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五岁王妃超凶,狗路过都得挨骂全文版

>

五岁王妃超凶,狗路过都得挨骂全文版

司南南 著

五岁王妃超凶,狗路过都得挨骂 司南南代雪 现代言情

“司南南”的《五岁王妃超凶,狗路过都得挨骂》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  司南南不禁提醒了一句:   “红糖虽能补血,但也是活血之物,战王的伤还新鲜着,暂时不适合吃红糖。   至少要等伤口结痂了再吃。   否则,稍微一动...

来源:1   主角: 司南南代雪   更新: 2024-03-28 20: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五岁王妃超凶,狗路过都得挨骂》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司南南代雪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司南南”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张校尉感激的跪在地上,连连道谢,逃过一劫,长松一口气。幸好,幸好……司小姐真是个好人。马车上。“二狗,让三狗找到方才行贿的那个商贩,带到顺天府去...

第1章

司南南不禁提醒了一句 “红糖虽能补血,但也是活血之物,战王的伤还新鲜着,暂时不适合吃红糖。 至少要等伤口结痂了再吃。 否则,稍微一动,加速流血,伤口容易血崩。 看着她购买的其他几样食材,也好心的给出了建议。 有好几样不适合吃。 代雪的脸色登时垮了下去“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我自会请教大夫,用得着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想她身份尊贵,在宫中时有宫女伺候,何曾自己动过手?
三皇子暗中收买的人手?
“对了!
张校尉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惊声道“我虽不知这些人身份,却发现他们都穿着类似的鞋子,布鞋上刺着的图案好像是异……异兽。
司南南沉眸“异兽?
南渊国人信佛教,从来不信那些天马行空、玄幻缥缈的东西。
而异兽这个东西倒是像极了北疆蛮夷那边,他们在马背上长大,无论男女都性子猛烈,骁勇好战,刺上异兽的图案,刚好符合身份。
三皇子果然与北疆勾结!
更棘手的是,因为张校尉的玩忽职守,帝都城内可能蛰伏了数不清的北疆蛮夷!
司小姐真是个好人
“司小姐,我知道的都说了,绝对没有半个字隐瞒,还请您高抬贵手啊!
司南南俯视他“你可还记得大概放了多少人进来?
“这,这……他们进来三四个,又出去一两个,进来几个,又出去几个,反反复复的,再加上公务繁忙,长时间下来我也记不清……
张校尉努力的想,怎么也想不起来。
看他这模样不似作假,司南南便没有再逼问。
“行了。
“二狗,我们走。
“司小姐饶过我了?张校尉很不放心的问。
“你既然如此配合,我也不是吃饱了没事干,故意为难你作甚?司南南放下帘子,没有再与他多言。
张校尉感激的跪在地上,连连道谢,逃过一劫,长松一口气。
幸好,幸好……

