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军事历史›替身皇帝,大婚之日假戏真做了全文

>

替身皇帝,大婚之日假戏真做了全文

只是大虾米 著

军事历史 替身皇帝,大婚之日假戏真做了 林止陌安灵熏

看过很多军事历史,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替身皇帝,大婚之日假戏真做了》,这是“只是大虾米”写的,人物林止陌安灵熏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替身 杀伐果断 美女 扮猪吃虎】刚穿越就被皇帝下令抓起来了?可他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啊!这百分百要掉脑袋了,可如何是好?本以为必死无疑,却不想皇帝提出了一个谁都没想到的要求。皇帝:“朕身体抱恙,有些事不方便做,如果你愿意做朕在外的替身,朕尚可留你一命。”他:“……”确定不是把他往火坑里推?无奈,为了活命他只能应下。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一件事就是替皇帝入洞房?他:“造孽啊!”...

来源:cd   主角: 林止陌安灵熏   更新: 2024-06-16 06: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叫做《替身皇帝,大婚之日假戏真做了》的小说,是作者“只是大虾米”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军事历史,主人公林止陌安灵熏,内容详情为:太和殿中一阵惊叫,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京城府尹堂堂三品大员,被这昏君说杀就杀了?林止陌单手提刀,缓缓扫视在场所有人:“朕,为天下百姓生计,为城外十几万灾民性命,杀这尸位素餐的狗官,你们,谁有意见?”朝堂上所有人满脸惊恐地看着他,没一个人敢说话。从古至今,朝堂中不是没有死过人,但是皇帝亲自动手杀人的,...

第16章

林止陌扫了一眼,一个都不认识,但猜也猜得到,都是宁嵩老狗一派的。

他心中一股愤懑之气几乎喷薄而出,狗多了还敢咬主人?

老子就不信了!

两名锦衣卫站在一旁静静等待,百官在此,他们什么都不敢做。

呛的一声,林止陌反手抽出一名锦衣卫的佩刀,挥手一抹。

一股血箭喷洒出来,李易死死捂着咽喉,满脸惊恐和不敢置信,口中荷荷有声,不过两三息时间,砰的一声倒地,死了。

太和殿中一阵惊叫,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京城府尹堂堂三品大员,被这昏君说杀就杀了?

林止陌单手提刀,缓缓扫视在场所有人“朕,为天下百姓生计,为城外十几万灾民性命,杀这尸位素餐的狗官,你们,谁有意见?

朝堂上所有人满脸惊恐地看着他,没一个人敢说话。

从古至今,朝堂中不是没有死过人,但是皇帝亲自动手杀人的,这是上下几千年的头一回。

林止陌现在满眼血丝,半身染血,状若疯癫,别说还有人敢说什么太庙祭告先祖,就是大气都没人敢再发出一声。

甚至连宁嵩都已经保持了沉默,因为他记得很清楚,皇帝只有三个月不到的生命了。

算了,和一条疯狗不必计较,万一搭上自己的命,不划算。

首辅不再出声,其他人更是没人敢说话。

朱弘看了一眼宁嵩,悄悄退回了六部之列,刚才踏出的那些人也全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退了回去。

林止陌等了片刻,冷笑一声,将刀还给那锦衣卫,看向何礼“何礼,京城府尹的替补人由你来定,今天就给我。

何礼出列,拱手“臣遵旨。

然而何礼身边一人踏了出来“启奏陛下,京城府尹一职关系重大,素来是由内阁商定,何大人还无权定夺。

林止陌冷声道“你又是谁?

那人一愣“臣,吏部右侍郎文博中。

嗯,现在认识了。

林止陌神色不变,依然冰冷道“身为吏部官员,司职天下文官任免升降调动,朕让何礼找个人选,你却要交给内阁,活都让内阁做了,你做什么?

