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千里送鹅毛张牧川热点张牧川精品篇

>

千里送鹅毛张牧川热点张牧川精品篇

王绩 著

千里送鹅毛张牧川热点张牧川 王绩杜依艺 现代言情

《千里送鹅毛张牧川热点张牧川》这部小说的主角是王绩杜依艺,《千里送鹅毛张牧川热点张牧川》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说着,王绩也不管其他人有没有举起酒爵,自己先捧着酒坛咕咚咕咚灌了起来。杜依艺已经端起酒爵举在了半空,却瞧见王绩自顾自喝了起来,只好尴尬地与虚空碰了碰酒...

来源:1   主角: 王绩杜依艺   更新: 2024-03-28 20: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千里送鹅毛张牧川热点张牧川》是作者““王绩”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王绩杜依艺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在他们的身后还坠着李姓胡商以及李姓胡商的孩子。听着张牧川和杜依艺在谈论案件的疑点,李姓胡商很识趣地拉长了与两人的距离,逗弄孩子观瞧前方路边的情景。在那路边,长着一棵青翠大树。那棵青树之下,一只螳螂正举着镰刀般的双臂,小心翼翼地靠近刚刚破土的黑蝉...

第1章

说着,王绩也不管其他人有没有举起酒爵,自己先捧着酒坛咕咚咕咚灌了起来。杜依艺已经端起酒爵举在了半空,却瞧见王绩自顾自喝了起来,只好尴尬地与虚空碰了碰酒爵,浅浅地抿了一口,从腰间摸出七个大钱,拍在桌子上,畅快道,“今日故友重逢,又偶遇五斗先生,实在高兴!几日之后,我回了长安,又要娶亲,又要调任巩县,下次也不知何时才能再相逢,今日可要喝个尽兴!来!先给咱叫个乐班弹首曲子助助兴!
申时二刻。
僰道县坊市,迎江巷。
涛声依旧,酒香依旧,太阳却准备放衙。
斜洒下来的阳光映在长满苔藓的青石板街道,瞧着像是那些砖块裹了一层青色的茸毛,有了某种坚硬的柔软。
张牧川不知高阳正一步步踏入危局,此时的他正跟着杜依艺前去迎江巷东南角的酒肆。
在他们的身后还坠着李姓胡商以及李姓胡商的孩子。
听着张牧川和杜依艺在谈论案件的疑点,李姓胡商很识趣地拉长了与两人的距离,逗弄孩子观瞧前方路边的情景。
在那路边,长着一棵青翠大树。
那棵青树之下,一只螳螂正举着镰刀般的双臂,小心翼翼地靠近刚刚破土的黑蝉。
而在那青树之上,有一黄雀立在树梢,骨碌碌转动着眼睛。
一切都在静悄悄的发生。
相比之下,张牧川倒成了最嘈杂的那一个。
杜依艺可以不问清楚就决定支持张牧川的想法,但张牧川不能不懂事,该讲清楚的一定要说得透彻,故而两人走了这一路大多时候都是张牧川在讲话。
人在极为专注地做一件事时,便会忽略周围的情况,不管是跟踪别人,还是阐明自己的想法。
直到跨进酒肆,张牧川这才讲述完全,也到了此时才想起黄氏酒肆里还有一个好友趴在桌上睡觉,但他觉得缅伯高应该会帮忙照顾好王绩,便没有刻意跟杜依艺提起。
谁知他们几人刚刚选了个靠近窗户的位置坐下,王绩就从旁边的桌子底下钻了出来,歪着脑袋,一手抱着酒坛,一手拍在张牧川肩膀上,哈哈大笑道,“守墨小友……又让我逮着你了吧!
张牧川愣了愣,“东皋子,你怎么从这儿冒了出来?
王绩紧挨着张牧川坐下,嘟囔两句,“你那缅氏上峰酒量不行,一爵就倒……被我扇醒了,好不容易又灌了一爵,结果吐得到处都是,我看着恶心,只好换了个地方……咦,新朋友?
