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指尖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完整文本独家错爱

>

完整文本独家错爱

鱼不语 著

乔南溪李牧 独家错爱 现代言情

小说《独家错爱》,现已完本,主角是乔南溪李牧,由作者“鱼不语”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她本是国际上数一数二的神偷,从未失手。却在最后的行动中和男友双双被擒,从此沦为冷面总裁的专属女友,时而被宠溺,时而遍体鳞伤。为了赎回自由之身,她化身美女总裁,纵横商场,当自由之期日益临近,她的心却开始动摇.........

来源:cd   主角: 乔南溪李牧   更新: 2024-04-25 06:3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鱼不语”的《独家错爱》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果然,紧接着夜翀就道,“你是真的清纯,还是装傻啊?”乔南溪不语,露出一副小白兔的模样来。屋中一个男人道,“妹妹,哥哥再提醒你一句,一个女人想哄一个男人开心,你觉得要怎么做呢?”乔南溪闻言,美眸微瞪,霎时脸就红了。“哈哈,看来这回是真懂了。”“这年头找这么个清纯的学生妹,也是不容易啊...

第三章 按计划行事2

夜翀薄唇开启,淡淡道,“我不知道,你自己想。

闻言,乔南溪又是脸色一变。

此时,屋中的众人已经明显的看出夜翀的用意,皆是露出一副看好戏和巴结的样子。

其中一个男人就出声道,“小妹妹,我们夜少可是个大好人,他心肠也很软的,只要你能‘软磨硬泡’求的他帮你,他是一定会替你保守这个秘密的。

乔南溪闻言,咕咚咽了口口水,然后对着夜翀道,“夜少,求您帮我这一次吧,我……我以后再也不来这种地方了。

“哈哈哈……

“呦,这学生妹……

霎时,屋中响起了男人们的一片哄笑声。

乔南溪看到,就连夜翀都是唇角上扬了几分。

果然,紧接着夜翀就道,“你是真的清纯,还是装傻啊?

乔南溪不语,露出一副小白兔的模样来。

屋中一个男人道,“妹妹,哥哥再提醒你一句,一个女人想哄一个男人开心,你觉得要怎么做呢?

乔南溪闻言,美眸微瞪,霎时脸就红了。

“哈哈,看来这回是真懂了。

“这年头找这么个清纯的学生妹,也是不容易啊。

一时间,大家哄笑的,说什么的都有。

乔南溪站在那里,进退不得,紧张的两只手都揪在一起了。

夜翀见状,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看了眼乔南溪。

乔南溪一动不动,夜翀道,“这屋里面的男人,可都是如狼似虎的,你要是不坐过来,我保证你一会儿就得光着出去了。

说罢,刚才泼乔南溪酒的男人开口道,“还是你觉得陪着我更好呢?

话音落下,乔南溪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立马坐到了夜翀身边,屋中众人再次笑起来。

气氛一下子就回到了最初,男人们揽着身边的女人,极尽纵情享乐。

乔南溪坐在夜翀身边,紧张的攥紧拳头,夜翀倒了一杯酒递给她,乔南溪看了一眼之后,轻声道,“我不会喝酒。

夜翀道,“我很少给女人倒酒的,你要是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了?

乔南溪闻言,顿了几秒之后,只能小心翼翼的接过酒杯,然后皱着眉头喝下去。

夜翀微微一笑,随即道,“现在很多大学生都下海来做这行,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要放得开,钱才赚得多。

乔南溪低着头,出声回道,“我是为了钱,但不是为了我自己。

夜翀瞥了眼乔南溪脚上的Dior高跟鞋,淡淡嗤笑,“我不大喜欢说一套做一套的女人。

乔南溪反应很快,立马道,“鞋子不是我自己的,是她们给我的。

闻言,夜翀喝了口酒,又道,“算了,反正来这种地方的女人,不管为了谁,总跟钱脱不了干系,你要是想赚钱,今晚就服侍好我。

乔南溪后背一僵,再次警惕的道,“夜少,我真的只是来弹琴赚外快的,求您不要……

她的话还没说完,夜翀就道,“我说叫你服侍我,是让你陪酒,你以为呢?

乔南溪眸子微闪,随即脸就红了起来。

夜翀不再说话,身子靠在真皮沙发上,尊贵慵懒的如一头豹子。

乔南溪迟疑了一下,还是拿起酒瓶倒酒,然后递到夜翀面前。

夜翀淡淡道,“不记得他们之前说什么了吗?

女人劝酒需要一些手段,不是你递过去,男人们就会心甘情愿的喝的。

抿了下唇,乔南溪轻声道,“夜少,我不知道该怎么劝酒,要不……您教教我。

夜翀勾起唇角,淡笑着道,“你看看那些女人都是怎么劝酒的?

乔南溪抬眼一看,正看到对面的女人,自己喝了一口酒,然后俯身趴在男人身上,嘴对嘴的喂给他。

她眉头微蹙,转而看向身侧,身侧的女人把仰起脖颈,把酒缓缓的倒在脖颈之上,流动的液体一路向下,直直的汇聚到胸前的沟壑处,男人俯下身去,埋首在女人胸前。

乔南溪猛地收回视线来,低着头道,“对不起,夜先生,我不……

“我们来玩游戏,输得喝,怎么样?

夜翀忽然出声。

乔南溪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出声道,“愿赌服输,这是最公平的方式了。

乔南溪想了一下,终是点了点头。

满桌子各式各样的道具,夜翀选了乔南溪会玩的几样,刚开始他们玩纸牌,乔南溪比较幸运,夜翀连着输了三局,也是连喝了三杯。

夜翀饶有兴致的看着乔南溪,薄唇轻启,“再这样下去,你都把我给放倒了。

乔南溪勾唇一笑,“别忘了是夜少说的,愿赌服输。

夜翀看着乔南溪的笑脸,他黑曜石一般的眸子,不着痕迹的微微一眯,眼神中暗涌着什么。

“是啊,我说的。

说罢,他跟她继续玩。

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很快的,幸运女神就站到了夜翀那一面,他赢了第一把的时候,乔南溪喝下了一杯酒,并且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等待着下一把。

但是一连好几局,乔南溪都输了,眼看着一杯接一杯的喝着,乔南溪的速度越来越慢。

她拿着一杯酒,看到杯中的大半杯,她捂着肚子,喝不下去。

夜翀淡笑着道,“怎么了?喝不下去了?

乔南溪点了点头。

夜翀笑道,“你亲我一下,这杯就算了。

闻言,乔南溪红着脸看向夜翀,不知道是因为不好意思还是喝多了酒。

两人视线相对,似是有什么东西流过一般,短暂的沉默,乔南溪避开视线,然后抬起手中的酒杯,硬着头皮一仰而尽。

夜翀见状,微微挑眉,随即轻轻拍了一下手,“好,有骨气。

小说《独家错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完整文本独家错爱》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