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柳沁窈萧皓年阅读全集

>

柳沁窈萧皓年阅读全集

柳沁窈 著

柳沁窈萧皓年 现代言情

《柳沁窈萧皓年》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柳沁窈萧皓年,讲述了​本就有些疼痛的头更加转不过来弯,柳沁窈面带痛苦地捂住脑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在这儿?又怎么受了伤? 任凭她努力的回想,然而所有记忆都只停留在...

来源:1   主角: 柳沁窈萧皓年   更新: 2024-06-12 06: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柳沁窈萧皓年是现代言情《柳沁窈萧皓年》中的主要人物,梗概:”闻言,萧皓年眉头一拧:“柳沁窈,你非要执迷不悟吗?”柳沁窈忍着咳嗽,哑声反问:“我执迷什么?我又该悟什么?”每个字似是都倾注了她所有的委屈和愤恨。直到此刻她才真正明白,当初掉入陷阱的不是萧皓年,而是她。那泪眼迷蒙的双眸似是刺痛了萧皓年心的某一处,他紧了紧拳头,毅然甩袖而去。待那脚步声消失,柳沁窈才...

第2章

雨渐渐变大,雨水淅沥沥地落在山寨的断壁残垣上。 一片焦黑的废墟前,柳沁窈“咚的一声跪了下来,失声痛哭。 “爹,对不起…… 她紧抓着手中的纸鹤,眼泪伴着雨水不断滑落。 然再想起昨夜萧皓年对她的掠夺,一种难以启齿的羞愤占据了她的心。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似是震碎了柳沁窈最后求生的心。 她穿上沾了血的喜服,一步步走向已经成为平地的大堂。 将食指放在齿间狠狠一咬,尖锐的疼痛却
见他油米不进,萧王氏又气又无奈地扔掉手中的剪刀。
萧府。
萧皓年手倏然一松,柳沁窈踉跄着摔倒在地。
见她被灼伤的右手死死攥着一只纸鹤,萧皓年心头不觉一窒,然那颓废的模样却让他更为不悦。
“你从前不屈不挠的傲骨去哪儿了?萧皓年冷硬着嗓音嗤问着。
柳沁窈惨淡笑道“我就算是铁骨铮铮,又怎扛得过你们的暗箭伤人。
闻言,萧皓年眉头一拧“柳沁窈,你非要执迷不悟吗?
柳沁窈忍着咳嗽,哑声反问“我执迷什么?我又该悟什么?
每个字似是都倾注了她所有的委屈和愤恨。
直到此刻她才真正明白,当初掉入陷阱的不是萧皓年,而是她。
那泪眼迷蒙的双眸似是刺痛了萧皓年心的某一处,他紧了紧拳头,毅然甩袖而去。
待那脚步声消失,柳沁窈才咳嗽出来。
她喘着气,看着手中沾了血的纸鹤,终是落下泪来。
不一会儿,一个身影忽然站在她面前。
柳沁窈抬头望去,不由一愣。
眼前挽着妇人髻的女子面容秀美,举手投足都很萧婉贤淑。
她知道,这女子就是沐婉仪。
沐婉仪见柳沁窈这般模样,心中不由生了丝同情。
她俯身将人扶到榻上,安慰道“姑娘看着不像别人说的那样十恶不赦。
说着,沐婉仪从腰间抽出一块手帕,将柳沁窈的受伤的手轻轻包住。

