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年下小狗打直球,娇媚姐姐太好撩畅销巨作

>

年下小狗打直球,娇媚姐姐太好撩畅销巨作

妖妖洞 著

小说推荐 年下小狗打直球,娇媚姐姐太好撩 柳烟桥李遇竹

无广告版本的小说推荐《年下小狗打直球,娇媚姐姐太好撩》,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柳烟桥李遇竹,是作者“妖妖洞”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整整两个月,他都来我的房中,这在其他姐妹看来是天大的殊荣。但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于我二人来说都是进退两难的境地。几年前,我还是书香门第的小姐,本应衣食无忧,最终嫁与门当户对的情郎。奈何家道中落,父亲遭奸人陷害,招来杀身之祸。逃亡之路颠沛流离艰辛无比,母亲为救我和父亲惨死,父亲最终也死在逃亡途中。而我也被人拐去了烟花之地。本来我是极不愿的,也跑过很多次 。当然,被捉到之后免不了一顿毒打。可是当我真正逃出去之后,我才发现天地之大,我无父无母也无擅长的营生,在外立足简直比登天还难。于是我不再逃,甘愿入这腌臜之地。后来我凭着这张倾国倾城的脸和读过几年书培养出来的才情,一跃成了青楼的头牌花魁。我非常清楚,入了这种地方,再想嫁给清白人家,简直是痴人说梦!可他跟别人不同,尽管目睹过那么多姐妹为爱失去生命。但这次,我想给眼前的纯情年轻人一次机会……...

来源:cd   主角: 柳烟桥李遇竹   更新: 2024-03-28 19: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年下小狗打直球,娇媚姐姐太好撩》,是作者“妖妖洞”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柳烟桥李遇竹,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听起来,这小将军似乎成了凤家最没出息的一个。此次,便是这没出息的小将军首次作为将领被送上战场。……数日过去,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士兵纷纷安营扎寨下来。凤遇竹则是悄悄行至一处高地,环顾起周围地势,这是凤擒天留给她的习惯...

第8章

凤小将军,凤遇竹,凤家!

不错,凤遇竹骗了柳烟桥,她的男子身份是假的,就连她的姓,也是假的。

李姓是她胡诌的,她不是什么李公子,她从始至终都是凤家人,凤家的——凤小将军!

说起凤家,天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正是有了凤家,才有了天朝太平,从某些方面来说,凤家,便是天朝的刀!

凤家世代为将。其中最值得说得要数当朝镇国大将军凤擒天,他经历过无数战争,足迹遍布大半个天下。他带领的军队训练有素,奇兵无穷,一直是天下闻名的强军之一。

话又说回来了,凤将军的“独子,凤遇竹,外人虽称之是小将军,实则也只是沾了凤老将军的光。说是小将军,却未曾经历过真枪实弹的战场,至今为止,只是在军营中跟着凤将军学习军事知识。

听起来,这小将军似乎成了凤家最没出息的一个。

此次,便是这没出息的小将军首次作为将领被送上战场。

……

数日过去,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士兵纷纷安营扎寨下来。凤遇竹则是悄悄行至一处高地,环顾起周围地势,这是凤擒天留给她的习惯。

这是她第一次经历真枪实弹的战争,要说完全不紧张自是不可能。她知道自己的实力远不及两位将军,但既然已经到了战场,她就必须要拿出最好的状态,发挥最大的价值。

此次的任务算不得惊世骇俗。但皇帝出手阔绰,直接派了十万将士,他的意思是,叫他们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取下南疆西北城池。让他们为自己半年前的唐突开战付出惨痛代价。要说得简单直白点就是,搞搞偷袭,城池能多搞到手一座是一座,挫挫南疆人的锐气,让他们放点血,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老大。

一行军队浩浩荡荡,自是不可能扎在一处。按照两位老将军的部署,早在行军途中,便由各个将领分别带领若干人马分散开各自隐匿。若是进攻,便在前夕传信给各方人马,如此一来,也算是悄无声息。

如此,她便与二位将军分开了。虽说是第一次真刀实枪,可也不是第一次上战场,好歹此次她是个先锋,行军途中可以靠着父亲关系与两位将军走得稍近些,可终究不能事事寻求庇护,毕竟她是来打仗的,不是来做少爷的。

