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畅销小说季斯年温以瑶

>

畅销小说季斯年温以瑶

温以瑶 著

季斯年温以瑶 温以瑶季斯年 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季斯年温以瑶》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温以瑶”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温以瑶季斯年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她扭头避开他的唇,用力想将人推开:“放开!”他们之间还有太多事没说清楚,不该是这样的发展。季斯年感受到她明显的排斥,心中无端升起怒意:“这不是你想要的...

来源:1   主角: 温以瑶季斯年   更新: 2024-03-28 20: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叫做《季斯年温以瑶》的小说,是作者“温以瑶”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温以瑶季斯年,内容详情为:温以瑶可不知为何,脑海中全是季斯年后退一步的画面,如同钝刀一点点磋磨着她的心。就这样,一夜过去。天光大亮,温以瑶揉了揉干涩的双眼起床。站起来的那一刻,她眼前忽然一片黑,但很快就好了...

第4章

醒来时,身边已经空了,整个别墅寂静的像座孤岛。 身上传来阵阵酸痛,温以瑶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出神。 昨夜的那一幕幕像开闸的洪水一般,冲垮了她心里最后的防线,她的世界好像在一瞬间倾塌、崩溃。 温以瑶知道,自己的病又发作了,她应该去吃药。 可她只是躺在那儿,像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时一样蜷缩着,环抱着自己。 后来,温以瑶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再醒来时,她只觉得手腕疼痛不已。 温以瑶
可不知为何,脑海中全是季斯年后退一步的画面,如同钝刀一点点磋磨着她的心。
就这样,一夜过去。
天光大亮,温以瑶揉了揉干涩的双眼起床。
站起来的那一刻,她眼前忽然一片黑,但很快就好了。
温以瑶没有在意,洗漱之后就去拍摄了。
今天的录制在户外,她扛着摄像机跟着季斯年跑了一上午。
可从头到尾,两人什么话都没说过。
下午季斯年有个杂志要拍,节目组给所有人放了假。
收工的时候,温以瑶默不作声地收拾设备,准备回去休息。
可站起来的那一瞬间,眼前突然一阵眩晕。
温以瑶下意识地想要扶住什么,但摸了个空,整个人栽倒在了地上。
这一刹,她什么都感觉不到,只模糊的看到一个人朝自己跑来……
再醒来时已是傍晚。
房间昏暗,只有一盏夜灯亮着。
温以瑶看了一会儿,才认出这是自己的房间。
“醒了?
突然,一道男声响起。
温以瑶一惊,转过头看去才发现是季斯年。
他怎么会在这儿?
而季斯年见她沉默,心里有些烦躁“你为什么会昏倒?