文博中神色一变,李易的尸体还躺在那里,他的心里其实很慌。

宁嵩此时又开口道“陛下,文侍郎所言非虚,四品以上官员任免皆由内阁遴选,此为惯例。

林止陌点点头,竟然没有再争“好,那就依然由内阁选定。

不知多少人松了口气,随即心中嗤笑一声,废物就是废物,刚才虽然杀了个李易,但那是胖子自己找死。

这傀儡皇帝就该有自知之明,头回亲自把持朝会乖乖看着就行,还敢跟宁首辅斗,你斗得过么?

可林止陌接着又道“既然如此,何礼,你来列个备选名单,让内阁去敲定。

何礼深深一拜“臣,谨遵圣谕!

老学究只觉无比痛快,他的吏部左侍郎一职是林止陌给的,可吏部之中有不少是宁党,尤其是这个右侍郎文博中,这两日根本就没给他交接什么吏部工作,反而处处作对。

他悄悄看了一眼上首的林止陌,心中激荡。

陛下,终于是一改往日荒唐,在向明君而行了!

宁嵩嘴角微微动了动,没再说什么,文博中见状也颇觉无趣,讪讪地就要退回队列。

可就在这时,林止陌又开口道“等等,文侍郎,朕这里有些东西,你来听听。

陈平从怀中掏出一个册子,翻开,高声诵读,“文博中,弘化六年九月廿三,收取银十八万两,私调成禾县令吴大彪为均州尹,弘化六年十月十九,收取银二十万两及玉如意一双,私调甘州尹马文旭至衡州尹……

空旷安静的太和殿内,陈平的声音响彻,细数文博中的一桩桩受、贿事实。

所有人目瞪口呆,望着上方端坐面无表情的林止陌。

昨天才给锦衣卫换了血,今天就已经掌握了百官的动向和私密?

他还是以前那个只会暴怒发狂却毫无用处的姬景文?还是那个被架空的废物皇帝?

就连宁嵩也终于抬起头,眉头微皱,恰好林止陌也在看他,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仿佛碰出了一道电光。

当他昨天收到消息,得知皇帝用蛮不讲理的雷霆手段收回锦衣卫时,就知道事情出了些意外了,但是他并不在意,这些依然在他可控范围内。

然而今天他发现似乎自己错了,锦衣卫才刚收回,这昏君已经敢在朝堂上杀人了。

林止陌抬了抬手,陈平立刻闭口。

“这才说了几条,已经百万之数了吧?文博中,你这么能赚钱,不去户部真是屈才了,呵!

林止陌的一声冷笑,让文博中大惊道“陛下,臣冤枉,冤枉啊!

“你的意思是被诬陷了?

林止陌哦了一声,“那好办,陈平,安排人去文侍郎家里搜一搜,为文侍郎证明一下清白。

文博中脚下一软,直接瘫倒在地,面色惨白到毫无血色。

全场寂静,这个时候没人同情文博中,而是有许多人在心中暗自忐忑,都各自猜测着自己干的那些龌龊勾当是不是也被锦衣卫查了去,记在了那个可怕的小册子里。

这一刻,百官戚戚。

陈平又唤来两名锦衣卫,将文博中拖了下去。

今天一早,他就带了足足一个百人队来了,这,也是林止陌上朝的底气。

虽然在政务上他还是拿宁嵩没有办法,但弄掉个李易、文博中恶心一下宁老狗还是不错的。

林止陌心情大好,但宁嵩的忍让应该已经到了警戒线,他也只能适可而止。

今天就先这样,带泥的萝卜,吃一段洗一段。

他看向宁嵩“多地灾情就劳烦宁首辅费心吧,至少先解百姓的燃眉之急方为要紧。

宁嵩拱手“臣,谨遵圣谕!

“还有。

林止陌看向六部,“天灾不可抗,但还有人祸,兵部,为祸沿海的逶寇之乱你们目前可有何举措?

一个相貌清癯目光锐利的老者踏上一步,正是兵部尚书徐文忠。

“回禀陛下,兵部已从江淮福建各地调兵五万增援。

还是兵部靠谱,这老头,不错!

逶寇之乱没那么快平息,急不得,只能耐心等消息。

林止陌点点头,站起身,金台下的鸿胪寺官员高唱一声“退朝!