将军副将领着精锐在后方,她与其是同一路线,作为先锋,领着一队人马在前方为其探路。说不上是多么精巧的布阵,只能说是中规中矩。

休养几日,两位将军便传讯而来,通知当晚进攻,叫她带领人马准备出发。

当天夜里,凤遇竹便带着一行人马潜伏进军。

打的是一个出其不意,自然是越隐秘越好,越往前,对己方越是不利,毕竟前方是敌方领地,无论是地形熟悉度,或是排兵布阵的考量,敌方都占绝对优势。

夜里进军,利用夜色隐蔽,是最好的法子。

凤遇竹的据点距敌方据点约摸十公里,在不暴露自身,不过多消耗己方精力的情况下,最快也得两个时辰。也就是说,到达敌军据点应是半夜。

半夜,正是防守最为薄弱的时候,最理想的状态是趁敌方还未有所反应,速战速决。

心下想着,凤遇竹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前进了估摸有一个时辰,一点异动都没有,太顺利了。

自然,他们分散了人马,又有夜色做隐蔽,敌方难以察觉是理所应当的。可她总觉得身后发毛,有种被人盯上的危机感。

并未过多思量,她抬起手,朝身后做了个停步的手势。

夜里昏暗,但还是可以趁着月光瞧出人形。当即,一行人马便停了下来。

“先锋,出了何事?

一个大头兵从她身后冒出头来,压低了声音问道。

凤遇竹并未做答,反而是朝那大头兵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不对劲!

其实她一时也说不上是何处不对,但凤家人,有些东西是淌在骨血里的。

凤擒天对她教导素来严厉。仍记得第一次直面生死的搏斗,那时她尚还年幼,凤擒天蒙上她的眼睛,将她带进了后山,告诉她四周有敌,叫她凭直觉战斗,凤遇竹在那次吃了大亏,最后她在溢满血腥味的空地摘下眼上锻布才知,原来,父亲口中的敌——是一匹狼。

凤擒天对自己更是狠辣,那仅仅是他平日训练的一种。而且,他自己在训练时,可没有父亲会出手相助,行错一分便是致命伤,他搏的是命!

在这样的氛围下,凤遇竹也渐渐习惯,乃至于以后即使凤擒天不在身侧,面对猛虎恶狼,她也能全身而退。当然,比起凤擒天是差了许多,但她年纪尚轻,进步空间还很大。

这些年的魔鬼训练,也激发出了她最敏锐的直觉。最原始的,对于危险的——直觉。

凤遇竹打量起周围环境,她这才察觉到,此处地势,周遭是山,中间稍低。

四周隆起,中间凹陷,是埋伏的最佳地段。不过整体过于庞大,只见冰山一角,若不刻意观察压根不会察觉。这地势像是一口等待鱼肉的大锅。

而他们,正在大锅入口。

凤遇竹眼眸微眯,朝山谷顶部看去。她的眼力极好,即使只是凭借月色,她也能将周遭看个七七八八。

最顶部她自然是看不见,可依照周遭推断,那处应诸多岩石杂草,况且顶部有草冒出了尖,她心下了然,山顶已枯的长草甚至能覆盖人形。

一阵微风吹过,凤遇竹看向山顶冒出头的草尖——

不出所料。

有埋伏——

彼时,醉春阁——

“姐姐,巧鹊百无聊赖,拿起桌上的针线,“绣这些做什么?

柳烟桥头也不抬地绣着手里的东西“打发时间。

巧鹊放下针线,倚着栏杆,透过开着的房门看向那人房内满满当当一桌子还未绣上的刺绣花样

“……

胡姐姐好像还是没治好柳姐姐。

而且她感觉,柳姐姐的病,好像更严重了。

柳烟桥没理会她古怪的目光,一心忙着手头的活计。

这时,打不远处走来个紫衣姑娘,胡沁思这会儿也来凑热闹。

“这是哪家的花样,怪难看的。

她撇了一眼柳烟桥手里的刺绣,皱眉问道。

这一次,倒真不是胡沁思毒舌,她问得真心实意,因为,真的太难看了,她硬是没看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一直沉默的柳烟桥动作滞住,她表情微微一凝,“看不出来吗?

