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搞宅斗?不可能的,我只想躺平文章全文

>

搞宅斗?不可能的,我只想躺平文章全文

越长风 著

古代言情 搞宅斗?不可能的,我只想躺平 鹤安柳月如

古代言情《搞宅斗?不可能的,我只想躺平》,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鹤安柳月如,作者“越长风”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她穿书了,穿成了禁欲丞相的糟糠之妻。熟知剧情的她知道,自己面临的结局十分糟心。但,好在,她这次能改写了。与其在内院宅斗,不如想办法为自己的将来打算。留不住男人的心,那就斩了!慢慢的,她将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一门心思搞事业上。就在她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时,一直分房睡的相公突然就改过自新了?!...

来源:cd   主角: 鹤安柳月如   更新: 2024-06-17 03: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搞宅斗?不可能的,我只想躺平》这部古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越长风”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搞宅斗?不可能的,我只想躺平》内容概括:“那就随她去吧”随她去?阮清欢不悦的仰起头:“裴家与阮家向来没有瓜葛,这个时候裴冲突然接近晓月,我担心,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但你妹妹不明白,又有何用?”阮清欢坐开了些,侧身看着他:“你知道,裴冲对阮家图谋不轨?”鹤安听了这事,—点都不意外,以他的城府,怎么可能猜不透这事?“放心,有我在,裴冲还没那个本事”鹤安并不在意,安抚的揽过她的肩膀:“靠着小憩—会儿,到了我叫你”阮清欢的担心并非杞人忧...

第9章

经鹤安这一么一闹,两人的事算是暂时糊弄过去了。

阮清欢简单洗漱后便去了母亲院里,如此鹤安也好沐浴。

翠景轩中,周云芝听了刘嫂的话,提着的心放回了肚子里,若丞相是真心待清欢的,她自然也高兴。

阮清欢推开门后,左右瞧了瞧,周云芝知道她在找什么“别看了,你爹在偏院。

果然不出所料,昨晚,就是母亲的托词。

自打叶芳入府后,娘便再没让爹爹在翠景轩中歇息过。

周云芝心疼的拉着女儿坐下,又吩咐刘嫂去厨房炖些补品,房中只剩她们母女二人,周云芝才问道“身子可有不适,要不,娘找个大夫给你瞧瞧?

起初阮清欢没听明白,直到听母亲继续道“刚开始这几日,怕是有些难熬的,待时间久了,慢慢会好的,等将来,你给鹤安诞下一儿半女,主母的位子便稳了。

阮清欢脸上飘起一抹红霞,羞赧低头“娘,说这些干什么?

“娘又不是外人,你怕什么?

的确不是外人,但这种事拿到明面上说,就算是现代人的阮清欢也实在难以接受。

想着母亲昨晚还派刘嫂来听房,阮清欢真盼着能快点回相府,至少,不必再演戏了。

正说着话,偏院中突然传来吵闹声,仔细一听,像是叶芳在哭闹。

周云芝烦闷叹气“不必理他,定是不想让你爹出门,故意的。

阮清欢也这么觉得,这样的事,早在她出嫁前也时常发生,叶芳的那点手段,也就能骗得了她那看似精明,实则自负的老爹了。

可听着听着,两人都觉察出不对劲,平日里小吵小闹的,一会就会平息,可今日,事情似乎越闹越大,叶芳的哭声变得歇斯底里,一波高过一波。

“老爷,您不能赶我走啊,我一心一意来京城投奔您,我愿意为您生儿育女……求求您,别赶我走……

“你呀,真是不长脑子。本来只是演个戏给鹤安看看,哪知叶芳却不会看眼色,真以为他不管她了,说什么也不肯搬去外面。

阮承富眼见隔壁院中的夫人,戏还得演下去,干脆一甩袖子,走了。

周云芝疑惑之余,心绪纷乱,当初为了将这个女人接进门,阮承富好话赖话都说尽了,怎么会突然将人赶出去?

阮清欢也没想到会闹这么一出,突然想起昨日鹤安与父亲在书房下棋,能左右父亲想法的,只怕祖母的话都未必管用,这么看来,只能是鹤安了。

难道真是鹤安给父亲施加压力,他才不得不将叶芳赶出府去?

