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畅读全文版残疾老公死后,娇妻重生了

>

畅读全文版残疾老公死后,娇妻重生了

由鹿 著

小说推荐 残疾老公死后,娇妻重生了 蒋初初黄怡

蒋初初黄怡是小说推荐《残疾老公死后,娇妻重生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由鹿”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守寡后,蒋初初重生回到了一穷二白的十六岁。上辈子,因母亲识人不清,临死前把她托付给了吸血鬼养父母,逼她辍学打工,又强迫她嫁给了想着白月光的家暴男。好不容易脱离了这些人的掌控,遇见了疼爱她的二婚老公,生活刚有些起色,他就死了,她紧随其后大病一场,闭上了双眼。潦草惨烈的人生,蒋初初不想再经历一次。正在她一筹莫展之际。视网膜上开了一朵荼蘼花!通过它,竟然能和未来世界的人交流。从此,她成为了荼蘼使者,靠接收未来世界的任务挣钱养家。——上辈子被渣男欺骗的学姐:“一定要阻止我喜欢海王,我不想家破人亡。”残疾的体育生:“请劝我坚持体育梦想,阻止假闺蜜对我使诈。”死了女儿的母亲:“救救我的女儿,惩处侵犯她的恶魔老师。”……靠着荼蘼站,赚了钱的她,收拾东西就要去找上辈子的短命老公。等等,高三有一个学长和她老公同一个名字!那人脾气差、成绩倒数、连饭都吃不起!怎么可能是她光风霁月的老公?可见到人后,她通红着眼扑向了学长。*不堪的岁月里,她是他灰暗的眸中唯一的色彩……...

来源:cd   主角: 蒋初初黄怡   更新: 2024-03-28 20:0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残疾老公死后,娇妻重生了》,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蒋初初黄怡,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由鹿”,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一班的英语老师很严厉,她的课堂也很有特色,就是上课之前必提问,有幸被选中的同学,要么默写单词,要么背诵英语课文。当然,也可以有第三个选择,和另一个学生全英语情景对话,老师抽选题目。此刻,一班安静的令人窒息。“有谁想回答?”英语老师扫视了一眼整个班,没见到主动的,掰断了一根粉笔,很随意指了一排:“就这...

第8章

似偷了腥的猫,蒋初初迅速撤离,走的时候,专门看了一眼黄怡的耳朵,通红一片,延伸至脖颈。

她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当然,出门的时候也没忘记瞪孙江一眼。

孙江缩在角落,恍惚看着离去的背影,捏了捏手里的方便面。

喜欢黄怡?

他深吸了一口气使劲晃了晃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怎么会有人靠近穷鬼黄怡?还是个有钱的妹子……

蒋初初回到班里,便开始集中精力刷题,利用午休时间,精刷了两套试卷,对完答案,上课铃声就响起来了,她抬头看,果然,班里面已经坐满了学生。

下午第一节课就是英语。

一班的英语老师很严厉,她的课堂也很有特色,就是上课之前必提问,有幸被选中的同学,要么默写单词,要么背诵英语课文。

当然,也可以有第三个选择,和另一个学生全英语情景对话,老师抽选题目。

此刻,一班安静的令人窒息。

“有谁想回答?

英语老师扫视了一眼整个班,没见到主动的,掰断了一根粉笔,很随意指了一排“就这一排,从前往后,依次上台默写Unit 5的单词。

一班的同学们脸色各异,有的松了一口气,当然也有脸色通红,十分不情愿地站起身的。

“有没有人想背课文,或者来一段情景对话?英语老师像往常一样,象征性地问一下。

“老师!一声老师,震耳欲聋。

全班同学的目光落到举起手来的何婉儿身上。

英语老师也很意外,却十分高兴地询问“课代表?你想背课文?

“老师,我选情景对话。何婉儿头扬了扬,看了一眼蒋初初,说的很肯定。

这下,惊到一众人,班里曾经也有过全英语情景对话,却都是老师逼迫的,结果可想而知,没人能心平气和地坐下。

英语课代表果然刚!

