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陆闻瑾桑汐全本小说

>

陆闻瑾桑汐全本小说

叶柏南 著

叶柏南桑汐 现代言情 陆闻瑾桑汐

《陆闻瑾桑汐》是作者 “叶柏南”的倾心著作,叶柏南桑汐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  “怎么了?”她把毛巾搭在他肩头,“这样舒服吗。   床尾晃过一抹人影。   伴随着高跟鞋响,和红酒玫瑰的香水味。   “我来的不凑巧,搅你兴致了,...

来源:1   主角: 叶柏南桑汐   更新: 2024-03-28 20: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陆闻瑾桑汐》,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柏南桑汐,作者“叶柏南”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你放屁!当初竞选系花,桑汐可是自动退出的,不然能轮上你?”“凭什么轮不上?她参加也落选,装清高!”钟雯举着一盒药,“涂下面的!多激烈的战况啊,都涂药了!”钟雯有一米六八,安然一米六出头,她踮脚抢,“你偷窥隐私!”“她自己不锁抽屉的!”门“砰”的一声踹开,寝室瞬间安静了钟雯脸上一闪而过的惊慌,又迅速恢复倨傲,“哟,不实习了?秦商不是追你嘛,...

第4章

“金融系一班的?桑汐抬起脸,“你怎么知道。叶柏南没什么笑意,很平静的一副面孔,但不淡漠,是端正又不冒犯,“躲在假山石后的,是你吗。她闻言,低下脸。“是。为什么不出来?叶柏南何其聪明,猜到她是去看他的。“我室友拉我去的,我没打算去。桑汐实话实说。包厢门这时再度被推开。走廊明晃晃的光亮照进屋,一道颀长挺拔的人影立在那,桑汐瞧不真切那张脸,只依稀瞧出是一个男人的轮廓。
叶太太挂了电话还觉得稀奇,“柏南竟然转性子了。
周夫人是女人,异常的敏感,一语道破,“禧儿,你们私下见过了?
她抿唇,“叶先生给学校捐了一栋图书馆,我见过他,他没见过我。
“他捐你们学校?叶太太更稀奇了。
叶柏南和陆闻瑾在商场明争暗斗的较量,周、叶两家是不知情的,桑汐没多嘴。
“我们学校在政法大学对面,同学经常过去吃食堂,老师也交换听课,叶先生可能和我们校长有交情。
叶太太恍然大悟,“那是你们有缘分了。
“柏南真会吊胃口啊,一向是女方拒绝男方,叶家的大公子清高,拖了禧儿一周了,连我家怀康都没这么劳累我,从名园到华家的葬礼,再到徽园,我见他一面太困难。
叶太太自知理亏,赔笑倒茶,“是柏南不懂规矩。
那两位太太十分钟后返回包厢,顺便带回一位上海口音的太太,上海太太一进门,连同椅子一起搂住周夫人,“韵宁!
周夫人的名字是李韵宁,自从跟周淮康嫁到北方,几乎没人叫她韵宁了,全部尊称周夫人了。
她扭过头,先是一愣,“文芝!
文芝激动得合不拢嘴,“长远勿见,我老想念侬个!
桑汐挪出椅子放在文芝后面,自己站到一旁。
从对话中了解,文芝的丈夫套现了六个亿移民澳洲了,这次她回来是变卖北方的房产,月底也去澳洲。
徽园有小叔子的股份,所以特意来一趟。
结果遇到周夫人了。
桑汐在周家见识遍了权富圈的内幕,移民的十有八九是债务窟窿填不上了,各种渠道转移出境,保住多少是多少。
“北航集团出大乱子了,周夫人知道吗?区一把手的太太亲自端着果盘,摆在周夫人手边,“分公司总经理强奸未遂,那小姑娘刚烈,砸破了他脑袋,家属要求判刑,后来又按照正当防卫处理,双方和解。据说是周公子出面了,小姑娘什么来头不晓得。
桑汐眼皮止不住地狂跳,她下意识瞟了一眼周夫人。
这事儿,只要周夫人查,一定查得出。
包括局子的监控,周家要,不管区局的、市局的,必须双手奉上。
虽然陆闻瑾照顾她护着她,于情于理讲得通。
