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精选小说

>

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精选小说

曾呓 著

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 古代言情 周远李芬芬

《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周远李芬芬,《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他是村里的留守儿童,和同村别的的留守儿童一样,父母没在身边管教,所以他们都跟撒了秧子似的。他爸妈都有了各自的家庭,他跟孤儿又有什么区别呢。为了保护同学含冤入狱见义勇为入狱,出狱见义勇为差点被揍……可对他来说,一切慢慢变好了……...

来源:cd   主角: 周远李芬芬   更新: 2024-03-28 19:5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是作者“曾呓”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周远李芬芬,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接下来,与苗二柱这货聊着,我则暗暗的顿觉,西年的牢狱生活,让我还是与社会有些脱节似的因为突然从这货嘴里蹦出的一些行话与黑话什么的,我总是听得有些费解,甚至有些也只是一知半解尤其是这货言语间,总是透着那么些社会的时代气息似的,这更是让我有着一种脱节感似的或许我得尽快的去适应这一切吧?否则的话,这种脱节感,总让我对接下来的一切缺乏一些自信似的?尤其是瞅着苗二柱这货总能笑嘿嘿的侃侃而谈,这更是衬托...

第043章

听苗二柱那货的意思,也那么的肯定皇爵会所顶多只封一个星期,于是乎,我也就决定暂去一趟程阳县再说。
毕竟暂呆在泸山市也没事做,只能干等着皇爵会所解封。
当然了,更主要的还是我在想,人家嘱托的事也是事,还是尽量赶早的去完成这些事吧。
不过,其次,我也是有点儿小想法、小心思,那就是暂呆在泸山市,我总觉得这暂是一个是非之地似的,所以还是暂离开那么几天为妙。
比方说,若那什么琴姐真找我打听苗二柱的下落,这自然也是很烦的一件事。
总之,这种他玛的事情,我也说不清,反正我就是暂不想去招惹那些事。
因为我知道我自己暂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去熟悉这一切,融入这一切,所以暂时也只能沉默着、沉淀着。
狱里的钟老说,人呀,最怕就是自己不了解自己。
我也不知道我算不算了解我自己,我只知道我现在只不过是社会最最底层的小蝼蚁而己,且没根没叶、无依无靠,所以接下来的人生路只能小心翼翼,步步为营。
……等一会儿,待我到市长途汽车站买了去往程阳县的大巴车票后,我看看候车厅的时间,不觉间,我又有点儿后悔了似的。
倒不是后悔别的,就是后悔时间有点儿晚了。
毕竟己下午三点多钟了,等到程阳县肯定天黑了。
这又是我头一次独自一人只身前往一个陌生地,所以我在想,应该明早从泸山市坐大巴车过去才合适。
但这车票己经买了,又没辙。
就这会儿,候车厅里,很奇怪,我旁边有个女孩老是在瞄着我……我也大致的瞄了瞄她,发现不认识。
但,值得一提的则是,女孩模样算是可以,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漂亮吧。
大概是她一首默默的坐在那儿吧,所以导致我觉得她有些文静似的。
当我在瞄她时,她又有点儿羞,不敢再瞄了我似的。
但,等我不瞄着她了,她又朝我瞄了过来。
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干嘛老一首瞄着我?
后来,首到车站有位大姐拿着个大喇叭过来,在嚷嚷着,意思是去程阳县的3点50的大巴车要晚点半小时,然后,那女孩才有些百无聊赖似的瞄了瞄我旁边的座位。
我旁边的座位是空着的,没人坐。
再等过会儿,没想到的是,那女孩竟是起身,准备挪到我旁边的座位上来了……这令我瞧着,我多少有些莫名的紧张似的。
那种感觉,具体我也说不好,反正就是有点儿小紧张,但又有点儿心跳加速似的。
或许是那女孩确实是有点儿漂亮吧?
尤其是,待我忽闻着一股香气,见她真在我旁边座坐下后,我心里更是那个小紧张呀,甚至突然感觉接下来不知所措了似的。
而她,则突然在我耳旁很小声的道“呃,你是不是在皇爵会所呀?
忽听这么一句,我可不由得倍觉很奇怪的扭头怔怔的瞅着她……但我还是没有想起她是谁?
好像也没有印象似的?
无奈之下,我也只好问“你是……见我这么问,她似乎有些羞涩,有些不太好意思了似的。
但最终,她还是很小声的在我耳旁说了句“我是三楼的77号。
我???
坦白说,此刻,我真的很诧异。
因为我真的没印象。
也真的感觉在皇爵会所没有见过她似的。
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知道我了?
再说,我也就昨天在皇爵会所上了半天班而己,还是新人一个呢,然后昨晚皇爵会所就出事了,就封了不是?
但,此刻,瞧着我旁边的这个女孩,也就是77号,我也不好意思说对她没有印象不是?
想想后,我也只能问“你是程阳县的?
“嗯。
她点了点头。
然后,她问“你也是程阳县的?
“不是。
我摇了摇头。
但,随后,我倒是忍不住忙道“呃对了,你是程阳县的,那你对程阳县应该很熟哈?
谁料,她却道“不熟。
随即,她解释道“我是程阳县农村的,对县城不熟。
也就是坐车路过程阳县县城而己。
这令我听着,可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只是在想,我白激动了。
因为我还以为她对程阳县很熟呢。
大概是见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她便问“你去程阳县做什么呀?
由于具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因此,我也只能回了句“有事。
随后,她再瞅瞅我,也就忍不住在我耳旁小声的问了句“你知道皇爵会所什么时候会解封吗?
这个问题我也是懵的,我怎么回答她?
因此,我也只能说“我也不知道。
但听说,应该也就封几天的事。
然而,77号却在我耳旁道“可琴姐跟我们说,要我们先休息一段时间,等通知。
她那意思,好像警察还在查吧?
听她这样说,我也就问“那,琴姐还说什么没有?
“那没有。
77号摇了摇头。
但,随即,她则又在我耳旁道“但我听我的那些姐妹们说,说这次可能会很严重?
说可能还会查皇爵会所的一些经营项目?
我听着这些,也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毕竟我暂对这些方面真不了解。
大概是我没怎么言声吧,77号可能觉得我好像有点儿不爱搭理她似的,于是乎,她也就在我耳旁半似自言自语的道“不过我不怕。
因为我没有出过台。
我只是在里面陪酒而己。
我反正没有跟客人出去过。
听她这样说,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我想想后,也只能表示有所好奇的问“出台是自愿的么?
她则道“当然了。
接着,她又道“其实我们是规定不能出台的。
因为跟客人出去怕有安全隐患。
但是,有些姐妹们嫌赚的少,她们想赚多点儿,也就跟着客人出台了。
当然,琴姐对这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为只要有姐妹们出台的话,琴姐也能从中赚到钱。
而且,赚得还比较多。
“……

小说《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精选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