不等张牧川开口介绍,杜依艺抢先行礼道,“在下监察御史杜依艺,见过太乐丞!在下仰慕五斗先生已久,以前还是小吏时曾远远瞧过先生的风采,至今难忘!
猛然听到有人以官职称呼自己,王绩有些意外,抬眼看了看杜依艺,啧啧两声,“原来是杜家的孩子……你我都是八品小官,我这儿还是个闲职,比起你这监察御史的实权官职还差了许多,不必多礼!而且我已经挂官而去,不是什么太乐丞了……当初做这官也是为了每天可以喝不要银钱的好酒,可惜焦革死的早……哎哎,不说了,来喝酒!
说着,王绩也不管其他人有没有举起酒爵,自己先捧着酒坛咕咚咕咚灌了起来。
杜依艺已经端起酒爵举在了半空,却瞧见王绩自顾自喝了起来,只好尴尬地与虚空碰了碰酒爵,浅浅地抿了一口,从腰间摸出七个大钱,拍在桌子上,畅快道,“今日故友重逢,又偶遇五斗先生,实在高兴!几日之后,我回了长安,又要娶亲,又要调任巩县,下次也不知何时才能再相逢,今日可要喝个尽兴!来!先给咱叫个乐班弹首曲子助助兴!
一个身材圆润的胡姬走了过来,瞥了眼桌上可怜兮兮的几个大钱,没有伸手去拿,顾忌对方是官吏,满脸堆笑地让人端了四爵酒放在几人面前,说是乐班尚未来到酒肆,赠送几爵酒算作赔罪。
杜依艺只得遗憾地叹了口气,将桌上的大钱捡了起来,与胡姬去了柜台点菜。
李姓胡商趁着他离开的空当,拉近了和王绩之间的距离,一脸崇敬地说道,“我以前常听人讲起五斗先生,今日竟能有幸见到活的,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啊!
王绩闻言当即懵住了。
张牧川轻咳一声,解释道,“他可能是想说喜极而泣……东皋子,这位胡商姓李,是碧青坊案件的见证人,我们担心会有人对他不利,故而让他带着家人和我们待在一起。
王绩淡淡地哦了一声,也不知听没听清,举起了酒坛,“什么贱人不贱人的,都是朋友嘛!来来来,这位姓李的贱人朋友,不要拘谨,大口喝酒!
李姓胡商急忙端起酒爵,一饮而尽,眉飞色舞道,“五斗先生,我特别喜欢您那首写蝉的tຊ诗,意境高远,词句妙绝!我时常教育我儿,一定要多加吟诵,学习一下这诗句里的高洁志向!
王绩斜眼道,“噢?你居然知道我还写过蝉,那首诗鲜有人知,大多都是喜欢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的野望……你倒说说看,最喜欢的是哪两句啊?
李姓胡商挺起胸膛,清了清嗓子,“我最喜欢的当然是最后那两句……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
王绩面色一僵,砸吧两下嘴巴,“确实是好诗,要真是我作的该有多好……
张牧川压低声音问了一句,“您真的也有一首写蝉的,缘何我不曾听说过?
王绩瘪了瘪嘴,“也不算是写蝉,某天晚上我坐在亭下喝酒吟诗,听见蝉鸣便提了一句。通常来讲,那些专门写蝉的诗歌,大多数都是日子过得不舒坦,我活得还行,没有那种需要……
李姓胡商出了糗也不觉得尴尬,忽然插嘴问道,“那您有什么需要?只要您需要的东西,我一定帮您买来!
“我需要你离我远一点……王绩抹了抹脸上的唾沫星子,冷笑了一声,淡淡道,“终究还是比不上五柳先生啊,人家可以不为五斗米折腰,而我却为了喝酒摧眉,现在连个胡人都觉得我能被金钱收买,可叹呐!
李姓胡商顿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慌张解释道,“您别误会……我、我、我只是想跟您喝爵小酒,交个朋友!您千万不要妄自尊大,我没有那样的意思!
王绩的脸色瞬时变得更加难看了一些。
