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完整版军婚逃不掉!战爷他能力强会疼人

>

完整版军婚逃不掉!战爷他能力强会疼人

颜墨 著

军婚逃不掉!战爷他能力强会疼人 战景淮沈梨 穿越重生

穿越重生《军婚逃不掉!战爷他能力强会疼人》,现已上架,主角是战景淮沈梨,作者“颜墨”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年代 军婚 架空 两世双洁 医术空间 1v1 打脸爽文 男主超会宠】“报告!沈梨军医刚进营里就把新兵虐哭了!”战爷:“我家夫人柔弱内向年纪小,你们说话都不许这么大声。”众人:???上辈子和战景淮错过的沈梨,临死前被他用生命保护,重活一世,她觉醒空间,手撕仇人,发家致富走上开挂人生,凭借一身医术成为国家级医药研发人才。只是前世疏远她、跟她退婚的男人怎么反悔了?他死活不退婚就算了,还早早打了结婚报告?!新婚当晚,沈梨看着人前强大冷漠、人后苏撩黏人的老公,才明白什么叫做“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沈梨刚想抗议,就被男人一把揉怀里:“梨梨,说好的对我负责呢,想逃?”...

来源:cd   主角: 战景淮沈梨   更新: 2024-06-12 05: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战景淮沈梨是穿越重生《军婚逃不掉!战爷他能力强会疼人》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颜墨”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我呸,你还知道害臊?专门破坏人家家庭的破鞋,难怪脸上的褶子已经一层了还不结婚,怕是压根就没人要你!”沈安柔往前走了一步,最后理智占了上风。她心疼潘洁,却不能在人前表现,不然妈妈的境地会更惨。今天的耻辱,她记在心里了,早晚会加倍地还给沈梨和姜书兰!潘洁四处看望,看到人群中有缝隙,连跪带趴地逃离。她一...

第19章

潘洁捂住耳朵,眼神像是刀子一样剜了沈梨一眼,又很快收起来。

这小贱人,怕不是早就等着今天!

潘洁满腔的怒火都化作眼泪,她痛哭道“很多事情你们都不知道,分明在沈梨出生前,我跟永德就情投意合,到现在我们都放不下对方,难道我独自被抛下,孤身这么多年,我就活该吗?

“婚姻哪里分什么先来后到?只有爱与不爱!你们自己问问永德,他这么多年爱的人到底是谁?只有不爱的那个人,才是感情中的第三者!

潘洁哭得委屈至极,试图博取同情。

然而她的话让众人恨得牙痒痒。

“真是不要脸!这是在说谁是第三者呢?邻居们,咱耳朵没听错吧?

“当三儿的还敢说合法妻子是第三者,这脸皮怎么这么厚啊?

“我倒要看看,沈永德是不是犯了重婚罪,赶紧查查他!

沈永德疯狂摆手“怎么可能?这种事情我绝对不敢犯啊!!

他连忙解释,“书兰,我刚刚就是被她勾引的,我绝对没有这个心思,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会相信我的对不对?

陆池冷哼一声,嗤之以鼻。

王大妈一只手都快要指到潘洁鼻子上,大嗓门儿连着树上的鸟儿都惊飞四起。

“亏的书兰平日里不管有什么好事儿都想着你,你就算是再缺男人,也应该睁大眼睛好好的瞧一瞧,这沈永德你能不能勾引!

“我早就看她不对劲儿,三天两头的趁着书兰不在家往胡同里钻,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她家的汉子。

众人对于潘洁厌恶至极,只恨不能扒下她一层皮。

潘洁一只手紧紧地护住了关键之处,“你们给我走,滚,滚啊!

她细长的腿裸露在外,无颜面对众人,恨不能羞愤致死。

沈安柔红了眼眶,她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指甲都快要陷进肉里。

这些人什么都不知道,明明妈妈和沈永德才是一对,他们三个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可是今天因为沈梨和姜书兰,她的母亲成为了众矢之的,过街的老鼠。

沈安柔咬了咬牙,压抑了好久,才没有把恨意流露表面。

“我呸,你还知道害臊?专门破坏人家家庭的破鞋,难怪脸上的褶子已经一层了还不结婚,怕是压根就没人要你!

沈安柔往前走了一步,最后理智占了上风。

她心疼潘洁,却不能在人前表现,不然妈妈的境地会更惨。

今天的耻辱,她记在心里了,早晚会加倍地还给沈梨和姜书兰!

