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祁云渊温琉璃

>

祁云渊温琉璃

沈阙 著

沈阙温琉璃 现代言情 祁云渊温琉璃

现代言情《祁云渊温琉璃》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沈阙”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沈阙温琉璃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  百姓们纷纷将矛头对准沈阙:“大奸臣,温将军为国为民,你有什么资格扣留他的尸体?”   “大魔头,我看你就是坏事做多了,活该孤独终老,这辈子,都娶不...

来源:1   主角: 沈阙温琉璃   更新: 2024-06-12 07: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长篇现代言情《祁云渊温琉璃》,男女主角沈阙温琉璃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沈阙”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可若他的身世被发现,温家免不了一场灭门之灾。他依旧会害死璃儿。因此他选择远走,保全璃儿。可现在……温向烛攥紧手,直视着温父:“因为我发现,无论如何我都无“傻丫头,别哭,我回来了...

第4章

他还年轻时,不会掩藏自己的感情,被温父看出来他心悦自己的妹妹。 温父发现后,明令禁止不许他再接近温琉璃。 因为少有人知晓他只是温家养子,若是他与温琉璃有些什么,被人发现,会坏了璃儿名声。 他不怕,大不了他娶。 可若他的身世被发现,温家免不了一场灭门之灾。 他依旧会害死璃儿。 因此他选择远走,保全璃儿。 可现在…… 温向烛攥紧手,直视着温父“因为我发现,无论如何我都无
“傻丫头,别哭,我回来了。
看到青鸢,便想起温向烛在边关时给她安排的丫鬟恒儿。
温琉璃与温向烛回来了,却没有将恒儿带回来。
回来时,恒儿本是请求温向烛将她带回来的,可温向烛拒绝了。
温琉璃替青鸢擦去眼角的泪珠“这些日子,我父亲身体怎么样?
青鸢笑着,但还有一丝哽咽“将军除去每日担忧小姐和少爷,其他都还好,而且国师每日请宫中御医为将军调养身体,现在将军身体比您离开之前还好呢。
闻言,温琉璃愣住了。
沈阙?
他将父亲囚禁起来,却还请御医为父亲看病。
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过很快,温琉璃便将此事抛之脑后。
她更担忧的是,此刻温向烛与温父的谈话。
她甩开众人,偷偷来到松竹院外偷听。
屋内。
昏黄的烛光闪烁着。
温向烛跟随温父进入了屋内,便只看到眼前摆件,书籍等扑面向他砸来。
随之而来是温父震怒的声音“当初你向我的保证呢?你便是这么对我,对你妹妹的,你……那点心思不收着点,让你妹妹如何自处。
这还是温父第一次发如此大的脾气,从未如此失控过。
温向烛蹲下身,缓缓将砸在地上的东西捡起“她知道了。
“她知道,她……温父呢喃着这一句话,又是低头一阵寻找能扔向温向烛的东西。

温向烛将手中的东西放到一旁,温父够不着的地方。
温父找不到趁手的东西,气急看着他,胸口一阵起伏。
“当初你离家时向我保证过,你永远不会让璃儿知晓你对她的心思,宁愿永远待在边关,可现在你为何食言了?
温向烛垂眸,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
他还年轻时,不会掩藏自己的感情,被温父看出来他心悦自己的妹妹。
温父发现后,明令禁止不许他再接近温琉璃。
因为少有人知晓他只是温家养子,若是他与温琉璃有些什么,被人发现,会坏了璃儿名声。
他不怕,大不了他娶。
可若他的身世被发现,温家免不了一场灭门之灾。
他依旧会害死璃儿。
因此他选择远走,保全璃儿。
可现在……
温向烛攥紧手,直视着温父“因为我发现,无论如何我都无法保全她。
“所以,这一世,哪怕舍弃我的命,我定要护她一世无虞。