张牧川无奈地摇了摇头,帮腔道,“他想说的是妄自菲薄……别在意这些小节,他有钱,我们就多喝几爵酒,管什么清名,分什么唐人胡人,哪有把酒喝到肚子里来得实在!
王绩一点头,捧着酒坛碰了碰张牧川的酒爵,“还是你对我的脾气……
李姓胡商见王绩面色缓和,咳了两声,指着旁边的孩子说道,“五斗先生,我这孩子已经八岁了,还是作不出一句诗文,您能不能给指点一二?
王绩瞟了一眼那逗玩黑蝉的孩童,摇头答道,“作诗这种事情是教不来的。
恰巧杜依艺走了回来,听着几人在谈论作诗,当即来了兴趣,“我也想作诗,奈何看了许多名传千古的诗文,还是没有一点成效,您作诗这般超群,可有什么诀窍?
王绩灌了一口酒,呵呵笑道,“这种事哪有什么诀窍,靠的都是个人天赋罢了……抛开天赋之外,真要与你们说点实际的经验,那便是多饮酒!这饮酒饮得越多,作出的诗文越好!万莫学某些人填鹅式逼迫孩子硬记什么字句,你们别看现在很多词藻华丽的诗文流行,但其实狗屁不是,真正流传千古的好诗大多极为简洁,每一个字都是审了许久才定下来的。
李姓胡商听闻之后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扭头看了看旁边的孩子,心想着这孩子恐怕是没有天赋了,但自己的儿子不行,还有孙子,孙子不行,还有孙子的儿子,只要现在把这多饮酒就能写出好诗的经验传授下去,迟早会有后辈写出千古名句。
而杜依艺却是记住了后面的话,打算以后要有了儿子,就取名审言,表字必简,如此便可时时提醒孩子作诗需得审言,字句必简。
只有张牧川撇了撇嘴,不以为然道,“哪有东皋子你说得这么玄妙,作诗这种事情,那还不是张嘴就来……我现在胸中就有一首诗文,可与诸君品鉴!
杜依艺眉毛一挑,好奇道,“守墨竟也会作诗了?
张牧川咳了几声,昂首道,“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这就让你们感受一下我厚积了多年的才气……
正当他要开口吟诵诗文,那胡姬端着几盘菜走了过来,笑吟吟道,“几位客官,你们的菜已经上齐了,请慢用!
王绩当即捏起筷子,胡乱伸进一个盘子里夹了夹,喂进嘴中嚼了几下,忽地皱眉道,“豆腐?
李姓胡商在另外一个盘子里夹了两块炸得金黄的东西放入口中,嚼了嚼,“这也是豆腐做的!
张牧川仔细辨认了剩下两盘菜肴,侧脸看向杜依艺道,“怎么全都是豆腐?
杜依艺脸色有些不自然地笑着,“我为官清廉,每月俸银一百文,禄米一石……请你们吃豆腐宴已是我的极限了!不瞒诸位,我已经连吃了三个月的豆腐了,现在就算是把龙肝凤髓放进嘴里,也是豆腐味!
张牧川瞪了杜依艺一眼,板着脸道,“杜兄,休要胡说!龙肝凤髓岂是你能吃的,你怎么不同风而起,扶摇直上九重天呢?
杜依艺连忙拍了拍自己嘴巴,只道是醉酒戏言。
李姓胡商看着桌上几盘豆腐,纠结许久也下不了筷子,随即摸出几两碎银,叫来胡姬,让其换一桌好酒好菜上来。
杜依艺局促道,“这怎么能行……说是我请客,眼下却让你掏了银钱。
李姓胡商洒然一笑,摆摆手道,“不妨事,区区几两碎银罢了,他日让你家的孩子给我家的孩子多送几首好诗便可!
杜依艺也不再矫情,举起酒爵与几人吃喝,脸上表情变化繁多,嘴里到底是什么滋味,一瞧便知。
也就在此时,酒肆外的迎江巷陡然喧闹起来,宛如平静的凉水中扬了一勺滚油。

小说《千里送鹅毛张牧川热点张牧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千里送鹅毛张牧川热点张牧川精品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