胡沁思从她手里拿起刺绣认真看了起来,思索片刻后,她严肃发问“是只恶犬?

“……是只瑞兽。

胡沁思也沉默下来,她细细打量片刻,半晌后又开口“是……麒麟?

闻言,柳烟桥索性扔了手里的针线“是凤凰。

“……

三人均是沉默下来。

巧鹊打着哈哈“嗯……我瞧着挺好,挺可爱的。

胡沁思念在她刚从打击中走出,也适当安慰“其实,你还是挺有天分的。

这话倒也不算恭维,照着花样能把凤凰绣成犬,从某些方面来说,也算是一种天赋。

听着二人的安慰,柳烟桥低落起来,她为他做不了什么,人言常道“心诚则灵,她就思量着,能绣些平安福,也算好寓意,能祈求到上天一丝垂怜,保他平安也是好的。却不曾想……

胡沁思拍拍她的肩“你总不能每日都只念着你的小情郎,他给你那么些银子,信里也诸多嘱咐,就是期望你好好过日子。

说罢,她叹息一声,眼皮半阖,倚着栏杆看着院中勾男搭郎的姑娘“瞧,都接客去了。

“他给你震住了徐娘,你也不愁银子,想做什么都成。她懒洋洋趴到巧鹊肩头,“你不是喜欢写文作诗吗?

“你的意思是?

“……

眨眼又过数日,凤遇竹这边,进程无比顺利,一行军队成功集结南疆城下,一鼓作气接连取下三座城池。

“好小子!聂尧山哈哈大笑,用力拍了拍眼前少年的肩膀,“若不是你,恐怕我们要丧失不少精锐!

居然看出了敌方的埋伏,还以巧计攻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不愧是凤家的种!那老小子生了个好儿子啊!

这一回,就连一向没什么好脸色的郑覆南也是表情温和了几分。

凤遇竹谦卑回礼“聂叔叔过奖。

她不动声色地环顾四周一圈后,又朝两位将军拱了拱手“遇竹没规矩了,但家父留了几句嘱托,叫侄儿定要告诉二位叔伯。

郑覆南微微皱眉,也没去计较什么称谓问题“那老家伙还有话带?那便——说来听听罢。

凤遇竹面上尴尬地朝四周张望几眼,欲言又止道“此处人多,怕是不好……

郑覆南明白了她的意思,想来是那老匹夫的话不甚好听,当即大手一挥驱散了周遭士兵。

聂尧山见人都退去,笑呵呵开口“遇竹侄儿,你父亲带了何话,说罢!

闻言,凤遇竹干笑两声“不过是侄儿瞎找的由头罢了。

两位老将军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压低了声音“是那埋伏有问题?

面前人点点头,又走到门前轻轻打开一条缝,警惕地朝四周打量了一圈才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军中……怕是出了细作!

她面色凝重,朝二位老将军开口。

两位将军都是多年征战的老人了,自然也看得出些端倪,他们也想听听这位年轻人的见解,郑覆南破天荒开了口“说说你的看法?

凤遇竹微微叹息一声,稍微有些稚嫩的声音响起

“此次的埋伏,显然是军中有人走漏风声所致,二位将军大抵也已经猜到。我想说的是,此次的奸细,怕是内层人。

大将军分了路线之后将地图给了各将领,即使是各将领,也应只知晓各自行军路线,并不知晓各队伍出行时间。而我与二位将军是同一路线,且由我带队先行探路,此事应只有传讯之人或二位将军亲信知晓。

说到此处,她顿了顿,又继续开口,

“二位将军知我带军队遇了埋伏,却并不知,他们,并未攻击我们。这才被我们折回打了措手不及。

听到此处,二位将军心下已然有了猜测

“你的意思是——

“他们所要精准伏击的,正是二位将军所带精锐!凤遇竹眼里迸射出一抹寒芒,“要么,是敌方有位未卜先知的仙人坐镇,要么……

她的话并未说完,两位将军已经了然。

两位男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言而喻的默契——

小说《年下小狗打直球,娇媚姐姐太好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年下小狗打直球,娇媚姐姐太好撩畅销巨作》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