柳沁窈不言,心中一直在想着萧王氏烧掉她所有纸鹤的事。
沐婉仪叹了口气“姑娘可别记恨老夫人,她有她的苦衷。
闻言,柳沁窈微滞的眸色一暗“为什么?
沐婉仪回道“十八年前,她就在羽鸣山被山贼所劫,在山上被困多年,逃出来时遇上了萧老爷才得以脱离苦海。
第九章 兄妹
听了沐婉仪的话,柳沁窈愣了。
十八年前被山贼所劫,又被困了几年逃下山。
瞬间,她心头猛地一震。
自她记事起,山上只有娘一个女子。
二当家说自从娘有了她以后,爹就不许他们把女人带上山。
如此说来,萧王氏其实是她亲娘,那她和萧皓年岂不是亲手足!
再想起萧王氏这些日子对她的恶语,说她是耻辱,说她罪孽深重,甚至要她常伴青灯古佛赎罪……
柳沁窈恍觉心都在此刻崩塌了,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支离破碎。
沐婉仪看她失魂落魄的模样,微叹了口气后离开了。
整整一夜,柳沁窈都没有合眼。
她靠在床榻边,怔怔看着手中最后一只纸鹤。
直至次日的深夜,她仍旧那样看着。
“阿容乖,等你折完五千只纸鹤,娘就来接你。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娘和萧皓年的声音在耳畔不断回荡,柳沁窈压着心头的钝痛无声落泪。
“吱——!
一声轻轻的推门声,身着常服的萧皓年走了进来。
柳沁窈目光一转,却未回头。
坐在榻上的人双眼红肿,眼神黯淡无光,萧皓年心底划过一丝闷疼。
他抬手一扬,一件红色的喜服砸在了柳沁窈的身上。
柳沁窈眸色一紧,似是被这片喜红刺伤了双眼。
这是她娘当年穿过的,也是她穿过的。
十多年来,她一直视若珍宝,可如今再看却仿佛看见娘在被爹强娶之时有多抗拒厌恶。
可娘又怎知爹临终前还一直想着她。
柳沁窈眼神一凛,起身抽过桌上的剪刀,拿起喜服就要剪。
萧皓年一愣,飞快地抓住剪刀。
“你干什么?玛⃠丽⃠
愠怒的声音伴随着鲜血的滴落,如同细针缓缓刺进人心。
柳沁窈抬眸,嘶声道“你杀了我吧。
闻言,萧皓年神情一滞。
“像杀了他们那样,一剑杀了我。
柳沁窈又道,然而这般云淡风轻的语气却难掩眼中的落寞。
望着那双无神的眸子,萧皓年呼吸微窒“你的命是我的,杀不杀由我说了算。
寒凉的一句话换来柳沁窈凄然一笑。
见她慢慢地放下了手,萧皓年也放开了手。
谁知下一刻,柳沁窈举起剪刀,直往自己胸口刺去。
萧皓年一惊,扼住她的手腕将剪刀夺过,怒不可遏“你是不是疯了!
柳沁窈满眼哀戚“疯了,我疯了才会喜欢你。
萧皓年眼眸一沉,冷声问“你后悔了?
“悔。柳沁窈忍着心中翻涌的悲痛,继续道,“更恨!
悔的是不该救萧皓年,而恨的却是如同废物般的自己。
当得知萧王氏是自己亲娘时,她早不知该如何面对现在的一切。
短短三字竟让萧皓年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慌意,他下颚一紧,倾身将柳沁窈按在榻上。
“晚了。
似是从牙缝间挤出来的回应就像刀刃划在柳沁窈的身上。
她惊慌失措地推着身上疯狂撕扯她衣裳的人“不可以!我们是……
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解释被尽数堵在嘴中。
一次次带着报复的侵占让柳沁窈几欲昏厥,她噙泪望着地上的喜服,心如刀割。
侵晨。
淡青色的光线从窗户照进房内,映着一片混乱的床榻。
身上之人早已离去,柳沁窈看着榻间那堪比喜服还要刺眼的落红,万念俱灰。
刚亮的天再次陷入阴沉,远处的闷雷开始渐渐靠近。
萧王氏一人跨入房内,见柳沁窈木偶般坐在脚踏上,心不由多了丝不忍。
然再看见榻上那梅花瓣似的血色,她脸色一变,不忍顷刻变为嫌恶。
