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畅读全文从不曾心动,与你相见一眼万年

>

畅读全文从不曾心动,与你相见一眼万年

卢西 著

从不曾心动,与你相见一眼万年 小说推荐 林姝沈砚清

小说推荐《从不曾心动,与你相见一眼万年》,讲述主角林姝沈砚清的甜蜜故事,作者“卢西”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她,一个为初中生补习的兼职私教老师;他,一个出生京圈顶层的贵族。原本他们的生活永远不会出现交集,可她却成了他弟弟的私教老师。第一次见面,他上下打量,只觉得她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生,如同他的弟弟一样。而她却震惊于他年纪轻轻就接手家族企业。因工作之际,他们开始频繁有机会见面,彼此开始沦陷。她的朋友劝她,一个权贵身边少不了莺莺燕燕,她机会不大;而他在想如何俘获她的芳心,让她为此驻足。那年京圈雪夜,他们终于修得正果,双向奔赴了!...

来源:cd   主角: 林姝沈砚清   更新: 2024-03-28 18: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从不曾心动,与你相见一眼万年》,是作者“卢西”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林姝沈砚清,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电话很快就拨通了,那边声音有些嘈杂,但沈砚清地声音却格外清晰低醇:“哪位。”“是我。”林姝不由自主地咬着嘴唇,握紧了电话。“醒了啊,怎么了?”他尾音拉长,懒散的音调似笑非笑中还带着些许沙哑,仿佛羽毛轻扫过心间,麻酥酥的让人沉迷...

第14章

正午的阳光穿过透亮的落地窗,折射在房间内黑色的大床上,强烈的光线刺地林姝从梦里醒过来。

床边桌子上的香炉里点着助眠地鹅梨帐中香,整个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檀香味。

林姝掀起被子缓缓地从床上爬起来,酒后的头疼欲裂让她眼睛发酸,她揉了揉眉骨抬眼看了一圈四周,熟悉的房间。

又回到了缦合。

腿间一阵酸痛,林姝记不清是怎么回到这里的,只记得昨夜他第一次发脾气,模糊间她被扔到柔软的大床上,他一改往日的温柔耐心,而是直接扯干净了她身上的薄薄几层,将手腕抵在头顶,翻过来扶着腰…

此刻房间里早没有了他的身影

卧室外的厨房里传来一阵响声,她走过去看到曾姨正在煮汤,看见她过来便关了火,温柔道“起来了呀,沈先生一早就出门了,让我给你煮了醒酒汤。

林姝嗓子发干,声音有些嘶哑道“谢谢。

曾姨盛了一碗汤递到她面前“趁热喝了吧,对了,沈先生让我跟您说声,书房的桌子上给您放了东西,让你醒了记得看。

“好。林姝没什么胃口,抱着碗喝了两口就放下了。

书房的门上有密码锁,但是沈砚清以前不怎么来这里住,所以没什么重要文件放这里,锁也就成了个摆设。

书房里很空荡,书架上只是零零散散放着几本经济学相关的书,桌子上摆着一台电脑,旁边便放着一份牛皮文件袋和一个购物袋。

林姝走过去拿起那份文件袋前后看了一眼,她捏着白线顺着那个封面上的圆圈转了两圈就打开了,她往里瞄了一眼,里面放着几张装订好的纸,抽出来后她看着封面几个字怔在了原地《房屋赠与协议》。

协议内容很简单,沈砚清直接将缦合转让到了她名下,属于合法无偿赠与。

林姝捏着合同地手有些微抖,她跑回卧室翻了半天,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手机,才想起书房里有座机,她早就背过了他的号码。

电话很快就拨通了,那边声音有些嘈杂,但沈砚清地声音却格外清晰低醇“哪位。

“是我。林姝不由自主地咬着嘴唇,握紧了电话。

“醒了啊,怎么了?他尾音拉长,懒散的音调似笑非笑中还带着些许沙哑,仿佛羽毛轻扫过心间,麻酥酥的让人沉迷。

林姝犹豫着问道“这份文件什么意思。

她听到沈砚清旁边的人在问他干嘛,他没理会而是起身走到了一处安静点的地方,淡淡地说道“以后要是留在北京,想住就住,不住你就自己处理掉。

林姝后顿了顿“那另一个袋子里是什么?