温以瑶想起这些天的失眠,谎说“低血糖。
季斯年自然不信,以前她从没突然晕倒过。
他站起身,语气不容置疑“和节目组解约,你回家去。
闻言,温以瑶蹙眉“为什么?
“你留在这儿只能添乱。
想起今天在现场昏倒的她,季斯年语气更加冷。
原来在他眼里,自己只会添乱。
温以瑶鼻尖一酸,但她还是忍着哑声说“我的事不用你管。
季斯年语一窒,心里怒气涌上,摔门离去。
之后的录制,季斯年再没看过温以瑶一眼,仿佛她不存在一样。
等到节目全部录制完成后,温以瑶收拾好行李回家。
刚进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季斯年。
她抿了抿唇,终究还是一言未发,转身上了楼。
她怕一开口,他们就会吵架。
温以瑶的身影消失在二楼,季斯年握着酒杯的手微微收紧。
他仰头将酒一饮而尽,然后起身,向楼上卧室走去。
温以瑶正坐在床边收拾衣物,听见卧室门被推开,抬头就见季斯年走进来。
她愣了下,没等反应过来,手臂就被一把钳住,而后被压倒在了床上。
紧接而来的,是季斯年微凉的吻!
他眼中涌动的意味分明。
温以瑶看着有些慌,季斯年已经有半年没碰过她了,现在却突然……
她扭头避开他的唇,用力想将人推开“放开!
他们之间还有太多事没说清楚,不该是这样的发展。
季斯年感受到她明显的排斥,心中无端升起怒意“这不是你想要的?
闻言,温以瑶一愣,想起了录制长廊上被他躲开的那一吻。
也终于清楚了他现在的行为是什么意思。
一颗心像是掉进了苦海,苦涩弥漫上了喉间。
温以瑶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爱了四年的男人,突然就失去了力气。
吻再度侵袭,她不再挣扎,只是沉默地接受着,一抹泪慢慢从眼角滑落……
夜深而冷,唯有一盏暖灯照了整夜。
醒来时,身边已经空了,整个别墅寂静的像座孤岛。
身上传来阵阵酸痛,温以瑶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出神。
昨夜的那一幕幕像开闸的洪水一般,冲垮了她心里最后的防线,她的世界好像在一瞬间倾塌、崩溃。
温以瑶知道,自己的病又发作了,她应该去吃药。
可她只是躺在那儿,像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时一样蜷缩着,环抱着自己。
后来,温以瑶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再醒来时,她只觉得手腕疼痛不已。
温以瑶低头看去,才发现上面多了道伤口,正缓缓流着血!
第九章 光消失了
手腕处生命流逝的感觉让温以瑶瞬间心慌。
她连忙用另一只手死死按住伤口,想要阻止血流出来。
疼痛不断传来,失血连带着眼前都有些发晕。
温以瑶强撑着找到医药箱,也没涂药,只是用纱布缠住。
一层,一层。
血洇透纱布,她不知道缠绕了多少层才将那红掩在白色之下。
包扎好伤口,温以瑶拿出手机,给很久没联系过的心理医生方牧打了电话。
了解到她的情况后,方牧沉默片刻,才沉声说“自残这种行为只有重度抑郁才会出现,你必须马上进行心理疏导,甚至要住院观察。
温以瑶并不意外,她低头看着手腕上厚厚的纱布,闷声说“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她坐在地上愣了很久,眼中一片黯色,瞧不见半点光茫。
半晌,温以瑶回过神,拿起手机点进了微博。
点开季斯年的微博首页,她慢慢翻看着。
最新的一条,是两分钟前发的,季斯年和白榆合作的那部电影的宣传。
点开评论,第一条就是白榆的。
“再次跟梁哥合作,很开心!后面还加了两个红心的表情。
温以瑶只觉得刺眼,她移开视线,退出评论。
可下一秒,目光落在季斯年的微博头像上,再也移不开。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换了新的头像。
季斯年把那张他用了三年的,她亲手拍的头像换掉了!
温以瑶手指微颤的拂着屏幕上他的新头像。
原来,季斯年的改变早有迹象,只是她没有注意而已。
可四年啊,怎么能说变就变呢?
温以瑶想不明白,也想要一个答案,哪怕不是她想听到的答案,她也想听他亲口说。
她给季斯年打了电话。
冰冷的机械声响了很久,久到她以为他不会接起时,电话那面终于传来男人毫无情绪的声音。
“什么事?
闻声的那一刻,温以瑶的手不禁收紧,腕间传来一阵疼。
她哑声开口“为什么换了微博头像?
电话那头的季斯年轻轻皱眉,没想到温以瑶打来电话就是为这件事。
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回答“看腻了,就换了。
心倏地像是被人捏紧,温以瑶鼻尖发酸“你看腻的是头像,还是我?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能不能不要胡闹?季斯年的声音中带着丝丝的疲惫。
听到他这么说,温以瑶心里发苦。
明明变的人是他,现在却全成了自己的错。
温以瑶深吸了口气,缓声说“季斯年,我们……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电话里传来的一道熟悉的女声打断。
“梁哥,你看这件衣服怎么样?
是白榆。
温以瑶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捏紧了脖子,喘不过气。
可她强逼着自己发出声音问“你在哪儿?

小说《季斯年温以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畅销小说季斯年温以瑶》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