老师表示双手赞同,询问起何婉儿想和谁一起,毕竟,情景对话是要两个人合作完成的。

“我选蒋初初!

班里顿时又静得一片,整个一班,除了老师,没人不知道这两人不对付。

蒋初初的班级名次高过何婉儿,但众所周知,何婉儿是英语课代表,英语成绩也是拔尖的。而蒋初初一向偏科严重,英语水平不堪入目,特别是口语,一句话十个单词有八个单词能读错。

这不是明显难为人吗?

无论蒋初初是否拒绝,都会被嘲笑。

段菲拉了拉蒋初初的衣服,靠近道“你拒绝,就说没准备,她就是为了让你丢人。

“是吗?灵眸眨动了一下,转了一圈手中的笔,嘴角扯出了一抹讽刺的笑。

英语老师十分感兴趣,赞许地看了何婉儿一眼,直接叫蒋初初上台,询问她是否愿意。

“可以。

简单的两个字,在教室里引起了轩然大波,谁都没想到蒋初初会答应得这么干脆,以她的英语水平,根本就是在逞强,难道是害怕被人嘲笑?

就连何婉儿都愣了一下,蒋初初不是应该知难而退吗?

没等她反应过来,英语老师便兴致勃勃地出了一个题目。

两人随意发挥。

蒋初初站在讲台上,脸上没有一丝惊慌,却有些恍惚,上辈子,就有这个场景。

那时,她已经是何家的养女,每天跟在何婉儿身后,事事迁就,做小伏低,努力去讨好。

这一堂英语课,她被迫迎合,成了何婉儿的衬托,一句完整的英语都没能说出来。

她那时的英语的确不好,可那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在Y国,她待了整整两年。

没人知道,在陌生的国度,为了能活下去,她做了多少努力,连黄怡不知道。

这场游戏还在继续。

何婉儿先发制人,自信地说了一段外语,大概意思就是自我介绍,用刁钻的词汇问了一些问题。

老师很满意,饶有兴致地给班里同学翻译了一遍。

不知道谁起的头,下面鼓起了掌声,也有些不忍的目光看向蒋初初,见她听罢,低下头,越发觉得她怕是都听不懂,可能连一句都接不上。

谁知,赞许何婉儿的掌声还没有完全停止,教室里就传来了流利的外语,音色好听极了,不大不小,使得班里面每一个人都听得见。

这段话说得很长,蒋初初站在讲台上,面色放松,口齿清晰。

她没有一点卡顿,极具灵性的桃花眼亮的出奇,似在说母语一般,最后疑问收尾。

此刻班级里极静,连老师没能及时给出翻译。

一班是重点班,很多同学英语都很好,他们多数能听出来蒋初初说的是英语,却没人能翻译。

因为方才蒋初初是以正常的Y国语速说的,并且使用了很多没学到的单词。

何婉儿此刻瞪大了眼,死死地盯着对面的人,脸色憋得通红,嘴巴开了又合,熬了许久,磕磕巴巴说出一个母语“我字。

“听不懂就下来吧!班里面不知是谁说的话,随后便响起了哄堂大笑。

英语老师这时也反应了过来,稳定了班里面的局势。

紧接着,咳了咳,大概给同学们翻译了一遍蒋初初说的那段话。

毫不吝啬地对她表扬了一番。

“很标准,老师都不一定比你说得好,何婉儿也不错,就是准备的不太充分。在老师看来,两位同学肯定是提前商量好的,早有准备。

“老师!蒋初初才没有准备!段菲在座位上大声说了一句,不屑地撇了还在讲台上的何婉儿一眼,“她就是找事,幸亏我同桌有实力,不然多丢人。

何婉儿如芒刺背地站在讲台上,脸色由方才的通红变得惨白,脑瓜子嗡嗡直叫。

英语老师愣了愣,随后尴尬地笑了一声,打圆场让两人下去,心底却十分惊讶,没准备能说得这样好?难道去过Y国?