潘洁四处看望,看到人群中有缝隙,连跪带趴地逃离。

她一刻都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不要脸的狐狸精,我看你还要去勾引谁家的男人!

“别跑!!打死她,打死她!

邻居们手里的菜叶子扔在了潘洁身上,她没了往日的风光,不知是谁扔了一颗鸡蛋,不偏不倚砸在了她头上。

蛋液的腥味儿弥漫鼻腔,她吓得忘了哭,只一味地闪躲。

潘洁大叫一声“啊,你们这群粗鄙农妇,你们滚开啊!

沈安柔心疼得快要窒息,恶狠狠地看向沈梨,又生怕被人看出端倪。

她抿唇,暗自咬牙,“沈梨,姜书兰这对贱人母女,我要你们付出代价!

她心里骂了千万遍,却无济于事。

离了沈永德,她什么都不是,沈安柔头一次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潘洁逃离了现场,沈永德百口莫辩。

姜书兰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眼泪止不住地掉。

“梨梨,你受伤没有,让妈妈看看。

姜书兰再次握住闺女的胳膊,仔仔细细的检查。

沈梨摇头,暗中扯了扯姜书兰的衣角。

姜书兰狐疑地看向她,沈梨不动声色地指引着妈妈看向沈安柔。

此时的沈安柔红着眼眶,五官扭曲,紧紧盯着潘洁离开的方向。

看她终于逃离了众人的攻击,她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这么多年,沈安柔忍辱负重一直都把自己定位成姜书兰的女儿,只为了能够换的母亲的一席之地。

可是自从沈梨被找回来,什么都变了。

姜书兰不但对她有了隔阂,提防她,就连沈梨也三番几次都跟她作对。

今天她们这对贱人母女更是明目张胆地把注意打到了母亲潘洁身上。

沈安柔不断地平息着心里的怒火,她握拳

沈梨,姜书兰,你们最好别把我逼疯,我要杀了你们!

沈安柔隐藏着心里滔天的恨意,抬手擦了擦眼泪。

可她却不知道这一切,都被沈梨和姜书兰看在眼里。

姜书兰不明所以,心里觉得奇怪。

沈梨摇了摇头,换了个话题“只怕他们做的不止这些,我没有受伤,只是替您觉得不值。

她只要她妈妈看到这一幕就好。

姜书兰心领神会。

她抬头,对上众人怜悯的目光。

而后,她紧紧地握住了沈梨的手,对大家深深鞠了一躬。

“今天的事情多谢大家出手相助,让大家看笑话。

王大妈连忙把姜书兰扶起来,心疼至极“书兰啊,你的为人平时我们都看得见,这对奸夫淫妇不要脸,你平日里性子软,我们绝不能让你和梨梨受了欺负。

她说完看了一眼沈安柔,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胡同里的居民们都是把她和沈梨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疼的,生怕这两个孩子想不开。

闹剧结束,战景淮和陆池转身要离开。

姜书兰虽然气昏了头,可是看到两个人都在这里,也明白事情是怎么被“闹大的。

若没有这二位在背后推波助澜,恐怕效果不会至此。

姜书兰看了一眼沈永德,满是厌恶,忍着生理不适,向战景淮道谢,“景淮少爷,陆池少爷,今天的事情多谢你们帮我保护梨梨。

陆池咧开嘴,衬衫被风吹动,又痞又帅。

“军民一家亲嘛,应该的。

战景淮只是点了点头,轻“嗯一声,战靴踩在树叶上,发出“嘎吱的响声。

沈梨抬头与他对视,二人目光相聚,她眼角绯红。

因为刚刚哭过,她本就灵动的眼睛更亮了几分,她忍不住抽泣几下,眉头微蹙。

战景淮心头一动,强制自己别过了脸去。

沈梨两只手紧紧捏着衣角,这样一闹,也并非全是坏事。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福。

她家里有了这样的丑闻,必然是配不上战景淮根正苗红的家室。

如此一来,她不用再费别的心思,只要等着战家退婚的消息即可。

这么一想,沈梨心里舒坦多了。

战景淮瞳仁深不见底,他的情绪被沈梨绯红的眼角牵动。

哪里想得到这小姑娘心里是这么打算的?

小说《军婚逃不掉!战爷他能力强会疼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完整版军婚逃不掉!战爷他能力强会疼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