“嘭的一声,一个沉重的钱袋砸在柳沁窈身上。
“里面有十两黄金和三十万两银票,你走吧,永远都不要出现在萧家人面前。
第十章 吞金
柳沁窈黯淡的眸光闪了闪。
她望着一脸冷漠的萧王氏,枯木般的心更如刀绞。
她想质问她为什么不认她,可那句“因为你是耻辱犹在耳畔。
或许从一开始,娘就不想生下她。
柳沁窈咽下满心酸苦,默默将地上的喜服和纸鹤收好,跟着被萧王氏叫来的丫鬟从后门走了。
马车一路驶出京城五里外后,她便被赶下了车。
茫茫黄土,细雨绵绵,柳沁窈看着马车远去,颤颤巍巍地转身往羽鸣山方向去了。
雨渐渐变大,雨水淅沥沥地落在山寨的断壁残垣上。
一片焦黑的废墟前,柳沁窈“咚的一声跪了下来,失声痛哭。
“爹,对不起……
她紧抓着手中的纸鹤,眼泪伴着雨水不断滑落。
然再想起昨夜萧皓年对她的掠夺,一种难以启齿的羞愤占据了她的心。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似是震碎了柳沁窈最后求生的心。
她穿上沾了血的喜服,一步步走向已经成为平地的大堂。
将食指放在齿间狠狠一咬,尖锐的疼痛却没有让柳沁窈感到丝毫痛苦。
她将指尖的血轻轻抹在苍白的唇上,竭尽全力勾起一抹笑容。
坐于台阶,柳沁窈看着手中已经湿透的纸鹤,唇角的笑意渐渐凝结。
她颤抖着深吸了口气,从钱袋中拿出一块金子。
透过这金光灿灿的财富,她却看见了自己曾经在林中御马飞奔的样子。
她收紧了手,将那金子死死攥了一会儿后塞进嘴中,恨命吞下。
声声雷鸣伴随着体内巨大的痛苦阵阵而起。
柳沁窈只觉五脏六腑都被烈火焚烧着,痛的她在地翻滚。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之子于归,宜其……
不知过了多久,那回荡于残垣中的声音渐渐消失。
柳沁窈半睁着眼,望着越发刺眼的天,紧攥衣襟的手陡然一松,砸落在满是雨水的地上。
刑部。
一声惊雷,震得萧皓年心头莫名一慌,屋外的雨声都觉得异常刺耳。
他皱眉往向窗外,缓缓放下手中的案卷。
不知怎的,他想起了柳沁窈。
她身体本就不好,昨晚他又那样对待她……
萧皓年紧绷着脸,心中不觉多了些许懊恼和不忍。
这时,一个拿着密函的捕快走了进来“头儿,何大人说临州一带马贼猖獗,当地官府束手无策,让咱们……
然他话还未说完,萧皓年忽然越过他走了出去。
雾雨迷蒙中,一匹骏马穿过京城街道,离城踏入黄土大路。
泥水飞溅,萧皓年攥着缰绳,目光落在不远处羽鸣山的方向。
他想起在押送柳沁窈回来之前,自己将装满纸鹤的木箱藏在了后山。
虽不知道那些东西对柳沁窈有什么意义,但若是她看见了,应该会开心一点吧。
入了寨,萧皓年勒紧缰绳,翻身下马。
然而才刚踏出一步,一种莫名的不安在心底渐渐漫延。
正当萧皓年准备绕路去后山时,不远处的一抹红色身影让他脚步一滞。
他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不想侧倒在台阶上的人是柳沁窈。
萧皓年心猛地一窒,跨上前将她抱进怀中。
冰冷的触感似是透进了心底,他眼眸一震,连同呼吸都不由放轻了。
不等他开口,怀中毫无声息的人手中松松握着的纸鹤掉落在地。
刺眼的鲜血从那微扬的唇角淌出,在惨白的面颊上划出一痕血线。
萧皓年瞳孔骤然紧缩,心恍如都停止了跳动。
“阿容——!
第十一

小说《柳沁窈萧皓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柳沁窈萧皓年阅读全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