“打开看看。

林姝将电话放在桌子上,解开袋子,里面是装着一个首饰盒,她打开后,一枚耀眼夺目的鸽血色红宝石钻戒映入眼前。

这是那个图册上的宝石,她只不过无意说了句好看,他便买来送给她。林姝看着这枚钻戒眼眶有些湿润,胸腔剧烈地起伏着,只听见桌子上的电话里传出沈砚清温润磁性的声音“提前祝你生日快乐姝姝。

林姝故作镇定地笑着打趣道“不陪我过生日吗?

电话里安静了几秒,他缓缓地说道“我不确定那几天在不在北京。

接着他又低沉的说道“林姝,你昨天在车里说的那句话还记得吗?

林姝醒来后几乎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脑海中一片空白“我记不太清了。

“姝姝。

“嗯?

“在北京挺好的,离我近。沈砚清说完轻松地笑道,却听不出什么语气。

林姝鼻尖有些酸涩,囔着鼻音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电话安静了一会后,沈砚清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道“以后再遇到这种喝酒的工作就直接走人,听到了吗。

林姝拿出那枚钻戒,举在阳光下望着,晶莹剔透,没有一丝杂质,她全然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事一样,又没心没肺的笑嘻嘻着说“我以后要是敢这么工作,这些老板不得掐死我啊。

沈砚清被她逗的一乐,在电话里朗声笑道“北京就这点地儿,哪里我不能替你善后?不想喝就不喝,没人敢拿你怎么样。

林姝小心翼翼地收着戒指,把文件塞回牛皮纸袋,拿着电话躺在懒人沙发上,仰头看着水晶吊灯,故意调侃道“那要是我得罪了很厉害的领导呢,你不怕吗?

沈砚清毫不犹豫得回答了她“照办。

林姝被他说得“咯咯笑,但是听到电话那头有人一直在催他,她也识趣得让他挂了电话。

收好文件和那枚戒指后林姝便起身准备回学校去,倒是没想到这次沈砚清给她安排了单独的司机,她差点都忘了地下车库里那辆尘封了一段日子的劳斯莱斯是属于她的。

之前他一直让她自己挑车挑房,她越看越不急,甚至早就抛之脑后,沈砚清看出来她慢悠悠的性子了,直接给她全部安排好了。她也乐得其所,跟在他身边,别的不需要,就是要学会享受生活。

最近外地来北京旅游的人不少,路面上不少大巴车,她窝在后座上,想着怎么开口跟齐琰说昨天的事。

昨天几小杯白酒下肚,她就喝的不省人事,也难怪沈砚清会大发雷霆,她记得沈逸说过我哥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可沈砚清和她之间并不像男女关系,反倒像情人…那情人确实算他的东西…

林姝越想越乱,干脆打开车窗,让风迎面吹进车内,她深吸了几口气,舒服多了。

车停在了校门口,林姝下车注意到一旁停了两辆艳色的跑车,不禁多看了两眼,刚好对视上驾驶座上的人。

她蹙了一下眉,阳光明晃晃地打在车前窗上,人脸有些模糊不清,却似曾相识,而里面的人看见她后直接推开了车门,下车朝她走过来,停在后面的车也紧接着拉起车门走下来。

林姝将车门关上后,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站在原地微怔“你们是?

“这么快忘了啊?天河马场我们见过。冯玥。冯玥瞥了一眼林姝身后开走的车不禁嗤笑了一声。

周君瑶抿着嘴没说话,一直注视着那辆开远了的车,直到消失在马路的车海中。

林姝攥紧了手里的袋子,她想起来马场上那个骑马从她身边擦肩而过的人便是眼前这个一身奢侈品的人,也正是赵墨戎打招呼的人,只不过现在戴了副墨镜,她一时没认出。

她调整了下嗓音,直视着她,字正腔圆地问道“冯小姐,是有什么事吗?

冯玥松垮地环抱着胳膊,勾着嘴角轻蔑地笑着说“北外的学生,也不过如此,学着傍有钱人,怎么?想着走捷径一步登天啊?哈哈…你说好笑吧君瑶?

