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温絮如裴嘉叙畅销书籍

>

温絮如裴嘉叙畅销书籍

裴嘉叙 著

温絮如裴嘉叙 现代言情 裴嘉叙温絮如

《温絮如裴嘉叙》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裴嘉叙温絮如是作者“裴嘉叙”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护士将手机递到她的面前,她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眼睛有 了笑意,这还是裴嘉叙第一次主动给她打电话呢。 她哆哆嗦嗦的去拔氧气,护士制止她,温絮如摇了摇头。 ...

来源:1   主角: 裴嘉叙温絮如   更新: 2024-06-12 06:5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温絮如裴嘉叙》是网络作者“裴嘉叙”创作的现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裴嘉叙温絮如,详情概述:顾南庭咬牙,扬起手中的拐杖砸中裴嘉叙的脖子。他闷哼一声。林叶慌忙的去拦他,心疼裴嘉叙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别打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啊...

第3章

顾南庭向外拨了个电话“都过来,带大少爷上车。 很快,顾南庭的人到了。 裴嘉叙向四周扫了一眼,挽起了袖子。 我没有病 拳拳见血,顾南庭的人被打趴在地。 “来啊。裴嘉叙握了握拳头。 顾南庭咬牙,扬起手中的拐杖砸中裴嘉叙的脖子。 他闷哼一声。 林叶慌忙的去拦他,心疼裴嘉叙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 “别打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啊。 刚才那些人去抓裴嘉叙,但是碍于裴嘉叙的身份,不会真 的伤了他,但是顾南庭不一样。 顾南庭打他,他不会还手。
刘姨不在,厨房里甚至还煮了排骨,桌上两个红酒杯,两
份碗筷。
“桐桐生日。裴嘉叙抿紧唇。
他的头发遮住眼皮,看人时会有让人很难招架的凌厉感,
哪怕对方是他的父亲。
“死人过什么生日。顾南庭冷笑。
林叶见裴嘉叙表情不对,捏了顾南庭一把。
裴嘉叙眼神逼仄“你说谁死了?
他双拳握紧“就算是我死了她也不会死。 “桐桐比我小三岁,她一向健康。
顾南庭气的发抖“你怕是疯了。
电话里他本来对李彦的话存疑,但是现在他确定了,裴嘉叙脑子有问题。
顾南庭向外拨了个电话“都过来,带大少爷上车。
很快,顾南庭的人到了。
裴嘉叙向四周扫了一眼,挽起了袖子。
我没有病
拳拳见血,顾南庭的人被打趴在地。 “来啊。裴嘉叙握了握拳头。
顾南庭咬牙,扬起手中的拐杖砸中裴嘉叙的脖子。
他闷哼一声。
林叶慌忙的去拦他,心疼裴嘉叙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
“别打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啊。