明面有一层“兄妹的情分在,可终究是伪兄妹,本质上是男人和女人。
近期这一连串的插曲,倘若周夫人有心,早晚发现猫腻。
“分公司的马明昭是吧?周夫人舀了一勺玫瑰酱,拌在茶汤里,“他不是正经人,欺负的女下属不少,闻瑾告诉我了,出面是为了降低影响,封住家属的口,也封住小姑娘的口,小姑娘的背景闻瑾没提。
桑汐悬着的一颗心暗暗落了地。
故人重逢,周夫人欣喜得很,一直拉着文芝聊天,“禧儿会唱苏州评弹,会弹琵琶,还会跳舞呢,程家花费了大精力培养她。
文芝是苏州人,丈夫是上海的,喜欢苏州的曲艺,“那唱一曲吧,禧儿擅长什么曲目?
“禧儿的《秦淮景》是一绝。周夫人吩咐服务生送到包厢一柄凤颈琵琶,又搬了小板凳。
这群太太正在兴头上,周夫人要听曲,她们也捧场附和。
桑汐明白周夫人是让她多出风头,在上流圈打响名头。
家世不够,才艺够出挑,也是优势。
毕竟叶柏南是一等一的优秀,她平平无奇会被吐槽不般配,遭人嫉妒。另外哪个优秀的男人不喜欢优秀的女人呢?周夫人希望叶家珍视她,而不是顾及周家的势力勉为其难的接受。
桑汐坐下,按弦调了调音色,又戴上护甲,一边弹一边唱《秦淮景》。
弹到一半,门悄无声息地漏了一条缝。
黑色的衣角掩在门缝里,门把手上多了一只属于男人的手。
筋络分明,略深的蜜色。
曲子沿着那条缝隙溢出,桑汐的嗓音温柔,吴侬软语更是媚气,走廊经过的几名男客纷纷侧目。
“徽园雇了女子乐坊了?
“腔调好听。其中一名男客点评,“我小蜜是苏州的,不如唱歌的女人软。
“哪软?他们调笑,“声音软,还是身体软啊?
几名男客慢慢围拢上来。
门口的男人捏紧了门把手,没让路。
他们对视一眼,清楚踏入这片地界的客人是非富即贵,没必要得罪。
于是脚下刹车,又走远了。
“柏南?叶太太微微后仰,盯着门口。
桑汐瞬间停下。
紧接着叶柏南走进来。
“母亲,周伯母。其余太太他不认识,只颔首。
“你来迟了。叶太太指着桑汐,“没听到禧儿的苏州评弹。
“听了半段,怕打扰她,在门外等了片刻。
叶柏南披了一件长款的黑色风衣,袖子有褶痕,是刚才门缝夹的,因为包厢焚着熏香,窗户打开了三分之一,恰好刮风,他衣角被扬起,硬挺的材质飒飒生风,衬得他长身玉立,格外有仪态。
他走上前,“桑汐?
周夫人笑了,“柏南倒是不客气,不喊程小姐,直接喊桑汐了。
太太们打趣笑,“我们碍事了,要不换一间包厢吧。
桑汐手足无措,看着周夫人。
周夫人正了正神色,“禧儿,柏南是南航集团的总工程师,自己也有企业。
她拘谨点头。
“柏南,禧儿读大三,你捐的那栋图书馆,正好是她的学校。
“我知道。
周夫人见状,笼络着那三位太太打麻将,不关注这边了。
“我三十岁。叶柏南刻意温声细语和桑汐交谈,“我母亲说你二十?
她嗯了声。
“金融系一班的?
桑汐抬起脸,“你怎么知道。
叶柏南没什么笑意,很平静的一副面孔,但不淡漠,是端正又不冒犯,“躲在假山石后的,是你吗。
她闻言,低下脸。
“是。
“为什么不出来?
叶柏南何其聪明,猜到她是去看他的。
“我室友拉我去的,我没打算去。
桑汐实话实说。
包厢门这时再度被推开。
走廊明晃晃的光亮照进屋,一道颀长挺拔的人影立在那,桑汐瞧不真切那张脸,只依稀瞧出是一个男人的轮廓。
周夫人的角度先看清了是谁,她招手,“闻瑾,你这里有应酬?
桑汐不由一激灵。
陆闻瑾目光梭巡了一圈,定格在叶柏南身上,“叶总工。
“周总工。叶柏南同他握手,“恭喜你。
他明知故问,“什么喜?
“不是要结婚了吗。
“我为时尚早,先喝你的喜酒。陆闻瑾眉宇含笑,神情却严肃阴郁。
桑汐脊背一阵阵冒冷汗。
“我也为时尚早。叶柏南松开手。
“怎么,对禧儿不满意?

小说《陆闻瑾桑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陆闻瑾桑汐全本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