原书中,叶芳在阮家落魄后,跟一个外面的姘头跑了,当时父亲依旧执迷不悟,以为叶芳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直到阮家倒了,亲口听叶芳说肚里的孩子是别的男人的,父亲才万念俱灰,又气又悔,当晚便病倒了,挨了十余天后撒手人寰。

虽说叶芳被赶出府,阮清欢心里是高兴的,但她也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随着她的改变,原书中的许多事,似乎都变了。

也就是说,一些人和事,便不像之前那般容易掌控,她先知剧情的金手指未必会有用了。

一股不安隐隐泛上心头,阮清欢不由想起,昨晚鹤安如同恶狼般的眼神,心头一阵,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她也许可以提前与其和离,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自过好自己的日子。

在阮府的两晚,因为有刘嫂守着,阮清欢只得和鹤安共处一室,且都是每日清早叫水沐浴,倒也没引起什么怀疑。

倒是鹤安,觉得阮清欢有些不大对劲,自打上车后便神情恍惚,似乎在想事情。

“这两日,父亲和母亲便回来了,夫人还是要做好本分,不要惹出事来才好。

阮清欢闻言,缓过神来“大人放心,我心中有数。

“那夫人打算怎么做?

她需要做什么吗?

想着想着回过神来,阮清欢保证道“大人放心,如果母亲问起来,我会说大人公务繁忙,所以才宿在书房。

鹤安“……

“我这么说,不合适?阮清欢见他眸色越来越深,不确定的问“那大人觉得,我该如何应对,才不会引得公婆怀疑?

鹤安深吸一口气,若不是他阅人无数,加上两日来的相处对她有了些了解,定会以为她是想引起他的注意,才会如此不修边幅。

新嫁妇该做的事,她是一样也不想做。

阮清欢见他神色依旧不缓和,也没有言明的意思,绞尽脑汁想了半天,突然灵机一动“要不这样,等母亲回来,我便借机去庙里为你祈福,这样能在寺中住上十天半月的,大人就不必担心惹公婆怀疑了。

“你确定,刚嫁入府就出门吃斋念佛,母亲不会生气?

也是啊,好像不那么合规矩。

阮清欢也想不出好办法了,那就剩下最后一招“那要不,大人回去便休了我?

“阮、清、欢。这三个字,几乎是从鹤安的牙缝里挤出来的。

突然伸手将坐在一侧的阮清欢拉进怀里,抵在车壁上“你以为我相府迎亲是儿戏吗?成亲五六日便休妻?

抬手捏住她的下巴,目光从她的眼渐渐向下,落在她温润嫣红的唇上。

“不是……你……唔……

鹤安的吻落下的猝不及防,阮清欢当即慌了,推拒之间反倒被他紧紧抱住,动弹不得。

外面是喧嚣扰攘的集市,任由各种声音钻入耳中,阮清欢的脑子却一片空白,直到快要窒息时,鹤安才总算放手,拖住她要瘫倒的身体“这才是夫人该有样子。

阮清欢恼火的对上他的眸子,脑子里有一万句问候他祖宗八代的话,最后却化成一句“你有病啊。

“王妃可以治治看。

阮清欢一噎。

她当然不敢真骂他,这个官天一级压死人的时代,鹤安对他们这样的商贾之家来说,绝对有只手遮天的本事。

只是一想到被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占了便宜,她还是忍不住生气。

长得帅了不起啊?

有力气了不起啊?

当大官了不起啊?

真以为她是好欺负的呢?

这些,阮清欢也只敢在心里腹诽一下,还没蠢到真去挑战鹤安的底线。

原书中,他助太子扫清障碍,登上皇位,腹黑手段和心狠程度,可不是闹着玩的。

“今晚,我回畅春园歇息。

下了马车,阮清欢逃也似的想回内院,就听身后传来这么一句,当即顿住脚步回头,眸光复杂的看向鹤安。

只见他不急不徐的过来“我既帮了你瞒住岳母,接下来,夫人不要让我失望才行。

小说《搞宅斗?不可能的,我只想躺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搞宅斗?不可能的,我只想躺平文章全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