林姝咬着唇,深了口气,抬头丝毫不畏惧地笑着说“我想冯小姐搞错了吧?我和沈砚清是正常的恋爱关系,他单身我也单身,怎么就是傍有钱人了,你情我愿的事,何必说的这么难听。

冯玥被说的脸色不好,刚想开口就被旁边的人伸手拦住。

周君瑶依旧不动声色,只是抿唇淡淡一笑,朝林姝伸出胳膊握手“你好林小姐,我们也见过,在沈家老宅。我和砚清从小一起长大,我只是作为他的好朋友,不希望他因为一些虚假的美好而做错一些事,你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何必纠缠过多呢,得到一些就该知足了。

林姝不以为然“什么叫虚假的美好,我听不懂,我和他的事也不需要外人来插手。

冯玥忍不住得哂笑道“就是沈砚清眼瞎,看不出来你也只是个图钱权的人罢了,你跟那些女的没什么两样儿不是吗,收车收房到心里乐开了花了吧?!

周君瑶脸色依旧不为所动,也不生气“我们只是好心劝你,不用着急…

林姝直接截断了她的话“你们有事不妨直接去找沈砚清,我和你们不熟。说完拿着袋子头也不回地往学校里走去,不顾后面的冯玥的骂声。

冯玥向来脾气急,稳不住情绪,拉着周君瑶大声怒骂道“什么东西啊,沈砚清为了这么一个货色跟我家撕破脸?!

周君瑶佛开她的手,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没搭话径直走回车上。

林姝走回宿舍的一路上,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心脏在胸腔中剧烈地跳动着,刚刚说话时她其实一直在极力压制颤抖得嗓音

京郊的高尔夫球场上,陆怀琛站在发球台处,握着杆用力一挥,赵墨戎惬意得靠着车,球童跑回来报成绩“hole in one!

“行啊老陆,76杆,偷摸儿着练了?赵墨戎拍了一下他的肩。

陆怀琛不屑得握着杆走到沈砚清一旁“少打趣我,最近怎么没见少淮?群里消息也不回。

“他?他作死呗,网上搞些乱七八糟,最近被一群看热闹的网友转发举报,裴家老爷子直接被纪检委喊走了,少淮他爷爷退居幕后多年了,前些日子都亲自出面走动去了,我看这裴家风光六代迟早毁在他手里。赵墨戎把球杆往球童怀里一扔,几个人漫步在草场上。

沈砚清双手插兜里,慵懒恣意地看着前面不说话,并不搭话。

“这话没错,裴家祖上的业绩早晚败在这一代,早就提醒过他离那帮不入流的星二代远点,尤其是香港那边的,毒赌哪个不沾,你说是吧砚清?陆怀琛看着坐在高尔夫球车上的悠然自得的人。

沈砚清戴着墨镜看不清神色,只是慢津津道“少说别人了,你自己也小心着点儿吧。

赵墨戎听到后笑得肚子疼,揽过陆怀琛的脖子“咱沈公子这话没毛病,你也小心着点老陆。走吧,晚上喊齐了一块吃饭,至于裴少淮敢不敢出门我就说不好了。

陆怀琛倒也不在意打趣他的话,兴致勃勃地回头看着沈砚清“喊上姝姝啊,今儿你作东,把康家那两口子也喊上。

赵墨戎鼻子轻哼了一声“上次我喊人家都不来。

沈砚清没说话,手握着球杆撑在那,懒散地靠在车椅上。

林姝接到沈砚清电话时,正在阶梯教室上课,她揣着手机悄悄从后门溜出去。

“喂?

沈砚清凉薄而低柔地嗓音,伴着不时传来地“呼呼风声穿过电话“在干嘛?

“我在上课呢。

“几点下课,我让人过去接你,一起吃个饭。

林姝正要说话就听到杨晓贝趴在后面朝门口低声喊她“赶紧过来,老付要点名了!

她匆忙说了句六点半就赶紧挂了电话溜回教室去。

“谁啊?杨晓贝压低了声音轻轻问道。

林姝打开电脑“沈砚清。

杨晓贝捂着嘴乐道“哦,上次那个开迈巴赫来找你的啊?

林姝用胳膊肘顶了她一下“好好上你的课!