刚才那些人去抓裴嘉叙,但是碍于裴嘉叙的身份,不会真
的伤了他,但是顾南庭不一样。
顾南庭打他,他不会还手。
“你看看他。顾南庭厉声呵道。
林叶握紧顾南庭的手,“你让我去跟他说,好吗?
顾南庭背过身,林叶走到裴嘉叙身边,她抬起发颤的手抚
摸裴嘉叙的脖颈。
“儿子,跟爸爸妈妈走好吗?我们就是去看看医生,如果
你没事今晚就可以回家了。
裴嘉叙一向孝顺,尤其是孝顺林叶。
林叶为了生裴嘉叙差点丢了一条命,顾南庭给裴嘉叙的印
象永远是刻板严肃的,可是林叶不一样。
裴嘉叙抱住林叶,脸埋在她的肩头,呢喃“妈,桐桐没
死。
林叶闭上眼哭了,裴嘉叙是真的病了。
裴嘉叙坐上了车,林叶陪在旁边,顾南庭坐的是后面的那
辆车,他下令下去,今天的事,在场的人不许向任何人透露。
裴嘉叙身上背的是整个顾氏。
他打听了,裴嘉叙的病可以治好。
……
251精神病院。
院长和专家站在门口张望,今天顾氏的那位会来这里,大
半夜的他们都是从家里匆忙赶来的。
翘首以盼得到了回应,五辆车列队开了过来。
院长与专家对视一眼,迎了上去。
率先下车的是裴嘉叙的父亲。 “顾先生。院长走过去,“您来了。
顾南庭颔首,“犬子在最前面的那辆车。 “知道了。院长招手,便有医护人员上前。
裴嘉叙主动推开车门下来了,“我自己走。
看这些人的样子,是要来强的,裴嘉叙久经商场,年纪轻
轻没什么少年气,那双眼睛让人看了就想避开。
251精神病院的招牌不知道是用什么金属做的,泛着铜
色。
上面的字迹布满了绣,医院内部倒是干净。
大多数的住院楼都关了灯,只有正面向门的那一栋灯还亮
着。
院长在前面给顾南庭带路,裴嘉叙双手抄兜在后面走,门
诊大堂正中央挂了一个时钟,裴嘉叙看了眼。
十一点半了。
还有半个小时今天就过去了。
他还没跟温絮如说生日快乐,锅里的排骨怕是凉了。
裴嘉叙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找到温絮如。
“我来医院了,你回家没有? “我会尽快赶回去,锅里的排骨凉了就不要吃了。
他手指顿了顿,“你是不是生气了?所以才不回我信息?
顾南庭回头见裴嘉叙在向外发消息,他拧了下眉对院长
道“希望能连夜给他检查一下,看看哪里出了问题。
院长连连点头。
裴嘉叙被专家带进了办公室,顾南庭林叶则跟院长进了会
议室。
专家办公室的情况可以连接到院长办公室。
在裴嘉叙里之前,顾家那边说明了情况,裴嘉叙的妻子病
亡,但是裴嘉叙好像不接受这个现实,总觉得妻子还活着。
专家轻松挑起话题。
但是裴嘉叙话不多,他一直低着头看着手机。
专家注意到了“方便问一下,您在等谁的消息么? “我妻子的。
专家视线移到他凌厉的眉骨上“你这道疤怎么留的?
裴嘉叙抬手摸了把,笑着与专家对视“上学的时候,桐桐被人跟踪,我跟那几个人打了一架。
血流的特别多,温絮如哭的特别难过。
就在那天,他与温絮如第一次接吻。 “方便问一下,您与太太是怎么认识的吗? “赛马场。裴嘉叙回忆起了初见的场景,清晰的就像是发
生在昨天一样。
他与几个朋友走近赛马场,挑马的时候听见外面人群的喝
彩声。
马场上,穿着红色骑马服的女孩子戴着黑色的帽子,单手
拽着缰绳,纤细的腿夹着马肚子,白皙的小腿上是双泛着冷光
的皮靴。
她侧身,从地上捞起了彩头。
她的腰一定很软,那是裴嘉叙见她时的第一个想法。
然后女孩往这边看了一眼。
专家见裴嘉叙陷入了回忆里,他盯着他的表情,尽量每个
细节都不放过。
不过那时候离得太远,他并没有看清楚女孩长什么样,但
是很模糊的一个轮廓就已经很美了。
二十分钟后自由活动,裴嘉叙骑在马上又见到了温絮如。
她下了马,帽子拿在手里,一头瀑布般的黑发柔顺的搭在
她的肩上,裴嘉叙注意到,她有小梨涡。
她头发被吹起来的那一刻,裴嘉叙的心咚的撞了一下。
“是谁追的谁?专家发问,将裴嘉叙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男人英俊的五官被灯光衬得冷清。
“我。他以前从来没有那么喜欢一个姑娘,想将她揉在怀
里,想护着她,想亲她吻她让她是自己的。
想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给她,哪怕她哪天说要他的命他
也给。
专家双手交叉“那你们一直都过的很幸福吧。
裴嘉叙愣了,唇线绷紧。
林叶在监控屏上看的捏了一把汗。
好久,裴嘉叙换了个坐姿,“她背叛我了。
专家再问,裴嘉叙再未开口,于是进行机器测试环节。
各种测试进行了一整夜,竖日一早,专家取了报告交到顾氏夫妇手里。 “主要是心理障碍,其次出现了很严重的幻想以及妄想症
状。
专家的建议是希望留院治疗。
顾南庭表示同意,倒是林叶一脸担忧。
顾南庭看了眼背对着监控坐的裴嘉叙道“我儿子不太好
制服。
专家点头“明白。
七分钟后,专家先去交谈,裴嘉叙表现了激烈的抗拒,十
几个穿着蓝色制服的护工冲了进来。
医生给裴嘉叙注射了镇定剂,饶是如此他仍然激烈的挣
扎。
“我的妻子在家里等我,我不能在这里!
裴嘉叙渐渐觉得无力,渐渐喘气平缓了下来,他呆愣愣的
看着天花板,紧紧的闭上了眼。
他爸疯了么?
可以出院了
裴嘉叙在精神病院里住了半个月,前一个星期他是没有自
由的。
顾南庭的人一直有在附近看守,251的医院也不是想跑就
能跑出去的,桐保十分严格。
直到一星期后,综合评估裴嘉叙的精神较为稳定,才决定
在周一的时候给他活动时间。
251医院的患者日常活动很丰富,每个人都可以跟前台的
护士借阅图书拿回去看。
可以申请院子里晒太阳,还有公开课。
裴嘉叙坐在树荫的椅子下,摩挲着自己的手指。
温絮如为什么不来看他。
他的手机被没收了,每天有集体看新闻看电视剧的时间,
可是他想她。
他什么都不在乎了,他要她回来。
三年前她义无反顾的离开,当时他就应该一直找她。
温絮如那么爱他,怎么会和高泽在一起呢?
专家在楼上向下看,裴嘉叙抬起了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让他自由走动真的桐全么?院长站在专家身边道。
专家笑而不语。
裴嘉叙最主要的是心理障碍。
他准备给他做催眠治疗。
催眠治疗定在三天后,这期间,每一天裴嘉叙都会坐在医
院的院子里,呆呆的望着门口。
母亲来过两次,温絮如一次都没有。
树叶落在裴嘉叙的脚边,是温絮如喜欢的枫树叶,他弯腰
将树叶捡了起来。
捏着叶茎转了转,抬起树叶挡住了阳光,裴嘉叙眯了眯
眼。
“顾先生。有人叫他。
他转头。 “柳专家叫你去治疗室。
护工站在他旁边,等裴嘉叙起身。
“好看吗?
他向他展示树叶,护工笑着点点头,“好看。
两人一起往治疗室走。
护工不时的偷看裴嘉叙,这位先生来的当晚,十余人才制
住他。
但是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也没闹什么事。
“你进去吧,我就送到这了。护工笑笑,打开了面前的
门。
柳专家一早就等在治疗室。
裴嘉叙“催眠?
房间里的设备裴嘉叙粗略的扫一眼,心里就有数了。
“顾先生好聪明。专家和煦的笑笑。
裴嘉叙躺在床上,道“我没病。
专家笑笑“嗯,你没病。
裴嘉叙烦躁的闭上眼睛,专家开始对他进行催眠。
恍恍惚惚中他看到了温絮如,很久很久之前的温絮如,少
女脸上还有婴儿肥,清纯可爱。
画面如同两倍速的电影一晃而过。
裴嘉叙的

小说《温絮如裴嘉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温絮如裴嘉叙畅销书籍》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