笑意

“他有没有欺负过你?

这句话的关怀之意并未遮掩,宋妧急忙摇头。

“没有,他对我很好。

谢煊仿佛听到了一句天大的笑话,谢行之根本就不能被称之为人。

他幻化出来的另一个他,做尽了他不能做也不愿做的事。

这些事情里,唯独没有善事没有好事。

一个暴戾恣睢的人,是如何对别人好的?

他想象不出来。

谢煊微微俯身,望着她澄澈的眼睛。

他眼底沉静,唇边却始终有着笑容,“如果他欺负你或者冒犯过你,我很抱歉。

随后,他话音一转,语气幽深“假如你归家,你还盼望他夜间去找你吗?

宋妧坐在床榻边,双脚落地,被他高大的身影压下来,她有些紧张。

“我不害怕他,但我娘和姐姐如果知道我半夜私会外男,她们会难过的。

“所以,如果他想见我,我可以找机会等着他。

两人一个坐在床边,一个俯下身主动靠近,两两相望,久久没有言语。

这样的场景让谢煊忆起了十年前的一件事。

他一无所有跌入尘埃时,有一人陪伴过他,那是他当时唯一的温暖和慰藉。

那个小姑娘如果平安归家,如今也该是这般年纪了。

当年护送她离开的那个暗卫,最后因伤势太重没能回到边关。

他那会危机四伏,很多事应顾不暇,未来得及问出口的答案,始终压在他的心底。

她究竟是谁?

谢煊起身后退两步,他笑着说“无妨,我不会让他夜间前去打扰你的。

“如果有一天你想见他,这事还要细细安排,女子不易,我总不能行事无忌连累到你。

以往的那些夜晚,他不喜谢行之用着他的身体恣意行事,横行妄为。

因此入眠以前他会自己走进那间密室里。

谢行之被他强行关在暗室里,一个疯子自然不想受困于一方天地。

从起初的反抗到突然有一天那疯子竟然不闹了,此事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他好似找到了原因。

虽不知缘由,但眼前的姑娘应该就是那个能够拴住疯子的人。

宋妧盯着这张脸,耳边听着这句温柔的话,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也太割裂了。

一模一样的脸,完全不同的人,总感觉说话的嗓音也大不一样。

她脑子转的慢,稀里糊涂的点着头,乖巧的回应“好。

“你可会穿衣?谢煊总觉得这姑娘单纯到有些诡异,有些傻但那灵气却也不少。

他和谢行之的身边从不留婢女,眼下也来不及召唤合适的人来侍候她,因此他才要询问一番。

“会。宋妧前世磕磕绊绊的活着,这一世衣来伸手,那些裙衫繁琐复杂,她应该穿不好。

但不会也得会,她和眼前的男人不熟,她必须懂事。

听她说会,谢煊也没多想,他叮嘱“慢些穿,我一会带你去用早膳,然后送你回家。

说完,他便急忙去了屏风后穿衣。

想也知道昨夜宫中大乱,谢行之只顾着谈情说爱,扔下了一堆烂摊子,他得尽快去处理。

他身边从未有过女人,心中正想着要事,回到内室后才记起宋妧还在。

但已经晚了,他一抬头便看到了大片旖旎风光。

波澜壮阔,绵延起伏。

白的晃眼,红梅点点,置于其上。

小说《掌心宠,暴君的双人格都爱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掌心宠,暴君的双人格都爱我》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