林姝下课回宿舍换了一身衣服,从沈砚清送她的一堆珠宝里挑了样不太起眼的手链戴上,在讨女孩子欢心这方面,她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做的得心应手。

hw太阳花系列的满钻手链挂在她纤细的手腕上,衬得皮肤宛若羊脂玉般丝滑白净。

杨晓贝凑到镜子前边扎头发边说道“你怎么不戴上和它一套的项链?你脖子这么好看。

林姝抬着手腕看着说“下次吧,走啦。

司机准时将车停在了校门口的梧桐树下。

林姝上车后给沈砚清发了条短信,告诉他一会就到。

沈砚清只是简短的回复了一个“好,她便也没再看手机。

他挑选司机的眼光倒是真的严苛,开车技术让她昏昏欲睡,一个多小时的路程里,一次急刹车都没有,平稳的几次差点合上眼睡着。

“林小姐咱们到了,沈先生说让您在这等会,他一会便到。司机将车停好后,回头轻声提醒她。

林姝微眯着眼清醒了半会儿,看了眼窗户外,四处都是树林没有高楼,这是开到了城郊,难怪路程这么远,她低声应了一句便下了车。

车停在一个百平米的大平台上,灯光将山体这面照的恍如白昼,四周已经停了几排挂着白牌的黑车,一旁还放置着一个四角黑伞和几个椅子,几辆车的司机都坐在那抽着烟嗑瓜子休息。

林姝四处转悠着,发现这里居然能看见北京的夜景,四处山林环绕,只有这一处宅院。停车场正对着的是歇山式的屋顶构成的大门,中间是正门,旁边还有两扇侧门。

正在她打量着四处时,停车场入口处的盘山路上开上来几辆车,远光灯刺地她不禁抬起胳膊挡在眼前。

一辆挂着京a四个零开头的黑色红旗L5,前面还插着两面国旗,后面跟着两辆迈巴赫从她面前缓缓驶过,她认出来打头那辆是沈砚清的车,她在医院门口碰到他时,他坐的就是这辆。

“姝妹妹,咱又见面了。陆怀琛坐在第二辆车里,摇下了车窗跟她打趣道。

林姝笑着抬手跟他打了个招呼“是啊又见了。

车停稳后,司机下来打开了车门,林姝望过去,沈砚清穿了身黑色的行政夹克,平直宽阔地肩背勾勒出衣服下线条分明的身材,里面的白衬衫慵懒地解开了两枚扣子微露出脖颈,顷长的指尖摩挲着佛珠上的梵文。一身黑衣衬得他沉稳内敛,灯光打在他的侧脸上,显得轮廓格外棱角分明,眉毛斜斜地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嘴角啜着一抹淡笑。

“过来。沈砚清握着佛珠的手轻抬,朝她勾了勾。

林姝小跑着走过去,裙角被风吹起,纤细白嫩地小腿荡在风中。

沈砚清打眼看了一眼林姝身上的薄外套,不禁蹙眉轻声呵斥道“怎么就穿这么点儿?这山里晚上风大。

林姝用指尖戳了戳他的胸膛,眼角笑得弯成月牙,软翘地睫毛扑闪着抬头望着他说“你不是也穿的很少吗,还说我。

沈砚清眉梢轻挑,反手握住了她不老实的小手,唇角一勾“手都冰成这样了,还嘴犟。接着拉着她往大门处走。

林姝撇撇嘴没说话,任由他宽厚的手掌握着,小步跟上前。

大门口处不知道何时出来一对夫妻,站在那和陆怀琛几个人谈笑风生地聊着天。

“砚清,好久不见了啊。那个男人见沈砚清走过来,从人群中抽离,走下台阶伸出手迎上前来。

沈砚清和他握手拥抱了一下后浅笑调侃道“能约上咱们康首长,也是难得啊,最近回京了?

“最近上面把我调回来了,正好朱珠在德国的策展也结束了,老陆打电话过来,这不就赶紧约上了吗。他笑着拍了拍沈砚清的胳膊,看见一旁的林姝微微惊讶道“这位是?

沈砚清握住林姝的手,轻挑眉道“女朋友。

林姝朝他微微一笑,礼貌地点头示意“你好,我叫林姝。

“你好,康霁舟,跟他们一样叫我老康就行。康霁舟和睦地朝她一笑后便招呼着人进去。

沈砚清低头看了眼身侧一脸正经表情的林姝,不禁笑道“紧张什么?

林姝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了一声缓解尴尬“我没有,就是觉得他看起来很严肃的样子,不过人倒是温文尔雅。

沈砚清没戳穿她,只是轻轻一笑,领着她进了院子。

他们穿过大厅来到一处中式的会客厅里,林姝顺着位置在沈砚清身旁坐下来。

“你好,你叫林姝是吗?