屋外。
温琉璃猫着身子,竖着耳朵偷听,却什么也听不清,不由有些气馁。
忽然间,“吱——一声,门开了。
温琉璃急急忙忙躲藏。
温向烛温和的声音便传来“出来吧,别躲了。
被发现了。
温琉璃别别扭扭的来到温向烛面前,仰头望着她,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担忧“哥哥,父亲是否责备你了,为了何事?
“父亲知晓我心悦你,教训我呢。
闻言,温琉璃心中震惊不已“父亲也知晓?!
温向烛点头,大方承认“嗯。
他看着她,眸光越发的温柔。
他不是承认,看着温琉璃手足无措的样子,还挺有趣的。
温琉璃倒吸一口凉气“那你们……父亲何时知晓的?
她本想问他们二人紧闭房门在里谈了些什么,可中途又改了口。
“想知道?
“嗯。
可惜,这次温向烛并未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沉吟片刻后,提出了一个条件“你陪我做一件事,我便告诉你。
温琉璃心生退意。
她觉着,自己也没那么想知道。
“不用了……说着,温琉璃便转身要离开。
可却被温向烛抓住。
温琉璃转头,便见他扬唇一笑“今日先好好休息,明日巳时一刻,我们府门前见。
他自顾自便决定了明日的行程,随即才松开手。
温琉璃回了房,便休息了。
翌日。
刚巳时,如意院。
温琉璃坐在铜镜前,青鸢一双巧手,替她梳了个流云髻,看起来娇柔婉约。
“小姐,今日要带哪个簪子?青鸢拿着一排簪子供温琉璃挑选。
“就这个吧。
温琉璃看中了坠着一颗红宝石的,定能吸引别人的目光。
青鸢拿起簪子帮她带上,望着铜镜里明艳照人的她夸赞道“小姐今日打扮得真好看,很适合见心上人。
温琉璃看着镜子里眉目含春的自己,忽地笑容一僵。
她在做什么。
只不过是和自己的哥哥有约而已,普通邀约。
温琉璃掐住自己的手,在心中默念。
只把温向烛当哥哥……
良久,温琉璃将簪子拔下“青鸢,替我重新挽个发髻。
等温琉璃来到府门前时,早已过了约定时刻。
温向烛已在那等候。
“哥哥,久等了。
温向烛转头,便愣在原地,眼底闪过一抹惊艳。
只见温琉璃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
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温向烛脱口而出“璃儿,你今日真美。
温琉璃努力低垂着头,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可开口,声音还是含羞带怯“哥哥。
温向烛正色道“走吧。
上马车时,温向烛率先上去,随后伸手去牵温琉璃。
温琉璃上马车时,瞥见不远处停着的一辆墨色,标志着国师府的马车。
与马车里的沈阙目光相碰撞。
愣了愣,还是入内。
令一段,沈阙面色黑沉。
今日温向烛一席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
两人相交时,衣炔交缠在一起,颇为相配。
沈阙闭眼,遮住了眼底冰冷的戾气吩咐道“跟上去。

马车缓慢行驶在繁华的街道上,耳畔传来叫卖声,好不热闹。
“卖糖葫芦了。
温向烛掀开帘子“去买串糖葫芦,下车。
温向烛拉着温琉璃便下了车。
隐匿在人群中跟踪的人只看到两人中途停下来买了一串糖葫芦。
之后马车便在城中绕路。
绕了两圈后,才发现不对劲。
一查看,马车内的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
阡陌巷。
人烟稀少,苔痕上阶绿。
倏然,温向烛揽着温琉璃的身影从屋檐上落下,温琉璃手上还拿着一串鲜红的糖葫芦。
温向烛松开她“好了,跟踪的人甩掉了,我们进去。
言罢,向着正对着巷子的那道门走去,推门而入。
温琉璃跟着进去,打量起来。
这是一座稍旧的宅子,一进去,便被假山挡住了路。
温琉璃正在寻找入口,便忽地被温向烛拉住了手“走。
温向烛拉着她跃起,随后跌入了层峦叠嶂的假山之中。
“哐——
假山随之移动,开辟出一条道路来。
温琉璃觉得有些稀奇“这是一个阵法?
温向烛也没隐瞒,牵引着她向阵法深处走去。
温琉璃微微抬头,前方温向烛坚毅的下颚线映入眼帘,心中微动。
她知道,屋舍里设有阵法,肯定藏了很重要的东西。
至少对温向烛而言,很重要。
温向烛显然来过许多次,对阵法熟知,不一会,便带着她穿过了阵法。
阵法里面别有天地。
正当温琉璃打量这座宅子时,忽然眼前出现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妪,一袭黑布素衣,头发挽起。
乍一看,还以为是恶鬼。
温琉璃骤然受到惊吓,躲到了温向烛身后。
那老妪瞧见温向烛,恭恭敬敬的行礼“少爷。
温向烛与老妪交谈起来“婆婆,我带妹妹来看看。
老妪那诡异的目光落在温琉璃身上,瞬间便明白过来“原来是温将军的女儿,老身失礼了。
瞧着她恭敬的样子,温琉璃也渐渐舒了一口气。
只听温向烛道“婆婆,准备一下,我要祭拜一下爹娘。
“好。老妪还是瞥了温琉璃一眼。
温向烛将她拉到一边。
温琉璃没听到他们交谈什么,靠近时,只听到温向烛对老妪道。
“她不仅是妹妹,还是我心仪的女子。
温琉璃闻言便有些不好意思了,避开了温向烛投来的视线,装作无事发生。
温向烛回到她身边,解释道“婆婆是当年国师府上的老仆人了,当初便是她将我藏了起来,才得以活命,现如今在这守了一辈子的祠堂。
随后便等着老妪准备东西,与温向烛一道开了祠堂,祭拜温向烛的族亲。
国师府。
去跟踪的人回来向沈阙禀告“大人,我们被发现,在湘云街便跟丢了。
闻言,沈阙骂道“废物!
屋内被低气压笼罩得喘不过气来。
这时,门房进来通传“大人,长公主来了,长公主道有要事告知。
沈阙拂袖让人下去“继续去探。
下人离去后,昭和长公主便入内了。
沈阙没有起身迎接“长公主来作甚?
昭和伸手,身后的宫女便递上一个荷包。
她作势要帮沈阙系上。
沈阙婉拒“殿下千金之躯,这种针线活,交给下人做便是了。
昭和长公主面色惨白,僵在原地。
一旁的宫女看不下去了,义愤填膺道“国师

小说《祁云渊温琉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祁云渊温琉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