司小姐真是个好人。
马车上。
“二狗,让三狗找到方才行贿的那个商贩,带到顺天府去。
二狗瞬时明白了她的意思“小姐,您是要……
嘴里不为难张校尉,却让商贩揭发张校尉。
“他私自将北疆蛮夷放进南渊的帝都城,造成了无数潜在的危险,此人若是还在那个位置上,不知还会做出多少犯罪之事!
酿成这么大的祸患,还想安然无事?
不可能。
“去我四哥那里。
“是。
两刻钟后,马车停在一家赌坊门外。
赌坊内人满为患,气氛哄闹,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吵闹不停,看门的打手瞧见马车上下来的人,脸色一正,赶紧进去禀报。
司南南刚下马车,才走到门口,司四便快步出来了。
“南南来了。
“四哥。
司四颔首,牵着她的手,去旁边的茶馆做,不想让赌坊里的污浊气息,弄脏了她。
“突然来寻四哥,是有什么事么?
司南南也不忸怩,直接道“四哥,你在赌坊里识人多,消息杂,那里日日人来人往,我想让你帮我找些人。
“哦?
“这些人来自北疆,隐藏身份蛰伏于帝都城,脚上穿的布鞋是异兽刺绣模样。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信息了。
那天在宫内,她救回的那个蛮夷杀手,在指证完三皇子后,因内伤太重,气血上涌,来不及抢救便咽气了。
蛮夷那边找不到人。
三皇子这边死不开口。
就好像一根绳子从中间剪断了,如果不想办法将两端连起来的话,根本找不到真正的奸细。
司四沉声,若有所思“异兽?
“蛮夷之人都已经那么大胆子,蛰伏到帝都眼皮子底下了?
“三皇子心怀不轨,勾结外人,这些人便是他带进来的,我想找到与他接头的人,只有找到此人,才能彻底连根拔起,保障帝都城安全。
司四略微欣赏的看着她。
才这么小,考虑事情就已经如此聪睿周全了。
不错。
爹总说他们兄弟几个各有心思,没有一个人愿意继承将军府的衣钵,倒不如让南南去。
“赌坊人多,这些人来自四面八方,消息混杂却周全的很,查起来应当不是难事,你等我消息便可。
“多谢四哥。
我得罪你了?
司南南暂时也摸不到什么苗头,只能一步一步的慢慢查了,急也急不出个名堂。
当初,三皇子害得爹爹打了败仗落狱。
她倒是要看看,三皇子背后之人究竟是谁,究竟是谁在打压他们将军府!
与四哥小坐了半个时辰,喝完一壶茶,吃了点点心,司南南这才离开。
回去的路上,好巧不巧的撞见了代雪。
“司小姐?
代雪看见她,也有些惊讶。
四目相对,司南南倒是没有什么情绪,见代雪手里拎着药袋,正在一个小摊前购买食材,像是要下厨的样子。
老板撬了一大块红糖,包在油纸袋里。
“我做的红糖鸡蛋羹很好吃,表哥很喜欢。她主动先开了口,似乎想争某个胜负欲。
之前在战王府时,战王留下司南南,赶走她,这件事她一直梗在心里。
司南南不禁提醒了一句
“红糖虽能补血,但也是活血之物,战王的伤还新鲜着,暂时不适合吃红糖。
至少要等伤口结痂了再吃。
否则,稍微一动,加速流血,伤口容易血崩。
看着她购买的其他几样食材,也好心的给出了建议。
有好几样不适合吃。
代雪的脸色登时垮了下去“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我自会请教大夫,用得着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想她身份尊贵,在宫中时有宫女伺候,何曾自己动过手?
只有伺候表哥,她才愿意吃这份罪。
“你这么爱操心,怎么不住在战王府,待战王的伤好了再离开?
她语气略显尖锐,暗讽她将军府的人,操着战王府的人,越矩了,不懂规矩。
司南南说话也直“我得罪你了?
说话这么冲。
“是你先跟我打招呼,我才跟你说的,不然我刚才路过此处,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代雪唇角轻勾“瞧司小姐这话说的,莫不是嫉妒?
她幽幽的叹了一声
“姨母器重我,唯有让我贴身伺候表哥,她才放心,除了我之外,恐怕没人能讨姨母的欢心了。
司南南即便怀有不纯的心思,想要嫁进战王府,可谓是难如登天。
令妃绝不会松口。
司南南“?
她在说什么?
她怎么听不懂?
“我嫉妒你?
“我讨令妃的欢心作甚?她又不是我娘。司南南不屑的嗤了一声。
“别装了,你日日往战王府跑,不就是心怀不轨么?可惜,姨母似乎并不喜欢你。
“我真是为你感到可悲啊,代小姐,你的眼中除了男女之情,就没有友情、亲情、别的情谊了。
“你生下来就是围着男人转的?
“那你慢慢转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告辞。
司南南挥挥小手,说完话,留给代雪的只是一个后脑勺。
“你!
代雪捏紧药袋绳子,瞪了一眼她走远的背影,银牙咬了咬。
来战王府一天了,却跟表哥说了不超过十句话,每次想说什么,都被表哥冷淡的赶走。
可他却唯独留下司南南,与之交谈,对她展笑。
可恶!
这小蹄子才多大,怎么这么让人糟心?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将军府。
司南南回到府上,差不多已是傍晚,餐桌上气氛较为凝重,却空了两个位置,四哥五哥不在。
司天翼皱着眉头,似乎别有心事。
“爹爹,怎么了?她拉开椅子坐下。
“今日早朝,收到北疆来的一封国书,上面的内容是让我国交还他们的大王子,否则将不惜动武。
看那阵仗与架势,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多久,他又该举兵出征去边疆了。
司南南偏了偏头。
北疆大王子?
那个抓了她,要把她带回北疆的恶劣之人?
“他已经掉进江北河了,后来有消息么?
司天翼摇了摇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北疆这是出了个难题

小说《五岁王妃超凶,狗路过都得挨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五岁王妃超凶,狗路过都得挨骂全文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