殿中百官各自用复杂的目光送林止陌离去,各怀心思。

“陛下真要出宫?

某座无人的偏殿内,陈平有些担忧地问道。

现在京城外围到处是灾民,他这个新任的锦衣卫指挥使只觉得压力山大。

林止陌脸上没有半点高兴之色,太和殿上他是占了点上风,但那也只是宁嵩觉得他快挂了,懒得和他计较而已。

妈的,丢人!

他在王青的服侍下换着衣服,哼道“十几万灾民在城外,他们睡得着,朕睡不着!

王青忽然跪了下来“陛下圣明!

林止陌愣了一下,他看到了王青眼中似有泪光闪动。

“奴才幼时也是受灾逃难来的京城,爹娘都……饿死了。

林止陌默然,他明白了王青的心情,那个时候如果官府伸手管一管,他爹娘或许就不会饿死了。

他拍了拍王青的肩膀,轻叹一声“走吧。

……

出了宫,离开内城,穿过熙熙攘攘鳞次栉比的大街,来到德胜门旁。

透过城门,远远就能见到城外道路两旁满是衣衫褴褛饥饿虚弱的灾民,麻木而机械地朝着每一个路过的人伸出手。

然而并没有几个人理会他们,偶尔有路过的也都是视若不见,匆匆而过。

林止陌不由得握起拳头,他来自那个和平富饶的蓝星,就算是当初在电视上都没见过这么多的灾民。

“走,出城看看。

他话刚出口,旁边一名守城军的军士就提醒道“城外现在不太平,你若是没事别出去。

林止陌摇摇头,还是毅然行去,陈平王青跟随左右,另有二十名穿着常服的锦衣卫坠在身后。

一路走,一路看,林止陌没有对任何一个伸手乞讨的灾民施舍。

他一个人救不了多少,而且一旦他给了,将再也走不了了,如潮的灾民会团团围上将他拦住。

不知道走了多远,路边的灾民还是很多,都各自三三两两或躺或坐,眼神空洞,神情麻木,似是已经失去了生的渴望。

林止陌一言不发,就这么边走边看,忽然他停住了。

前方是一个刚被掘出来不久的大坑,坑里堆着一具又一具尸体,有男有女,有老人有孩童。

在坑边有许多灾民木然地看着这些尸体,显然其中有他们的父母兄弟和孩子。

林止陌的心情无比沉重,又无比愤怒。

现在才初春,地面还冻得很硬,这些灾民就这么席地而卧,若是再没有救济,恐怕一夜寒风吹过又不知要死多少人。

就在这时,陈平忽然指着远处道“主子,你看那里。

林止陌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几人在灾民之中穿梭着,穿的甚是富庶,旁边还有两个提刀的捕快。

他们一手用帕子捂着口鼻,目光则是像在挑选牲口,随手一指,就有一个孩童被点中,然后丢下一个布袋,将孩子带走。

有当爹妈的不舍得,两个捕快就会提刀恐吓,甚至掌掴脚踹,硬生生将孩子抢走。

那些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和父母被打倒在地后伸手想抓住孩子的样子,像是一根根针似的,深深刺痛了林止陌的心。

“大武律法管不了他们么?光天化日之下,强抢孩童?

陈平摇头答道“不是抢,他们名义上是买,这几个是人牙子,趁这当口买娃娃,一小袋陈米就能买一个,当然,他们看上的由不得你不卖,回去洗干净换身衣服,转手就能卖个好价钱。

王青的脸色则很难看,显然是想起什么可怕的记忆。

他补充道“若是卖到富贵人家倒也罢了,但有不少是被卖入窑子,就连男童也被人收去做了娈童……奴才幼时就曾差点被买走。

轰!

林止陌的怒火终于彻底爆发,紧咬着牙一字一顿道“陈平,去把那几个王八蛋拿下,老子要!杀!人!

小说《替身皇帝,大婚之日假戏真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替身皇帝,大婚之日假戏真做了全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