林姝闻声抬头看向面前这位云鬓高挽,黛眉如画的康夫人,一身鹅黄色手工刺绣的云锦旗袍衬得她高贵雅致,正温婉地笑着看向她。

“你好康夫人。林姝站起来朝她伸手。

她牵过林姝的手将她轻轻拉到一旁低声细语道“叫我朱珠就可以。走,咱们去一旁玩,他们这帮人一会抽起来雪茄,烟味太呛,而且和咱们也聊不来。

说完她便走过去提高了声音道“霁舟,我带着砚清的女朋友去一旁逛逛,你们慢慢聊,有事叫我们。末了打趣沈砚清“借你女朋友一会。

康霁舟在这个圈子里出了名的爱护她的夫人,只见他满眼柔情道“去吧。

沈砚清握着茶杯,抿唇轻笑着颔首。

林姝跟着朱珠走到隔壁的屋子里,里面放着四个软皮沙发,比刚刚的中式木椅坐起来舒服的多。

朱珠一边沏茶一边笑着抬头看她“头一次见砚清带女孩跟我们聚。

林姝正拿着桌子上的手串把玩着,听到后微微一愣,自嘲地笑道“沈砚清身边怎么会缺女人,别逗我了康夫人。

她听后浅笑了一下,递过来一杯茶“骗你干嘛,砚清身边不缺女孩是事实,但是他从来不带她们来这儿。碧岫园是霁舟送我的结婚礼物,我们这里不招待外人,你确实是头一个。

林姝听得有些意外,不禁心里微微一颤,低垂着眼帘看向手里的珠子,脑海中又想起陆怀琛的话,仿佛一直在提醒她,喉咙不禁有些苦楚,也不知是惊是喜。

朱珠见她没说话便继续说道“我们从小一块长大,砚清在这一行人中年龄最小,大家却从小怕他,因为每次打架就他最精,永远躲后面儿指挥,都没挨过打。

林姝听后噗嗤一笑,没有了刚刚的低落“感觉他现在也是这样。

“谁让他年少有为,当年沈叔叔想送他进部队,结果他从北大一毕业就跑去了美国念书,mba毕业后在高盛做了一段时间hedge funds便回国便搞起了投资,现在这圈人里数他混的最好。朱珠说完笑着抿了一口冒着热气的白茶。

林姝听着朱珠口中的沈砚清,听得不禁有些入神,她似乎并不了解他,只知道沈砚清一直是那副人前斯文儒雅的样子,却并没有见过他的另一面。

“我还真的不知道这些。林姝抿着嘴轻轻地说道。

朱珠倒并不惊讶,依旧眉眼带笑“你和砚清认识不久吧?

林姝点点头“嗯,不算久。

“他人其实挺好,你跟在他身边,能学到不少东西。我看他也挺喜欢你的,你不必想那么多。朱珠看出了她眉眼间的心事,含蓄地宽慰道。

林姝听懂了话中的意思,抬头莞尔一笑“我只是相信兰因絮果,并没有想太多。而且第一次知道他的另一面,所以还挺好奇。

朱珠没有接话,转移了话题“你工作了还是在读书?

“在北外念书。林姝乖巧地回答。

“什么专业?

“翻译专业的。

朱珠听后饶有兴趣地问道“看不出来啊,以为你是学文学的,没想到是学翻译,以后也做这行吗?翻译有关的工作还是很累的。

“毕业以后的事还没想好呢,康夫人您是做什么的?林姝好奇地问道。

只见她放下茶杯,拉开书桌下的抽屉,拿出一打画册来,起身递给林姝“我以前学国画的,毕业后和霁舟就结婚了,便搞起了画廊,现在做策展,下次我在北京有展的话邀请你来。

林姝翻开厚厚的画册,上面记录着各种名画展的现场拍摄照片,不禁感慨“你好优秀啊,以后我一定来!

朱珠正要说话就听到屋外有人在喊他们。

刚刚那一行人显然是已经聊完了,喊他们一起去用餐。

朱珠将画册拿起放到一边,拉林姝起身“走,带你尝尝我家厨师做的官府菜。全京城除了砚清家,就属我们碧岫园的最正宗了。

屋外,沈砚清站在走廊里,见她出来便当着众人的面拉过她的手,悠悠道“你俩聊什么了?

林姝看着一行人都在看她,不禁有些羞涩地低声道“没聊什么。

朱珠自然大方地接过她的话,笑着揶揄着说“聊你呢!

沈砚清一贯淡然的眉色间,多了一丝难辨的笑意,垂眸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跟前面色羞赧的人,笑而不语。

小说《从不曾心动,与你相见一眼万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畅读全文从不曾心动,与你相见一眼万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