有了这个疑问,下课她就找到了蒋初初,提出了问题。

蒋初初脸不红心不跳地否认,只说这段时间看多了Y国电影,从里面学的。

英语老师也没怀疑,表扬了几句,就离开了,

一中下午六点半下课,晚自习是自愿模式,走读生可以选择回到家里自习。

蒋初初并没打算留在学校,她快速地收拾好了书包,与段菲说了再见,就冲出班级。

晚间天气变凉,很多人套上了外套。

高三教学楼,还是一片安静,相比高一高二,高三的时间明显更为紧迫,下午多出一节课。

铃声响起,班里的同学蜂拥出来。

不过一会儿工夫,就走了一大半人。

剩下的学生,多数在学习,少数有一搭没一搭说着闲话。

“黄怡,你今天怎么了?一直往后看那个怪人。

黄怡摇了摇头,表示没事,眼睛却又瞥了一眼座位上的黄怡,心里泛起了嘀咕长得也没多帅呀,学妹怎么会看上他?

或许,学妹只是在开玩笑?

“你有没有发现,黄怡今天很奇怪,一整天没睡觉。黄怡询问。

“还真是,他居然会看书,不过看个书还走神……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收拾好桌面,刚走出教室,就被叫住。

“黄怡。

蒋初初看到熟人,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上前热情地打招呼。紧接着,她艰难地从黑色帆布包里抽出一个葡萄味的棒棒糖,递给了黄怡,并且友好地表示以后可以常联系。

黄怡有些受宠若惊,笑得开心。

随后,蒋初初毫不客气地将黄怡单独拉到一边,靠近说了一些话。

黄怡的笑容僵在脸上,艰难地点了点头,余光却落在了教室的最后一排。

得到了肯定,蒋初初笑颜如花,直接忽略了黄怡脸色的别扭,与她说了再见,提着两大袋东西,走进了高三二班,在一众难以置信的目光下,她来到最后一排靠墙的角落。

黄怡在看书,看的很仔细,从她进入教室,他都没有抬过一次头。

那本书很破旧,没了封面,书页泛黄,字迹都不大清晰,像是从废品厂捡来的。

蒋初初下意识凑近了些,看了一眼里面的内容,密密麻麻,全是数字。

“这是什么书?她疑惑询问。

正在读书的黄怡似被惊扰到了般,猛地站起身来,手里的书握成了棒子,深邃的目光落到突然出现的女孩身上,许久,他用沙哑的嗓子吐出两个字。

“数学。

“你可真厉害,我都看不懂。话里的崇拜,真诚得没有丝毫掩饰。

“我数学不好,以后你可以教我数学吗?

黄怡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并未开口,将手中的书放到桌面上,仿佛方才受到惊吓的不是他。

“你教我数学,以后我每天给你送饭?她笑得毫无防备,桃花眼弯成了月牙,含笑中露出淡淡的酒窝。

黄怡神色暗了暗,垂头说好。

免费的饭,不用挨打,他不亏。

班里还有十几个人,没人低头学习,皆大眼瞪小眼,似见到鬼了般,一个个惊吓的模样。

他们看到了什么?

黄怡在和人说话,还是个女的!

怪人还会说话?他转来快半年了,除了班主任,从来没见他和人交流过。

这女的居然向黄怡请教数学!没事吧!黄怡班里倒数,数学零分。

选择题都蒙不对的那一种。

一股风顺着教室里敞开的窗户吹来,在满是书和卷子的桌面哗哗作响。

所有人都不自觉勒紧了身上的衣服,这天变得可真快。

蒋初初被冷风吹了一下,身体微微颤抖,她最怕冷,一直都很怕。

天气凉的时候,她会套上别人两倍的衣服,冬天的羽绒服她也都选择最厚最长的。

可此时,她目光落在穿着T恤的黄怡身上,相较昨天,他换了一件黑色的上衣,依旧破旧,洗得褪色。

清瘦却线条明朗的胳膊露出,冷风吹过,带着裸露在外的肌肉紧了紧。

小说《残疾老公死后,娇妻重生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畅读全文版残疾老公死后,娇妻重生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